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hreat,新手必看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

  ”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

  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

  正想着,许文粗糙的大手顺着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来的酥痒感,让她娇躯一颤。

  听到这轻吟,许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一阵燥热。

  他今年三十五岁,前两年因为视觉神经压迫,成了盲人,前几天远房表侄把他喊进城里,这侄儿虽然跟自己没有啥血缘关系,但对自己挺不错的,特意给自己找了个盲人按摩的活儿。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紧张,每按一下,都会询问客人的感受。

  虽然他看不见,可凭着双手的触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还有那娇滴滴的声音,要是在床上叫起来,不知道会迷死多少人。

  想到这,他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在苏倩腰间抚摸着,感受那细腻肌肤带来的快感。

  渐渐的,他的身体有了反应。

  而苏倩也来了感觉,避免出糗,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出差半个月,需求旺盛的她对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只是做个盲人按摩,稍微摸两下,就受不了啦。

  “师傅,你别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苏倩柔声道。

  “哦哦,好的!”许文点点头,双手顺着臀部,滑到大腿上。

  当指尖划过臀部的时候,苏倩感觉浑身像有蚂蚁在爬一样,痒得不行,不由得回头瞥了一眼。

  脸蛋儿刷的一下就红了!眼睛看不见,也能起反应?不过,看着样子,可比自己老公强太多了。

  “妹子,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也是在这时候,许文突然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分别摁在苏倩腿上,用力往臀部处一推。

  “嗯啊……”苏倩大声叫了出来。

  痛苦中夹杂着舒爽,就好像是办那事时轻吟,听得许文热血沸腾。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见,就能欣赏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样了。

  刚有这个想法,许文突然感觉眼睛一阵灼热,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当视线逐渐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长着一张精致的俏脸。

  那挺翘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再配上灵动的大眼睛。

  好一个美人胚子!许文喉咙滚动,隔着墨镜的视线在苏倩身上游弋。

  蜂腰翘臀大长腿,白嫩的皮肤没有任何瑕疵,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性感。

  视力突然恢复,他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医生说过,他的视力恢复没有特定的时间。

  两年没见着女人了,此刻他赶紧压抑住喜悦,继续装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动,恰好抵在苏倩那特殊的部位。

  “师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异常,苏倩下意识夹紧双腿,可因为这个动作,手指被夹紧,反而让她觉得更刺激。

  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满足……“给你按摩啊!”许文假装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错地方了,让你按腿,不,不是那个地方。

  ”苏倩羞得满脸通红。

  许文讪笑两声,“对不起妹子,我刚入行,还不是很熟练,实在抱歉。

  ”“没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苏倩娇嗔的看了许文一眼,有些小鹿乱撞。

  刚刚没注意,这瞎子,长得还不错,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苏倩分开双腿,许文这才抽出来,在她美腿上揉捏着。

  刚刚看不见,这会儿能看见了,许文的反应越来越强,恨不得把这双大长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师傅,你有老婆吗?”苏倩突然问道。

  许文动作一停,摇头苦笑,“我这样子,谁嫁给我,就是活受罪。

  ”苏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动,那里看上去那么强,女人嫁给你才是有福呢,还受罪。

  现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两三分钟就完事儿,都快得抑郁症了。

  每每想到这事儿,苏倩就郁闷,不禁自言自语道:“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该给你按肩颈了,不过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许文没听到她的话,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来吧。

  ”苏倩点点头,趴在床上。

  许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热的触感,苏倩情不自禁颤抖了下,嘴里也发出轻哼。

  “师傅,你稍微快点,我还得赶着去买菜。

  ”其实她哪是赶着回去买菜,分明是因为太难受,想着赶紧回去和老公干点羞羞的事儿。

  “得嘞!”许文应了一声,双手搓热后,由后往前推动,身体也随之挪动,他火热的那处,一下一下撞击在苏倩的腿间。

  “嗯唔……师傅,你轻点,难受。

  ”苏倩双眼迷离,娇喘连连。

  许文已经看出来,这女人来了反应,他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机会,断然不会放过。

  正想着如何才能吃掉这个美女的时候,苏倩突然说道:“师傅,别按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不等许文反应过来,她就赶紧下床换好衣服,直接离开了。

  其实她彻底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这才突然离开。

  许文懵逼了,看着带着反应的身子,唉声叹气,不过一想到眼睛恢复了,心情瞬间就好了。

  离开按摩店后,苏倩火急火燎的买了些菜,赶紧回到家,想找老公吴杰泄火。

  可老公还没下班,她实在没忍住,见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厅里就自己解决了起来。

  也是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本以为是老公回来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傻眼了。

  刚刚的盲人按摩师,怎么是他。

  难道……他,他就是表叔?许文也惊呆了,他大大的瞪着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刚苏倩离开后,他就提前下班回来,打算告诉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经恢复的事情,可谁知道刚打开门,就见着了按摩店那个女人。

  并且,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进裙摆里。

  这个动作,不言而喻。

  亏得许文反应快,赶紧假装伸手四处摸索着,喊道:“阿杰,我回来了,你在家吗?”听到这话,苏倩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过来扶着许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还没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听阿杰提起你,听阿杰说你之前出差了,我现在暂时住你家,不打扰吧。

  ”许文道。

  苏倩摇摇头,“表叔你哪里的话,您大老远的进城来,我们做为晚辈的,照顾您是应该的,来,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扶许文坐下后,苏倩走过去倒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画面,她就觉得羞耻。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应了。

  不过还好,表叔是个瞎子,不然可真够丢脸的。

  轻轻跺了跺脚,苏倩拿着杯子走过去,递给许文。

  “表叔,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了。

  ”看着表侄媳妇儿娇艳欲滴的模样,许文动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呢。

  ”一听这话,苏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记错了,咱们又没见过面,怎么会熟悉呢。

  ”见苏倩紧张的样子,许文心里好笑,可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也对,兴许是在电话里听到过吧。

  ”苏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许文立马又起了反应。

  这要是能揉两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点什么,别人也不会怪自己吧?想到这,许文假装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两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苏倩的雪白上。

  好软好弹!“嗯哼……”苏倩的身体本就难受,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了。

  但是一想到许文的身份,她赶紧后退一步。

  “啊,倩倩,对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苏倩的反应,许文就知道自己的行为过激了。

  “没事的表叔,杯子在这儿,您拿好。

  ”苏倩握着许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这么晚了,您应该也饿坏了,我这就去下厨。

  ”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

  她深呼吸两口气,想要压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惊人的部位,结果越来越难受,在厨房忙碌的同时,也不忘偷瞄许文。

  许文发现后,心里不停偷笑,看来这侄媳妇,被自己给吸引住了。

  阿杰这小子够可以的,刚大学毕业没两年,就找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

  不过,既然这妮子这么喜欢看,那表叔就让你看个够。

  “倩倩啊,我想换身衣服,你能扶我去卧室一下吗?”许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这就来。

  ”苏倩乖巧的小跑出来,扶着许文往卧室走去,由于许文比苏倩高半个头,他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看到两片雪白。

  看到那种画面,许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苏倩将他扶进卧室,把衣服找出来后,娇声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烦你了,倩倩。

  ”许文故意对着另一边说话,制造自己还是瞎子的假象。

  苏倩没再说话,假装走出去,紧接着又轻手轻脚的走过来,靠在门边,直勾勾盯着许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许文心里得意,当着她的面,脱下了裤子。

  之前看到许文的强大后,苏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不然她做事都会心不在焉!当裤子脱下后,苏倩忍不住捂着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厉害!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些,苏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脸及脖颈一片通红。

  许文将苏倩的反应看在眼里,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让他难以把持。

  这表侄媳妇,难道平时没能得到满足?嘿嘿,那我再让你看仔细些。

  许文故意挺了挺身,还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这个举动,看得苏倩燥热难忍,不由得夹了夹腿。

  不过见苏倩只是偷看,没有其他动作的趋势,许文计上心来,假装穿不进裤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来帮叔个忙吗?”听到这话,苏倩愣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去,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裤子穿不上,你能帮我穿一下不?”许文扯着嗓子叫道。

  苏倩小跑进来,眼睛一直盯着许文下面那处,可嘴上却说道:“表叔,我帮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虽然她很渴望,但是也从来没想过要真的发生点什么,毕竟辈分在那儿。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其实仔细一想,苏倩就会知道,许文不应该穿不进裤子,不然平时咋穿的。

  不过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没有多想。

  许文也没想到苏倩会犹豫。

  看样子,自己这表侄媳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放。

  但是都这份上了,他不愿放弃,故意苦笑一声,“那算了吧,我就在卧室待着,等阿杰回来再帮我。

  ”“表叔,我帮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不方便,也没说不帮你啊。

  ”苏倩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老公回来发现自己怠慢了表叔,准得说自己。

  毕竟吴杰说过,表叔以前对他比亲叔叔还好。

  苏倩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走近许文,拿起裤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稳,先把一只脚抬起来。

  ”许文照做。

  苏倩把裤子慢慢往上提,到裤裆处的时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当她的拇指尖无意碰到那处,许文舒服得差点没站稳。

  不行,这是长辈,不能胡思乱想。

  苏倩一个劲安慰自己。

  许文看得出苏倩的挣扎,于是火上浇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帮我捏一下不。

  ”苏倩一愣,瞥了一眼许文,发现他神色如常,于是应了一声,轻轻揉捏起来。

  不得不说,她柔嫩的小手很灵活,每捏一下,许文的渴望就强上一分,不一会儿,那处直接把裤子撑了起来。

  苏倩发现这一幕,完全移不开视线了。

  “倩倩,你和阿杰结婚两年了,还没打算要个孩子吗?”许文问道。

  苏倩反应过来,“现在还年轻,先挣钱,以后再生也不迟。

  ”“该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

  ”许文故意道。

  苏倩脸一红,还真被表叔说准了,每次两三分钟,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样。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许文会问这种话题,娇嗔一句,“哎呀表叔,这种问题,很难说出口啦。

  ”撒娇似的语气和柔媚的模样,越发吸引着许文。

  在渴望趋势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咙干涩的说了句。

  “倩倩,我好难受,你能帮帮我吗?”

“我的相机很贵的,我只知道你撞坏了我的相机!”女孩子明明是在生气,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在撒娇一样,给人一种小小的无奈感觉。

  “更何况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我一个人的错,你最起码应该先把相机赔给我,撞到了你,大不了我跟你道歉。

  ”“我看你这是特意来讹诈的吧!”马云云也许本身自己就是个女人,所以对于其他的女人总是抱有一定的敌意。

  总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像是刻意找麻烦一样,再加上又长了一张无辜的脸蛋,更是让她觉得讨厌。

  “咳咳!”眼看着两个女人就要吵起来了,老王连忙的在这个时候干干的咳嗽了两声。

  “要我说这件事情你们两个都有错,不如就各自退一步,这个相机一人赔一半,道歉也是相互的!”“王总,这不会是你公司里的员工吧?这么有心的偏袒!”马云云心里面有几分的不快,看他的时候媚眼如丝,十足的小狐狸。

  “我觉得马小姐现在是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包庇的想法。

  ”老王主要是看眼前的这个姑娘年纪不大,所以就想着这件事情,要不就这么算了。

  “马小姐是我的客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当然不能让你这么不舒心,这一半的钱我替你出。

  ”马云云最终有些娇气的哼了一声,伸手跟他握手,准备离开,说是预祝这一次合作愉快。

  握手的时候,手指在他的手心里面挠了一下,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暗示。

  等到人走了,王建国一回身,就看到了,刚才那个小姑娘正站在他的身后,眼睛有些发亮。

  “小姑娘还有什么(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事吗?”“你就是这里的老总是不是?你叫王建国!”“是!”老王心里有些奇怪,并不认识对方,也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有见过这个丫头。

  不过这丫头的声音倒是不错,说起话来松松软软的,带着一丝勾人的味道,尾调总是轻轻地上挑。

  “王先生,其实我就是特意过来找你的,我想跟你学习摄影技术!”对方这样一说,王建国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小迷妹!“我又不是什么专业出身的摄影人员,为什么要跟着我学习!”“因为我看过你前几年的作品,每一次的作品都有入围,但是能够看得出来你进步非常快,那些照片我都非常喜欢。

  ”女孩子并没有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此时正一脸崇拜的看着王建国,就像是找到了自己倾慕已久的偶像。

  “做事很勤快的,只要你把我留在身边,让我跟你学习摄影技术,端茶倒水什么都不是问题。

  ”“身边并不缺端茶倒水的人,小姑娘要是想学习的话,就应该报一个专业的学习班。

  ”他不是专业哄孩子的,主要是这丫头看起来太小了。

  虽然说是有23岁,但是怎么看都像是个未成年。

  女孩子一听到这话话不说,直接扑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手臂。

  因为夏天穿的本来就单薄,所以她就一靠近,身上的味道不断的涌现出来,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种触感。

  老王深深吸了一口气,察觉到她身上那种扑鼻而来软嫩的香味。

  并不需要喷什么香水,是一个年轻女孩子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的那种味道。

  “你必须要教我摄影技术,你要是不教我我就不走!”“你先放手,这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其他人会说我占你便宜的!”“我不管,就算被占便宜了,我也要跟着你,你别想骗我!”女孩子对这件事情非常的坚持,老王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白嫩的皮肤。

  

回到家,陈青青先进去,我在楼下等了大约5分钟才回家的。

  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在里面洗澡,狭小的洗浴间外头放着她的衣服,有些凌乱。

  我站在原地看着,许久后才过去,小心翼翼把这些衣服整理好。

  她也老大不小了,大大咧咧的哪里像个女孩?连我都知道整洁和卫生,她却不同,除了她房间,其余地方她从不爱护,吃什么丢什么,拿什么扔什么,不懂爱惜。

  想到房间,我回头看了眼那个我们睡一起许久的房间,里面早已经没了过去整洁的模样,因为我故意把她房间弄得乱七八糟。

  我忙跑到房间,把我的东西往外面搬,内裤什么的也都从床上拿走狠狠丢到外头。

  大约半小时,陈青青回来了,穿着一贯白色的睡袍,站在外头发出惊讶声。

  “喂,你改姓好了?”她道。

  我忙从床上下来,把被子叠好后再站好,尴尬看着她。

  “说,你有什么阴谋?”她又开口。

  我摇头:“没、没阴谋。

  ”“你会那么好死帮我房间整的那么干净?”陈青青大眼瞪小眼看我,说完还打量了四周,似乎怕有什么东西。

  “现在你要多注意身体,不好的环境对你身心都不好。

  ”我解释。

  她依旧疑惑看着我,然后坐床上:“怎么不见你那些肮脏的东西了?”她问。

  她说的是我内裤,我忙说:“已经被我狠狠丢到外面去了。

  ”陈青青听到这里更来劲了,皱眉看我一直问我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也解释说没有,只是她不相信,还问我是不是在家里的茶水里下药了,让我不要对她有非分之想云云。

  后妈回来陈青青才停止了各种猜想,后妈问我今天过的怎么样,学校有没人欺负我之类的。

  我如实回答,未了,我跟后妈说:“妈,我睡客厅吧。

  ”后妈愣住了,问我是不是青青欺负你威胁你了?是的话我打断她的腿。

  我忙摆手说没有,不知道是不是我表现的太急,太急着帮陈青青解释了,后妈突然皱眉看我,怀疑我一样。

  我又忙跟她说因为自己有打呼噜的坏习惯,最近青青姐因为和我一起睡弄的没办法睡,白天一直打瞌睡,为了青青姐的学习和身体,我觉得我应该出来睡。

  而且我是男的,吃点苦没什么云云。

  后妈听到这里后才释然看着我,赞我是个好孩子,然后她去拿席子什么的,还和我一起把客厅收拾了一番。

  之前丢满东西只能容下一张小餐桌的地方又变得宽敞了点,足够我睡觉。

  “小牛,晚上睡觉的时候看看有没老鼠和蟑螂什么的,有的话也不怕,起身抖几下就好了。

  ”后妈最后叮嘱我道。

  我尴尬回答说好,其实想到晚上睡觉有老鼠和蟑螂爬我身上已经让我头皮发麻了。

  堆积东西多,又潮湿,后妈家确实很多蟑螂什么的。

  这个时候我看了眼正透过门缝看我的陈青青,顿时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也看到我看她了,冷哼一声关了门。

  这一晚我在地上睡过去的,地板很硬所以睡不好,到快天亮才睡着,然后不得不在闹钟声里起来,刷牙洗脸,最后背着书包去读书。

  没有充足的睡眠注定今天我没办法集中精神上课,而且还打瞌睡。

  可是我不能睡,一辈子都没在课堂上睡过觉,现在也不能。

  于是我就在睡觉和不睡觉之间挣扎着,几次就这样坐着闭上了眼,最后不得不张开眼睛让自己保持清醒,实在不行就开始捏自己大腿。

  陈青青似乎发现我的异常,下课后问我怎么了。

  她第一次没喊我喂,也是第一次用较为平和的语气和我说话。

  “没事,就是有点累。

  ”我笑了笑道。

  我突然觉得,没有什么比陈青青更重要的了,哪怕她对我笑都能令我愿意放弃一切。

  陈青青白了我一眼:“活该!”我没有生气,内心更多的是幸福。

  虽然是在骂我,但是我知道她是关心我。

  “青青,嘘。

  ”朱晓丽这个时候过来了,喊了陈青青一声见我也看着她之后她对陈青青招手,示意她过去。

  那模样就像是要说什么小秘密一样。

  女人之间确实有很多小秘密,我是男的,自然也就不去多猜测。

  然后排骨珍也过来,三人又成一伙。

  两个人都到齐,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因为怀疑她们俩人又带坏陈青青,这一天我都在跟踪他们三,不过似乎是我多疑了,今天陈青青没和她们混一起,下课直接往家回。

  我内心松了口气说自己太紧张了,也回家。

  门没关紧,我也就无需开锁直接推门进去,前脚刚踏进去看到一片春色,陈青青居然在脱衣服!我忙退出,身子靠墙壁闭眼不敢再看。

  只是脑海全是刚刚看到的一幕,这让我又鼓足勇气,扭头去看。

  陈青青应该是准备出门,她现在在换衣服,换了套黑色半透明很性感的衣服,还有超级短的裙子,也是黑色的。

  我不明白她这是要干什么,是约会?我内心愤怒,她怎么能和别人约会!不对,应该不是约会,可她打扮成这样不是约会是什么?思绪中我见陈青青已经换好衣服后我忙又下楼,然后再往回走,假装自己刚从学校回家。

  正巧碰到陈青青下楼,她看到我的时候显得很惊讶,然后又被那股冰冷取代。

  “青青姐,你去哪呢?”我假装问道。

  她哼了声:“关你屁事?”说完和我擦肩而过,匆匆走了。

  她走没多远我转身也跟了过去,我跟踪的时候很谨慎,所以她一直没发现我在跟着。

  她和朱晓丽和排骨珍汇合了,看来刚刚我还是想错了,这两个家伙不是省油的灯呀。

  她们俩人也刻意打扮了一番,朱晓丽还化了妆。

  三人有说有笑,路途中陈青青还停下来买了支唇膏,边走边给自己上色。

  陈青青更漂亮了,红焰的唇色很诱人,而且还有着某一种暗示?终于,她们三人进了一间KTV,外头还有两(极品少妇的诱惑)个牛高马大戴墨镜的保安守着,见她们三人来了询问一番后放他们进去了。

  我知道自己进不去,所以我站在外头等,大约10分钟,当我看到有大叔搂着几个明显是学生却穿着性感成熟衣服的女人出来后我瞬间明白陈青青她们做的是什么勾当了。

  我愤怒了,向里面冲去,两名高大壮实的保安拦住我不让我进去,我说我进去找人,他们也不让,于是我死命往里撞,其中一名保安一拳打在我肚子上,把我打趴在地。

  疼痛让我对他们俩人产生更多的恐惧和顾忌,但我还是挣扎起来了。

  陈青青那女人怎么能干这种事?!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陈青青,被一名脸上坑坑洼洼的胖子抱着蛮腰走出来,她看到我时候原本满脸笑意顿时僵硬了。

  “走!”我走过去扯她的手,把她从胖子的肥爪里解救出来。

  可是陈青青却甩开我的手,冷声道:“你来干吗,我让你管我了吗?”无形的愤怒再一次充斥我的脑袋充斥我整一个人,TMD的她这是自我堕落还是故意来报复我的?她还在骂我,说我是不是吃饱壮胆敢来管他,还说你是老几,轮到你来干涉我的事。

  那中年胖子也过来了,先瞪眼看我,胖胖的手在陈青青肩膀上拍了拍让她别生气。

  说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给我:“小帅哥你这是怎么了?青青是你同学吗?来来,抽根烟。

  ”我看都没看他递过来的烟,而是看着躲在胖子身后的陈青青:“陈青青,你走不走!”胖子见我不理他笑了笑把伸出来的手缩回去,自己点上抽起来。

  “陈小牛你滚!”陈青青吼道。

  我想上前再拉她走,岂料这个时候在抽烟的胖子一只手顶住我胸口不给我靠近她。

  “小帅哥,你也听到了,人家不想和你玩呢,你还是回家吧。

  ”我没理会他,想往旁边走过去,就在这个时候胖子突然一巴掌煽向我。

  我被煽懵了,被煽的位置麻麻的,口腔里有血,脑子也还有点嗡嗡响。

  “TMD!不要给脸不要脸!老子不爽的时候我让你死了家人找你尸体都找不到!”胖子把烟丢地上狠狠对我道。

  胖子脸上有横肉,手臂上有纹身,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角色。

  只可惜我现在才发现这些,所以如今我挨了揍也是活该。

  但是我不后悔,重新抬头,咬牙看着陈青青:“你不回是吧?好!我去找你妈!”说完我假装真的去找后妈,其实我压根就没这样想过,我只是知道这个对陈青青有效。

  我说你跟我走,不然我就告诉妈。

  果然,陈青青听到后果然害怕了,她让我站住,我没站,她语气变得和缓说有事找我商量我也没有听她的。

  然后传来她和胖子争吵的声音,最后那句话我听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钱给回给你!果然,陈青青喊我站住,我没站,她又骂了我几句我也当没听到,然后传来她和胖子争吵的声音,最后那句话我听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钱给回给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身子颤了颤,陈青青这样做就是为了钱……我想了很多,最终这些都被认定是我的责任。

  “陈青青……”陈青青气冲冲从我身边走过,我喊住她。

  

就这样一直跟着她走出了水族馆。

  总裁将她双腿分得更开爸,我回来跟您打个赌,怎样?只有万臻珍疑惑地看着史陈呦呦。

  确实啊,晚安如果去除商业性质的话,那实在是有些亲昵了……医院护士短篇系列小说噢!来了!也不知道杨思云是有意还是故意的,走到那个工作人员扮演的怪物踹了几脚,最后一脚似乎还脚重了力度。

  孟欣然看到热搜显然低气压,加上早上到班上的时候听到几个爱八卦的女生说沈灏喝了林乐汐给的牛奶,更加烦躁一天过的很快,占用了上课时间用来画画,一天下来剧情有所进展。

  是这样啊……嘿嘿~抱歉~总裁将她双腿分得更开撕心裂肺的惨叫,那仿佛是将五脏六腑全部搜刮出来一片一片凌迟才能发出的惊心动魄的惨叫,那仿佛是死去的鬼魂在对她的加害者义正言辞的控诉。

   趁着最后一点时间,快步走向学校。

  只可惜对方似乎并不是像我这样的拥有这么良好的心态,这种眼神,看的我浑身发抖,感觉眼前的文菲阿姨,随(两性口述小说)时有可能从身后掏出什么奇奇怪怪的暗器取我性命。

  希望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总裁将她双腿分得更开冯雪皱了皱眉,豆儿,这个忧姬,让我去月老树。

  我一个人吃吗?没有,我可不是那种会胡思乱想的人。

  嘛,看你一脸可怜的样子又喵了一声,我就勉为其难的请你好了。

  这些通过各种渠道吸引百合倾向女性前来酒场刺激其消费的女酒侍,即是夜莺。

  那些小动作也许并不能让她怎样,所以你要怎么做,知道吗?这个声音虽然不似平素,但是在场的人都可以听出来说谁的声音。

  驾驶座上的男人把头扭过来,上下打量着少女的身材。

  我不满的抱怨着,只见小萝莉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块布头塞进我的嘴里,完全毁了本次大学之行。

  医院护士短篇系列小说我倒想看看你这个废物最后能达到的高度是什么?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啊你小子……总裁将她双腿分得更开我讲的也不会太多,筱筱,你能听明白多少算多少,毕竟才高一,有太多没学的知识,这次竞赛重在参与就好,看看题型,感受下考场气氛,慢慢来,争取到高三的时候拿个二三等奖,或许将来有自主招生机会,兴许能用上。

  12月25日,圣诞节。

  唔!那,那个,一切都还好吧?其实我选择这个位置还是有其他原因的,对⾯是⼀个⼩姐姐哦!他没回答,有些疲累的点了点头。

  另一边,被千代子调戏到最后的鞠守终于反应过来,但苦于四肢仍在受困的状态,挣扎了一番后还是放弃了。

  然后我和他就慢慢的吻在一起了。

  ——请出示证明:!武竞选手!如果我们是老师的话,学生会就是学生,而武竞选手,是学校的明星,老师的宠儿。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4694.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738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206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624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781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163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784.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2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