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him sex nhật,新手必看

我估计胡汉升以为家里没人便走了,我和苏春儿兴致勃勃地品着红酒,吃着美味。

  “韩潇!你个臭小子,快开门,我知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在里面,你有本事抢别家老婆,你有本事开门那!甭猫在里面不吭声,我TM知道你在家。

  苏春儿你个臭婆娘,看来你们早就有一腿,我TM是瞎了眼了我,呸!开门那!TM死韩潇!你给我滚出来!”胡汉升连踢带踹,恶狠狠地叫骂声再次席卷而来。

  苏春儿一听,和自己过了十年的老公竟然骂自己是臭婆娘和奸夫淫妇,气不打一处来。

  立马骂了回去:“胡汉升你TM不是人,我白和你过了这么多年,咱俩离婚吧,我心里已经没有你了!”我一听,有戏。

  苏春儿既然心里没有胡汉升,那是不是代表她心里有了别人,当然那个人是我了,我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随后门外一阵沉默,再一次没了动静。

  一时之间,我又觉得这样避而不见,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对胡汉升来讲也不公平,毕竟是人家老婆在我家常驻。

  “春儿,要不,咱开门说清楚得了。

  ”我紧握高脚杯保持姿势,试探苏春儿。

  苏春儿沉默几秒钟。

  “不用,让他随便作,随便闹腾去吧,不争气的家伙,我已经对他死心了,他死了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死心了,这意思很明显。

  莫非她真的对我有意思,这事儿算是成了,我心里顿时百花齐放,乐不思蜀。

  自从上次胡汉升来闹腾完之后,我这小日子安生了几日。

  一个星期之后。

  为了忙策划案的事情,我开始忙活得不可开交,经常加夜班,我心里像热锅上的蚂蚁总是惦记着苏春儿,隔三差五就给苏春儿播过一通骚扰电话嘘寒问暖互诉衷肠,生怕她和胡汉升旧情复燃。

  “师傅,还在那撩妹儿那?这回又是谁家的那小谁啊?是大姐啊还是大妈啊?让我也听听。

  ”我正和春儿聊得正嗨,徒弟小诗不知啥时候跟个耗子似的偷溜进办公室,凑到我耳边偷听。

  “去,去!离你大哥远点儿,你这死丫头,没看你哥正忙着吗?给你闲的,多管闲事儿,以后小坟丰满了再来捣乱。

  ”我一副嫌弃的眼神指责小诗,一手拍了下她那还未起色的扁平臀。

  “哎呀,韩哥,你也老不正经,聊网恋,小心一见面,吓你个哑口无言、魂飞魄散、死无全尸。

  ”小诗又开始耍嘴皮子。

  “放屁,什么狗屁网恋,这是你未来的嫂子,放尊重点,别让你嫂子听着。

  ”我怯怯地死死捂住话筒,生怕电话那头的苏春儿听见。

  “小嘚瑟,有事儿说事,没事滚远点。

  ”“哼!这回又要治疗哪位姐姐胸前的肿瘤啊?别肿瘤没治好,命再搭上。

  老板叫你中午吃完饭马上去启鸣策划案的那家广告公司谈合作的事,务必尽快。

  ”小诗边照着‘照妖镜’描画着鬼眼线和狗血口红,边提醒我。

  “好了,知道了,小妖精,快出去猎食吧。

  ”我和小诗一顿调侃,催促她出去。

  小诗白了我一眼,妖里妖气地走了。

  “好了,亲爱的春儿,我先忙了,晚上再给你打电话。

  ”我恋恋不舍挂了电话。

  吃过午饭。

  我立马赶到那家要合作的广告公司-瀚森广告公司,听小诗说这家公司一个月之前被一工程队老板收购,这瀚森的大名还是后来合并的。

  这公司大门的大招牌,跟个送葬花圈似的全部是暗灰色,我很是好奇,连刘曼丽这个很有手腕的女人都见不到的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

  按理儿说,刘曼丽一般的策划案都能搞定,怎么到这儿竟然碰一鼻子灰,这事儿有些蹊跷,我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老板不好对付。

  踏入这广告公司办公大楼,我的个乖乖,寒意袭人,阴凉的寒气顺着脚底窜上脊背,这哪是公司,跟殡仪馆的气氛差不到哪里去。

  冷清不说,除了前台的一个招待,一个工作人员都瞧不见。

  那招待脸上扑了几层厚厚的脂粉跟白无常似的,红嘴唇跟吃了死孩子似的。

  “先生,您是来谈合作的吗?有预约否?”招待的红嘴唇上下一张一合,轻声问我。

  我的魂儿不知不觉被她勾了。

  狠劲摇了摇脑袋,我恢复理智,把三魂六魄拽回来,“嗯,没有预约,你们老板在吗?我是来谈启鸣策划案的。

  ”“这位先生,我们老板在,您稍等,我打电话问问。

  ”那招待随即拨通了电话说明情况,似乎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没好气地叫骂声。

  再不就是我耳鸣听错了。

  “先生,十分抱歉,我们老板今天有几场会议要开,恐怕您要在这儿多等一会儿了。

  ”那招待毕恭毕敬地解释。

  好吧,只能如此,我必须今儿把这策划案拿下,将刘曼丽踢出局,设计总监的位置让出来。

  我坐在那里左等右盼,门外的路灯纷纷亮起来,员工也陆陆续续下班,还是不见那广告公司老板的半个影儿。

  我急着回家享受和苏春儿的美好时光,这倒好,今晚又得加班。

  心里头积压已久的火苗立马窜上来。

  “你那老板开会还没开完吗?比总理还忙啊?快让他来见我!”那小招待心虚,语无伦次:“呃,这个……先生,您先冷静,别激动……”我看出这里面肯定有猫腻,趁小招待一个不留神,溜进电梯自己去找那老板。

  到了三楼,一瞧,真是气煞我也,那老板正和一位小秘书在办公室里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竟然把我们谈合作的事情抛掷脑后。

  竟敢忽悠我,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这算什么。

  考虑再三,不能跟合作方起冲突,不然合作没个指望,我悄悄地敲了下门,干咳一声。

  “咳咳,打扰了,瀚森老板在吗?我是启鸣策划案的负责人韩潇,能耽误您几分钟吗?我是来谈合作事宜的。

  ”“TM滚远点!”那老板愤恨叫骂一声。

  我一听,炸了,哪有老板这么对待合作方代表的,一时冲动,我一个狠踹踢坏办公室的门,冲过去一把将那女骚货拽到一边。

  再定睛一看,我懵了。

  竟然遇到了熟人,这老板不是别人,无巧不成书,我瞄了一眼那西服上的工牌,确认是不是眼花了。

  工牌上赫然署名:瀚森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汉升。

  我在广告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竟然见到了胡汉升,十分诧异和不解。

  “胡汉升?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包工程队吗?”“怎么着,就行你出来放火,不行别人来这点灯,不想再见着我啊?我胡汉升又回来了。

  ”胡汉升煞有介事地板着身板说。

  我噗嗤一笑,心想什么胡汉升,应该是胡汉三吧,走到哪儿都惹人唾弃。

  “哼!韩潇,你TM的还有脸问我,拜你所赐,我前一阵把工程队给卖了,正好我和这家广告公司老板是哥们,他要转让股权,我把它死皮赖脸硬生生收购过来。

  ”胡汉升整理了一下被那骚货小秘扯歪的领带,没有好气地瞪着我。

  “卖工程队?收购(是男人就把她搞大)股权?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卖工程队的钱也能买不起这股权?”我扯着那挣扎的骚货小秘的小细胳膊就往外推,狠狠将门一甩。

  办公室里就剩下我和胡汉升两个人。

  我很是怀疑胡汉升收购广告公司钱的来处,又没理出个头绪来。

  “你TM拐了我老婆,我要报复你个瘪三儿,只要我胡汉升还有口气喘,就跟你死磕到底,你TM让我丢了老婆,不让我有好日子过,我就要搅得你鸡犬不宁,今后你NND别想过安生日子!”胡汉升说着,猝不及防恶狠狠地冲我的额头就是一记侧勾拳。

  我还没回过神来,有点蒙圈,眼前出现的全是星星点点,这一拳的力道不轻,有点让我找不着家门的节奏。

  等我缓过神来,又挨了一记左直拳,鼻子瞬间一酸,哗哗淌血。

  我也并不是好惹的,转瞬,我像被针扎了的气球,火气上涌,如同翻江的野马,抛了锚。

  “你奶奶个腿,这么多年赌友了,竟然真敢动手揍我,给你脸了!TM吃老子一拳!”我反手狠狠用直拳、摆拳、左右上下勾拳以及五花组合拳一通反击胡汉升,抡得胡汉升直转圈,晃晃悠悠跟不倒翁似的,满地找牙。

  “你老婆说心里已经没有你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强扭的瓜不甜,你TM还执着个啥劲儿,不如成全了我们。

  咱们赌桌兄弟一场,闹到这份田地,不至于?你欠我的钱我也不急着要,可以分期还我。

  ”我苦口婆心地劝说边观察胡汉升的细微反应。

  “TM还跟我提钱,我老婆都被你睡了,还要什么钱,再说我从来都不欠你啥钱。

  ”胡汉升豁牙漏齿地竟然赖起账来。

  我气急败坏。

  “你TM真成胡汉三了,泼皮无赖,死赖账啊,二十万那,这数目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事你竟然给我私自一笔勾销了?你NND,早知道你这样无赖,我打欠条好了。

  要不是看在苏春儿的面上,我早就向你讨了。

  ”我一个转身,狠掐胡汉升的脖子。

  他不想还钱,苏春儿永远是我的女人,正合我意。

  “你他娘还敢提我老婆,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你个死韩潇,终于承认你对我老婆早就打坏主意了,我TM弄死你!”胡汉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狠话。

  说着,胡汉升挣扎着用胳膊狠劲拉我的手,他应该是喘不过气来了。

  转念一想,我梦寐以求的老婆苏春儿已经是我囊中之物,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认了吧,不还就不还,老子也不要了,钱就是TM流水,死了也就是废纸一堆,还计较个啥。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遇到春儿,我的价值观也变了。

  只要苏春儿能一辈子在我身边就心满意足。

  更何况,苏春儿曾经是胡汉升的老婆,我不能对她老公太过分。

  想到这儿,我掐着胡汉升脖子的手指,有一丝松懈,不想再纠缠下去,索性回家得了。

  跟胡汉升也说不出个真假对错。

  我转身想要出去,这倒好,胡汉升还来劲了,在我背后猛冲过来,勒住我的脖子不放,我挣脱开来为了自保,顺手抄起办公桌上的移动电话向胡汉升的脑门狠力一砸,他的眼角立马开了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胡汉升眼睛一模糊,东摸西摸的在那打转抓瞎。

  我抓紧时机,拽门就逃,那骚货小秘还在门口地板上傻愣愣不知所措。

  这小秘跟胡汉升一个德行,竟然拽着我的大腿不放手,还狠狠咬了我一口。

  “干啥,你个骚娘们,要碰瓷儿不成!你属狗的啊,别TM给我传染上狂犬病或者艾滋病之类的。

  ”我狠狠踹了那小秘一脚,这才挣脱魔爪。

  我心里头不舒服。

  真是个殡葬馆版广告公司,个个凶神恶煞,比魑魅魍魉还可怕。

  胡汉升做老板,等着倒闭。

  我开车往家奔,此刻我一心想着回家见我的女神春儿。

  我顾不上许多,急匆匆往家赶。

  离家愈来愈近,我忐忑焦躁的心也渐渐平息安稳许多。

  一进门就听到苏春儿娇嫩的细语:“呦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啊,我的大忙人,韩哥?”苏春儿见我破天荒地早早下班十分惊讶,忙放下铲子上来迎接。

  我默不作声,连鞋托都没换,径直向浴室小跑过去,生怕苏春儿注意到我凌乱的衣衫、满身的伤痕和异样的眼神。

  我本想把脏衣裤扔了,再洗个澡,换身新衣服,以免苏春儿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确实不想让她担心。

  “没事儿,今儿啊,今儿公司不怎么忙,就早回来陪你这位大美妞了呗……”我故作镇定,假装没事儿人似的,一边脱被血迹弄脏的衬衣,隔着浴室门大声回应。

  苏春儿是个聪明女人,我的反常举动逃不出她的火眼金睛,没注意,苏春儿紧随其后,没敲门跟我进了浴室。

  

说着自己跳起来,却把那女人不由分说摁在沙发上,而且嗤的一下撩起她的衣服,对呂小蒙喝一声:“揉啊,揉她!”呂小蒙有点蒙逼。

  根本不知道她是谁,这就要对她下手?但是白雪梅已经拉着他的手,摁在那女人的肚皮上。

  那女人大声叫唤:“我现在不疼,不要他揉!”白雪梅冷笑一声:“不疼也得揉,别动!”说着竟然是拿住呂小蒙的手,在女人的肚子上滑动起来,而且有意的呂小蒙的手往上拉,差不多都揉住那女人胸部两团东西的轮廓了。

  女人先还是挣扎,但却被白雪梅死死的摁住,不做到后来她倒是不挣扎了,身体也跟着柔软下来……从相貌看,这女人和白雪梅年龄不相上下,五官相貌虽然比白雪梅稍微逊色,但也算是个美人坯子,只是身体比白雪梅稍微丰盈一点。

  被白雪梅拿着手在她肚子上滑动,女人的身体就跟着动荡,像雪白的清波细浪一样荡漾。

  这女人的肌肤和白雪梅有一拼,也是细皮嫩肉的滑腻的很!揉了几下后,女人先来了感觉,而呂小蒙的感觉也跟着上来了。

  不过他不敢想对白雪梅那样放肆,毕竟还不知道她是谁呢!呂小蒙直是在她肚子上的几个穴位轻轻的揉捏,也就几下之后,女人开始嘤咛起来,闭上眼睛很享受的样子,而且脸上渐渐现出两团红晕,鲜艳娇柔,把呂小蒙看的有点馋涎欲滴了。

  女人很快被揉的情绪高昂起来,不但哼咛而且身体也左右扭动,到后来忽然抓住呂小蒙的手,主动摁在自己的肚皮上,使劲的揉搓起来。

  而且忘乎所以的把自己的衣服再撩起的高一点,这样半个胸脯就露出来。

  呂小蒙的呼吸困难了,一团火在喉咙里滚来滚去,烧灼的很。

  到后来她竟然抓住呂小蒙的手,一下子塞进自己的内衣里。

  呂小蒙只觉得头皮一炸,但是手却再也缩不回去了。

  那女人的胸就像一块磁石,把他的手牢牢吸住,而他也忘乎所以了,左摇右晃的揉搓起来把个女人揉搓的嗷嗷叫,到后来竟然是一把抱住呂小蒙的脑袋,猛的噙住了他的嘴唇。

  这女人情绪上来,可是比白雪梅厉害!一旦咬住呂小蒙的嘴唇,就被她大力的啜吸起来!我草,你以为这是猪舌头呀!好在女人也不是理智全失,只是轻轻的咬住呂小蒙的舌头使劲往自己的喉咙眼吸溜,之后又把自己的一条丁香小舌伸到呂小蒙的嘴里,竭尽全力深入,把呂小蒙弄的都有点上不来气儿了。

  疯狂一阵子后女人好像突然惊醒,对呂小蒙喝一声:“揉呀,继续给我揉!”这时候她也不说自己肚子不疼,不需要揉了。

  女人肚皮上的穴位,呂小蒙是烂熟于心的,所谓有病治病,没病防病,如此而已。

  既然有这个机会,呂小蒙就不能轻易放过,于是也在她的几大穴位上轻摁重推,把女人弄得舒服的直哼哼。

  等到把手又落在她的子宫穴上时候,呂小蒙心想反正是反正了,何不趁此机会一撇桃花源的端倪呢?于是稍微使劲一点,把女人的那里摁了一个坑,顿时她那个地方,就一下子跳进呂小蒙的眼睛里。

  卧槽!一种特有的气味冲着呂小蒙的鼻子而来,把他熏的有点昏昏然,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神差鬼使的就要把手伸下去摸一把,却忽然听见白雪梅“嘿”的一声冷笑。

  呂小蒙倏然一惊,赶紧把手又缩回去。

  而这时候,他也明白了白雪梅的用意。

  她这是想把这个女人也拖下水,才好堵住她的嘴,让她到外面不敢瞎说!真是好手段,呂小蒙不得不对白雪梅刮目相看,觉得这女人真是聪明灵透至极!正在心里给白雪梅点赞呢,忽然腰里一阵疼,却是被白雪梅掐了一把,接着就听见她一声呵斥:“揉够了没有?”呂小蒙赶紧收手,而那女人却还意犹未尽的样子说:“姐,他都给你揉了多少时候,但是才给我揉了这么小一会儿你就吃醋了?”白雪梅指头在女人脑门敲了一下说:“吃你个头,但和你也不能尝到甜头无休不止呀!”女人笑了坐起来,把衣服整理好了,看着呂小蒙却问白雪梅:“他是谁?”白雪梅嘎嘎的笑:“不知道是谁,就让他揉你?”那女人哼了一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姐姐想法?嘿嘿!”白雪梅脸色一冷:“你嘿嘿个屁!要不要他再把你揉搓一回?”女人被呂小蒙揉搓的已经是香汗淋漓,骨头估计也都酥软,赶紧说一声:“不要了!”她要的不是这个,这个只能勾起她的那种火儿,但是不能最终解决问题的。

  到头来却还是难受。

  白雪梅这才正式介绍呂小蒙,说他是来支教的老师,暂时落脚在她屋里头。

  然后对呂小蒙介绍那女人,说那女人是自己的远房弟媳妇,叫个刘月红。

  呂小蒙脱口而出:“好名字!”说着看她一眼,刘月红竟然是羞红了脸,颇有深意的也和他对视一眼,然后对白雪梅说:“姐姐你们继续玩,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风摆烟柳一样扭屁股就走,留下一阵香风。

  呂小蒙正陶醉呢,却是自己那儿突然被抓了一把,扭头一看,白雪梅正恨恨的目光盯在他脸上。

  白雪梅冷哼一声脱口一声:“吃着碗里扒着锅里!”话出口就觉得有点不对,这不是承认呂小蒙和自己已经有那么回事吗?呂小蒙听了却是心脏一跳!这句话恨恨的从白雪梅嘴里吐出来,说明她心里已经有他了!而且,她明显是吃醋了呢!于是赶紧说一声:“(是男人就把她搞大)姐姐,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不信你剜出来我的心看看!”白雪梅脸颊绯红,也是心脏突突的跳,娇嗔的看他一眼说:“我才不爱管你!”看着呂小蒙端着下巴遐思千里的样子,又说一句:“是不是还在想刘月红?你是不是被勾了魂儿?”呂小蒙赶紧说:“没有,没有啊!我是在想她的名字,刘月红,好!”“一个名字有什么好的?”呂小蒙说:“月月红,嘎嘎,好!”白雪梅骂一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呂小蒙嘿嘿的笑,白雪梅却问他一声:“喜欢吗?想不想和她来一腿?”呂小蒙当然是心里想的很了,但是可不敢实话实说,只能说:“一点都不想,就想和姐姐……嘿嘿!”“想死你!”白雪梅又娇嗔骂一声,然后对呂小蒙说,刘月红是自己本家兄弟的媳妇,也是男人在外面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一回,那方面饥渴的很,然后揶揄的对他说:“她浪得很呢!迫切需要雨露滋润,你要是心里痒痒,我给你们拉线,让你过把瘾。

  ”呂小蒙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别,别!”白雪梅继续说:“月红的屁股和胸前的两个东西,都比我大,抱着弄一回舒服的紧呢!”呂小蒙知道这是白雪梅在试探他,所以咬紧牙关强忍着说:“姐姐,你想把我往外推?”白雪梅一巴掌就拍在呂小蒙的脑袋上说:“再敢对我轻薄,我,我……”说着扭屁股到厨房去,一会儿之后对呂小蒙吆喝一声:“过来端菜!”呂小蒙心脏又是猛一蹦!这分明是媳妇喊叫自己男人的口气,一点也不外气了呀!于是赶紧喜滋滋的走到厨房,把白雪梅做好的几个小菜都端出来,放在桌子上,白雪梅也解掉围裙出来,和他坐在一起说一声:“吃吧!”呂小蒙也不客气,抓起筷子就拣自己喜欢的菜往嘴里塞。

  他和白雪梅是坐的晚班车,半下午加上一个晚上,到清早到终点站,他好歹还在镇子上吃了一口,可是白雪梅好像没吃一口,但是看见他狼吞虎咽,白雪梅却不吃只管看他。

  呂小蒙嬉笑一声:“姐姐,我吃东西的样子是不是很可爱?”白雪梅骂一声:“可爱个狗屁!”但是却把一筷子才夹到他跟前的小碗里,说一声,“像个饿死鬼!咹,你要不要喝一口?”呂小蒙心里又是一喜:“还管喝酒?”白雪梅也不理他,扭屁股出去到柜子那边,拿出来一瓶白酒,呂小蒙一看,瓶子上连个标签也没有,不知道是什么酒?他也不问一句,反正不是毒药,抓起酒瓶子就给自己倒一杯,抿了一口后只咂嘴皮子。

  绵软醇厚,入口甘美,入喉净爽,好酒呀好酒!不由得衔住杯子,一口把剩下的一大口酒灌进喉咙。

  白雪梅这才告诉他,这是她自己酿造的酒,杏湾村几乎家家都造酒,不过没有卖到外面去的,都是自己喝,然后对他说:“好喝你就多喝几杯。

  ”呂小蒙又喝一杯,然后对白雪梅说:“姐姐你也喝一口。

  ”白雪梅爽快的说一声:“好!”然后取了杯子斟满和呂小蒙碰了一下,说一声:“干!”竟然是一饮而尽!草,女中豪杰呀!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一瓶酒竟然是很快见底。

  呂小蒙是有点酒量的,半瓶酒根本不算什么,但是看白雪梅,见她已经有点醉眼迷离,直愣愣的目光盯在他脸上。

  呂小蒙笑一声:“姐姐,我是不是有点貌比潘安?”说着就捂住自己脑袋,怕白雪梅的小巴掌再拍下来。

  但是白雪梅却没有,而是一声不吭的继续看,看的呂小蒙都有点发毛了,站起来对她说一声:“姐姐你喝醉了,我扶你休息一会儿去。

  ”白雪梅含混不清的说一声:“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

  ”呂小蒙也是吃惊不已,要知道白雪梅一杯都不比他少喝!他知道这是白雪梅已经处在极度兴奋中,当然是因为他而兴奋。

  别看她表面上凶巴巴的,但是她的眼睛出卖了她,呂小蒙知道白雪梅对他已经有点感情依靠了,这让他又是一阵莫名的兴奋。

  白雪梅说着身体一软就要倒,呂小蒙急忙把她抱住,走到里间屋把她放在床上,正要起身出来,却是被白雪梅伸手勾住了脖子。

  白雪梅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现在两只眸子上有许多小火苗在跳跃,渐渐连成一片,把让她的目光都带着灼热,烧的呂小蒙脸皮疼。

  但是这燃烧的双眸上,忽然起了一层雾气,渐渐凝结成两点晶莹的泪花,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这女人,好像心里有许多苦,弄的呂小蒙心里也一阵难受。

  呂小蒙赶紧伸手给她擦了一把,说声:“姐姐你怎么了?我又没有欺负你!”白雪梅依然不说话,却把嘴唇撮起来对着他。

  这个呂小蒙可是很明白的哦,她是要他亲她!呂小蒙当然不会拒绝,忙把脑袋低下来,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白雪梅早就把香舌等着迎接他了。

  交缠在一起,呂小蒙就竭尽全力的深入进去,而白雪梅也不阻挡他,让他肆无忌惮的冲撞她,自己的身体却已经软成了一滩水。

  呂小蒙轻轻的压在她身上,问她一声:“姐姐,好吗?”白雪梅微微挣扎了一下,喃喃的说:“只许……不许得寸进尺!”这时候的白雪梅,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一张脸蛋娇艳欲滴,而那双眼睛里的悲伤已经收起,代之的是两汪春水涟漪荡漾,让呂小蒙真是爱极了!不由得就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先是摸住了她胸前的两个东西,瞅一眼白雪梅也没有抗拒,只是微微哆嗦了一下,眼睛里却充满了期待。

  呂小蒙胆儿肥壮了,把手干脆伸到她的内衣里。

  白雪梅身体猛的一震!呂小蒙却也是浑身一麻,轻轻的晃动着揉搓起来。

  白雪梅哼咛一声,眸子上冒出来两团火,直直的瞪着呂小蒙。

  呂小蒙微笑一下,说一声:“姐姐,可以吗?”白雪梅没点头也没摇头,但呂小蒙却领会到她是默许了,于是轻轻的把她的胸衣挂钩解开,顿时白雪梅胸前的两团柔软,呼的一下跳出来。

  呂小蒙只觉得口水哗啦啦的从嗓子眼窜上来,都来不及吞咽,已经到了嘴边,赶紧用手捂住嘴,暗自猛吞回去。

  那两团东西实在是太诱惑了,让呂小蒙恍若梦中,浑身如被一股强大电流冲击,把脑子都冲击的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下意识的把脑袋低下去。

  白雪梅身体一阵阵发抖,反手一下子把他紧紧抱住,张着樱桃小嘴一张一合的呼吸,像条搁浅在沙滩上的鱼。

  好好的把玩一会儿后,呂小蒙悄然把手往下,顺着她平坦如锦的小腹滑下去……白雪梅的身体像一条鱼儿一样挣扎翻滚,但却始终不松开抱住呂小蒙的手。

  挣扎是假,却是那种海浪一样的冲击,把她一次又一次的抛起来,让她感觉不到自己,却眼睛看见自己在空中尽情的欢舞!等到呂小蒙趁她心荡神驰魂儿飘飘时候,轻手轻脚把她的裙子拽下来,白雪梅忽然清醒,一下子把呂小蒙从自己的身体上推下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785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45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137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455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129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714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630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a.aspx?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