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成人 影片 強姦,新手必看

林三呼吸急促,眼睛紧紧盯着张雪白花花的身子,原本上身已经让他这个老男人把持不住了,此时更加迷人的美景在前,林三的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张雪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睫毛微微颤抖,显示着她此时的紧张,手紧攥着拳头,下.身果露在空气中,她知道此时三哥肯定在盯着羞人的地方看。

  那里可是她最隐蔽的地方,除了老公她从来没给第二个男人看过。

  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偷偷的睁开眼睛,接着就看到三哥眼睛呆呆的注视着自己羞人的部位,眼睛一眨不眨的,嘴角直哆嗦,显然是被自己的美景吸引到了。

  再扭头看看三哥的男人部位,那地方已经是……虽然看不到里面的尺寸,但是看裤子撑起来的规模,想必比老公赵建的还要大上几分,只是不知道他和老公谁更加厉害。

  这样的想法吓了张雪一跳,原本红润的脸蛋变得滚烫,暗骂自己浪当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看着林三成熟稳重的脸,想着这两次紧急时刻他挺身而出帮助自己的模样,心中除了感激之外,竟然隐隐有些其他想法。

  三哥是个可靠的男人!看着林三不停地吞咽着口水,张雪俊俏的巴掌大的小脸滚烫,羞赧的开口道。

  “三,三哥别看了,怪羞人的,赶紧按吧。

  ”“啊……好,好,我这就按。

  ”张雪的声音将沉浸在美景中的林三唤醒,不过脑袋却还是不够清明,本能的抬脚上.床,在张雪呆滞羞赧的目光下,跪在了张雪的双腿下.面。

  这姿势立马让张雪想起自己和老公赵建生活时候的模样,她慌忙起身,伸手按在双腿中的某个部位,羞赧外加气愤的低吼道。

  “三哥,你要干(爱女狂欢)什么?!”张雪这一声带着怒气的吼声彻底的将林三从混沌中的喊了出来,看着满脸怒容的张雪,林三心头一颤,再看看自己此时的姿势,暗骂一声,赶紧对张雪解释道。

  “妹子,你别误会,那两个穴位都在你的双腿中,要是坐在床边,侧着身我不舒服也看不清具体的部位手也使不上劲不好给你按,所以才上.床来。

  ”随着林三解释张雪紧挡在部位上的手已经慢慢的挪开了,这个动作让林三心头稍微一松,偷偷的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暗道一声侥幸。

  “那,那也不能一声不吭的跪在我面前呀,我还以为,以为……”张雪羞涩的低声说道,后面的却没有说出来,不过林三心知肚明,暗道张雪误以为我要对她不轨竟然没有立即翻脸,可见她对自己,兴许她也想……张雪再次缓缓的躺了下去,满脸的羞涩身体平躺任由林三处置的模样,让林三兽.血沸腾。

  “妹子,我可要按了哈。

  ”林三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

  ”不知道是羞涩还是习惯了,张雪低声轻应了一声,便没了声音,不过林三还是从余光中瞥见她偷偷的将双眼裂开了一条缝隙盯着下.方的动静。

  见张雪不抗拒,林三心里欢喜,赶紧动作,原本跪着的身体直立起来,裤子中间挺挺的部位看的张雪心脏砰砰直跳,直到林三跨坐在她的大腿上她才反应过来。

  “三哥,你,你要干什么?”张雪半仰着脑袋睁大眼睛盯着林三,林三此时正坐在她的大腿之上,低头就可以将她那羞于见人的部位看的清清楚楚。

  当然居高临下可以将她不着寸衣的身体一览无余。

  “啊,妹子,我先要按你的会阴穴,坐在你大腿上能清晰的看到部位,也能按的更好。

  ”林三将想好的借口说出来。

  张雪见林三一脸严肃的解释,再想想先前已经误会他好几次了,登时脸色一红,暗道自己多心,三哥是个正人君子,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都怪自己思想太脏。

  可是转念一想,低头一看,三哥裤子里的部位似乎早就反应起来了,这……林三看着张雪脸色阴晴不定,眼神犹豫不决,一颗老心脏砰砰直跳,暗道可别让张雪发现自己的不良企图,不然,这眼看要成功了,可就要功亏一篑了。

  可是就在他身体紧绷等待最后审判的时候,张雪迟疑了一会,再次躺在了床上。

  “三哥,一会你轻点,你也知道那地方是女人……”张雪半仰着头看着林三,这样的角度可以看到林三在自己下.边究竟在做什么,万一他真的要做什么坏事,自己也能第一时间发觉。

  可是发觉后,自己要怎么办呢,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张雪发现自己竟然不反感林三,隐隐的……这么暧.昧羞人的动作,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有些别的想法。

  “放心吧妹子,三哥知道轻重。

  ”林三说着一手拨着张雪大腿里测的肉,一手朝会阴穴探去,“妹子,我这就要按你的会阴穴了,你准备好了吗?一会别紧张,有啥情况就说,三哥马上停手。

  ”对于女人来说双腿中都是身体最敏感的部位,林三手一探进大腿,张雪就觉得一股电流瞬间从下而上的冲击大脑,整个身体都忍不住紧绷起来,舒服的她差点叫出声来。

  “嗯……”她的声音如蚊蝇,舒服的身体感触几乎让她发不出声音,她半仰着头,紧紧盯着林三的双手,她能将林三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她觉得自己脸上发烫,觉得自己不要脸,竟然看着男人在自己身上做这样事。

  林三张雪抿着嘴,满脸朝红,身体尤其是双腿轻微颤抖,紧张不已,心里暗道这女人真好骗。

  不过,张雪越紧张,林三的工作越是不容易展开,尤其是张雪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太舒服了,双腿竟然越夹越紧,让林三的手根本就伸不进去,林三不得不开口道。

  “妹子,那个,你能把腿.分.开一点吗?你夹的那么紧,我手根本就差不进去,没法碰到穴位。

  ”听着林三的话,张雪低头往下看,只见自己的双腿将林三那只拨弄大腿的手紧紧的夹着,顿时满脸羞赧,紧咬着嘴唇,虽然她早就有心里准备,答应让林三给自己按会阴穴。

  可是如果真的将双腿打开,那,那,那自己的隐蔽之地可就真的全然清晰的全都给林三看了。

  她犹豫着,可是看着林三真诚认真的脸,她还是缓缓的将双腿慢慢向两侧分开,接着那迷人让林三痴迷的风景一点点的从缝隙中显现出来……咕咚……林三吞了口唾沫,深呼一口气,另一只闲着的手颤颤巍巍的朝会阴穴按去。

  林三提出要按压会阴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为了不轨的想法,其实会阴穴和玉泉穴作为人体的两大重要穴位,按摩会有对张雪身体有很大的好处。

  会阴穴,有一穴开百穴开的说法,会阴穴又叫做海底穴,有很多重要的功能,蕴藏着人体的很多奥秘,从古至今一直以来为道家和佛门所重视。

  会阴穴的位置在阴.部,女性的会阴穴在隐蔽部位和排泄部位的中线位置,是女性隐蔽敏感之所,经常按摩会阴穴对调节生理和生殖功能有重大好处。

  当然这个部位敏.感按压后会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应。

  “唔……”随着林三手指朝会阴穴按去,一直紧张等待的张雪在林三碰到会阴穴的那一刻,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双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夹紧,大腿细腻的肌肤紧紧夹住的触感,让林三大呼过瘾。

  “三哥,慢,慢点,这地方太敏.感了,慢点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虽然张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林三知道她说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这个部位很敏感,剐剐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很久没有和老公过姓生活了,只是被林三按压了几下,林三就觉得张雪某处有些……这个发现让林三大口吞咽着唾沫,灯光下他隐隐能够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压着的邪火腾腾的再次燃烧起来。

  “妹子,三哥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这关系到……额,治疗效果。

  ”林三怕张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说了个谎。

  “唔……三哥,你,你问吧。

  ”林三虽然和张雪说着话,可是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仍然是一下重的按压在会阴穴上,而且张雪发现,这时候的频率明显比刚开始的要快了几分,让她觉得浑身舒坦快要痉.挛了。

  “那三哥可就问了哈。

  你告诉三哥,你这里为什么那么敏.感,我才刚按压了几下我就觉得你浑身颤抖,双腿用力夹紧了。

  这和别的已婚女人不同,她们可都是按压好几分钟才可能有感觉的,你怎么这么快?”林三问完满脸期待的盯着张雪,而张雪在听到这个问题后,本来舒服的快要睁不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脸上的朝红更浓了,眼神迷离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大约停了半分钟,张雪的声音才断断续续的传来。

  “三哥,不怕你笑话,我和老公已经好久没生活过了,这地方好久没受到过刺激了,别说是一个大男人按压了,就是平时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让我夹紧双腿……”张雪说着脸上的红都要滴出水来,一双眼睛再也不敢看林三。

  “哈哈,明白,妹子,三哥又不是小孩子知道男女那点事。

  嘿嘿,妹子,别紧张,放松点,再按几下,就不按了这里了。

  ”林三说着心里大定,暗道对付一个大半年没有过姓生活的已婚妇女林三还是有把握的。

  已婚妇女和雏女是有区别的,雏女从来没体会过那种冲上巅峰的快乐,所以想象不到那种快乐到底多么迷人,可是已婚妇女早就体会过男女之间真正的快乐,她们知道那份快乐究竟有多么的诱人,所以在没有的时候,她们想,只要稍加引导她们就会上钩。

  林三的手时快时慢,时深时浅,原本还有力气半仰着头盯着林三动作的张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时不时夹紧双腿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唔……三哥,慢点,我现在浑身没劲,你这按压的太快,比我老公……”张雪神情迷乱,说话渐渐的不经过大脑,不过在说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还是及时住口了。

  可是林三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引诱她的话茬呢,赶紧接过来说道。

  “你老公怎么了?”林三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沦陷了,彻底的变成了坏蛋大灰狼,这也不怪他,属实是他和张雪接触的太深了。

  

老爷子不仅是萧雪芙的父亲,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萧老爷子死在这里,她不介意拿这个没有血缘的弟弟开刀。

  金世奇拼命的对比着数据,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监视器上,萧老爷子的生命数据在不断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点点的变得冰冷。

  此时的他,已经后悔接了这个工作。

  “会不会是有新的出血口没被发现?”终于,站在不远处的齐昊开口说道。

  “新的出血口!”听到齐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对着数据反复对比,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没错,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连忙对萧雪芙说道“应该有两到三个小出血口,在照CT时候没发现,此时突然破裂,所以导致现在的情况”“那要怎么做?”萧雪芙不想听金世奇的废话,直接问解决方法。

  “只能再开刀… …”金世奇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只不过刚开了一次刀,在开刀的话,以老爷子的年纪,那成功率不足…….”说到这里,金世奇已经不敢说下去了。

  “不足什么!”萧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领,冷冷的说道“给我说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两成… …”金世奇哭丧着脸说道“但是如果半个小时内不做手术的话,老爷子就必死无疑了!”“混账!”萧雪芙很想把眼前的这朝国所谓的名医打死,但是现在手术技术最好的就是他,为了自己父亲,萧雪芙还真的不能动手。

  “还有没其他办法?”萧雪芙此时也冷静了下来,放开金世奇,冷冷的问道。

  “没有!”金世奇此时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自信,他知道,今天没有奇迹出现的话,自己算是完蛋了,这两成的概率他还是说多了,实际上他出手的话,一成概率就顶天,相当于是说,没有幸运女神眷顾的话,老爷子是必死无疑了。

  只是他不敢说实话啊,一旦说实话出来,立马就得陪葬,萧氏集团在深市的势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办?”萧雪芙此时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再开刀吧,不足两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开刀吧,那是必死无疑,哪怕是果断如萧雪芙,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让我试试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齐昊,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心,不忍心萧老爷子就这样丧命,最终还是决定出手。

  “齐昊,你?”萧雪芙眉头一皱,不明白此时齐昊突然这么说是为什么。

  不过金世奇倒是大喜,毕竟齐昊出手的话,到时候老爷子死了,也有个人和他一起承担责任。

  “萧总,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金世奇假惺惺的说道“我出手的话,虽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毕竟两成的把握,风险还是偏高,齐昊既然主动请缨,想来应该有不小的把握,为了老爷子着想,我愿意让贤,让齐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说明不是自己医术的问题,再强调齐昊主动请缨,自己为了病人着想才让位,这样一来,三两下就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择聪明,救不活,那是齐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萧雪芙,不过她也没时间计较,只是问道“你有把握吗?”“我不知道。

  ”齐昊摇了摇头“但现在也已经没其他的选择了,相比金医生的话,我觉得我的成功率应该会更高”金世奇此时恨不得齐昊把自己的医术吹上天,见此,立马说道“萧总,既然齐昊这么有信心,那就让他出手吧”“不行!”萧卓现在慌了,他坚信金医生的医术,毕竟他是那个人推荐来的。

  “金医生,还是你出手吧,齐昊这种来历不明的江湖骗子,大姐你不能相信,还是让金医生来”“卧槽!猪队友!”金世奇此时掐死萧卓的心都有了,明明已经可以置身事外,偏偏又被这蠢货给拉回去。

  “不用了,既然齐昊有信心,虽然我也有不小的把握,但是一切以病人为重,还是让他来吧”金世奇谦虚的说道。

  “金医生,你可不能被这骗子几句谎言给骗了”萧卓一脸鄙视的看着齐昊“这种人,怎么可能跟金医生的医术相比”齐昊也懒得跟萧卓这种傻鸟计较,毕竟现在情况紧急,他看向萧雪芙,淡淡的问道“萧总,你的决定如何?”萧雪芙很犹豫,毕竟齐昊的医术他一点都没底,不过当他看到齐昊那淡定的眼神时,终于下了决心,也没别的选择了。

  “齐昊,那就拜托你了”萧雪芙对齐昊点了点头“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大姐,你是糊涂了啊,你这样,是在拿父亲的性命乱来!”萧卓喊道。

  “你给我闭嘴!”萧雪芙厉声呵斥“一切后果我来承担,现在,你给我安静点!”“需要什么东西?我马上让人准备。

  ”萧卓安静下来之后,萧雪芙对着齐昊说道。

  “跟医院这边借八十根银针吧”齐昊说道,紧接着让人把老爷子推回病房。

  十分钟之后,一切准备妥当,齐昊说道:“接下来,我会施展九九回天针,需要大概3个小时才能完成整个治疗的过程,期间不允许任何人打扰”“萧总,你要留下来看可以,但是我希望不要让其他人闯进来,否则造成的一切后果,我不负责!”“明白”萧雪芙点了点头,喊了个随身保镖进来,吩咐了几句之后,保镖就离开了,房间里就只剩下齐昊三人。

  “好了,记得,不要打扰到我,也不要出声。

  ”再次吩咐之后,齐昊开始了治疗。

  把萧老爷子的上衣脱掉后,露出了瘦骨嶙峋的上身,身上还有不少的陈年旧疤。

  齐昊把他身上的检测仪器统统拔掉,一手扶住萧老爷子的肩膀,让他可以稳住坐立着,另一只手如幻化出八条手臂,以极快的速度下针,瞬息之间下针数十次,看得萧雪芙惊讶万分(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这是千手针法,一种古代的施针手法,适用于需要快速施针的情况,双臂以规律的轨迹摆动,速度过快,所以在背后形成数量众多的手臂幻象,仿佛千手观音一样。

  这九九回天针,需要极高的施针速度,也只有配合上千手针法,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传言,千手针法最高境界,每只手臂可以幻化出十五个虚像,速度可以达到瞬息百针的水平。

  千手针法,观音渡人!“天枢,风门,转天突”“至阳,日月,鸠尾变”“血海,涌泉,入关元”“期门,客主,接后顶”齐昊一边下针,不断的在脑海中构建着萧老爷子体内的穴道,脉络走向,扶着肩膀的手则不断的渡入内力,掌握着萧老爷子体内的情况,一点点的修正自己的下针位置跟顺序。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齐昊已经大汗淋漓,一层细密的汗珠浮现在额头处,显得很劳累。

  萧雪芙此时已经相信齐昊的实力,刚才千手针法的异象,针灸时的行云流水,已经彻底征服了他,他现在担心的是,齐昊能不能坚持下去。

  “哎,果然还是太逞强了”齐昊在心中暗叹了一句“这九九回天针,以我现在的内力,还是过于勉强。

  ”不过事已至此,病人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上,齐昊是绝不会放弃的。

  只见齐昊低喝一声,幻化出来的手臂从原来的八条,变成了十二条,下针速度暴涨,同时齐昊的脸上青筋暴现,死死的咬紧牙关,压榨着丹田中的每一分内力。

  终于,20分钟之后,在后期暴涨的速度之下,原本还有一个小时的疗程被齐昊硬生生的压缩到半个小时之内。

  “拿个水盆来。

  ”齐昊说道,萧雪芙连忙把地上的水盆递了过去。

  齐昊让萧老爷子的脸对着水盆,把他后脑勺上完骨穴的银针拔出,顿时,萧老爷子口中连喷三口黑血,正中水盆。

  “好了。

  ”示意萧雪芙把水盆拿开,齐昊把萧老爷子的嘴角擦干净,紧接着把后背的银针收走,扶着他慢慢的躺下。

  帮萧老爷子躺好之后,齐昊虚弱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指着萧老爷子胸前的七根银针说道“这七根针,叫七星命源针,需要维持三天三夜,绝对不能拔下来”“老爷子半个小时内就会清醒过来,其他的一会再说,我要调息下”说完,齐昊就盘膝坐在椅子上,开始调息了起来。

  这次强行施展九九回天针,对于齐昊的负荷实在太大,甚至在最后,为了确保成功,齐昊直接逆转了内力,短时间内强行提升修为,导致耗损过大,所以把事情交代清楚之后,齐昊就直接开始打坐了。

  半个小时后,随着一声的呢喃,萧老爷子终于醒了过来。

  “父亲!”见到萧老爷子醒过来,萧雪芙一个健步来到床边,轻轻的呼唤了一声。

  “天涯?”萧老爷子一开始还迷迷糊糊,不过清醒之后,终于认出了萧雪芙。

  “父亲!”萧雪芙喜极而泣,终于,这个萧氏集团的最高领导,在深市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在自己父亲面前,流露出了真实的情感。

  “傻孩子,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嘛。

  ”萧老爷子笑道“是齐昊救了我吧,齐昊呢?”萧雪芙此时有些尴尬。

  自己之前那么怀疑齐昊,现在想想还真的有些羞愧。

  

夏雨馨这是同意了,我也知道夏雨馨是同意的,只是我不问一下心里不舒服,毕竟是夏雨馨主动的,夏雨馨啊夏雨馨,哥哥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选择哥哥我呢?隔着屏幕怀孕告别了孟兮瑶,许佳揉揉鼓胀的肚子,打消了坐车回学校的念头,这么坐车非得晕到吐,还是走回去吧。

  可以吗?放那个小鬼过来。

  我今天来找你,还是为了昨天的那件事……一前一后兽夫莫千凝也明白陈梦珂说的,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说,两人一阵沉默。

  哪轮得到我选择求不求啊,您这是要逼我卖肾啊。

  我隔着电话也能感觉柳伊说话语气很严肃丝毫不像开玩笑。

  是是是,我们就向云哥说的那样,原本在到处找狩猎者,请求她们感染我们的,回来实在等不住了才商量着要去哪里找狩猎者呢。

  隔着屏幕怀孕随后重新走回餐桌旁。

  明明那么有把握的...果然人还是不能太自信,要有自知之明的,楠柯心里想着。

  宜阳震定的说着:我们还是先听听他唱歌吧!发给能力突出,并对其作出贡献的猎人,是一种不错的拉拢手段。

  隔着屏幕怀孕为什么这么觉得宫冰夜问道。

  几个人也没有吃多久,等到每人手里的那杯果汁or酒喝完就没有继续吃了,......左下角蓝色的宝石,应该是要用星辰,右下角则是天帝,而上面则是轮回。

  说完许希若便向着小卖部的方向走了过去,因为她知道她四妹的吃糖时间到了。

  柳彦硕去看伊琳,伊琳还在忙,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伊琳,觉着她忙着总比把自(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己封闭起来强,伊琳不像以前那样爱开玩笑了,每天都是冷冰冰的,他知道她需要时间去调整,如果伊琳真的可以放开,他就愿意等。

  走到我旁边的班长小声道歉。

  饭馆包房内,一个身材发福的大婶一边看着雪迎,一边笑容灿烂地朝着一桌的宾客大肆赞扬道。

  说完她扭过头去了。

  一前一后兽夫哈哈哈,夭夭你以前是怎么想的?居然起了这么一个奇葩的名字?第一杀手,亏你想的出来。

  他明明是那么优秀的男孩子。

  隔着屏幕怀孕目前的我就算用了最笨的方法也无法让紫芒彻底稳定,连这个法术的基本要求都无法达成……难道是因为……嘿嘿,哥哥呀,你睡着了~那我就要开始创作了!好基友路人乙立即开始揭短。

  学姐,这道题我不会做呢,你能告诉我怎么解吗?我这样的忙碌,却也想腾出一点时间来想我所想的人嗯,那么就……诶?诶!你为什么会拒绝!幸好残留的理智告诉我,我绝对不能够这么做。

  想着随便混着日子也就可以过去了,一个月之后就走人,但是宇文承偏偏弄回来了一个养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648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437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282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353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665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100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283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6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