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91porn,新手必看

虽说张大山已经努力让自己很小心了,但还是发出了一些动静,身旁的嫂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嫂子,打扰你睡觉了。

  ”看到嫂子醒了,张大山满是歉意说道。

  “说哪的话呢,这有什么的。

  ”赵雪看了眼张大山,眼中闪过一丝羞涩,昨晚上,她可是快乐的很。

  不过张大山实在是太雄厚,而且又很是是威猛,让赵雪快乐的同时,又有一些吃不消了。

  现在醒来,她发现自己的双腿,还是有些隐隐作痛,赵雪估计走路都会疼。

  看着赵雪娇羞的表情,张大山感觉自己小腹又是一阵发热。

  “昨晚舒服吗,嫂子?”张大山伸手,摸了摸嫂子滑溜溜的脸蛋。

  “哼,老是问人家舒不舒服。

  ”赵雪轻哼一声:“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来,人家不害羞啊!”“哈哈!”张大山哈哈一笑,赵雪说的有道理,这种事情,哪里用问,看赵雪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她昨天晚上,很是满足。

  “嫂子,你在床上躺着,昨晚那么累,早饭我去做吧!”张大山穿好衣服说道。

  虽说现在躺在旁边的嫂子是光着身子,让张大山有些意动,但张大山觉得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吃饭,补充一下精力最好。

  而且现在张大山最在意是大哥张大宝,昨晚他喝了一斤米酒,就把张大山扔进了嫂子房间,然后把门锁上。

  张大山还真怕,张大宝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穿好衣服后,张大山就走到门前,一拉门就发现,外面的锁,已经被张大宝给开来了。

  拉开门,大中午的刺目阳光,完全照射进来。

  张大山发现,在地面上,有一张字条。

  张大山蹲下身子,捡起字条,上面写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张大宝的文化水平只有小学三年级,虽说不高,但字还是会写的。

  字条上写到:“大山,我进城打工去了,你要好好照顾你嫂子,争取给咱们张家,续个香火!传宗接代这种事情,大哥是不行了,只能靠你了,知道了吗?”“等我打工赚钱,然后去医院。

  要是把我身体治好了,我就回来,要是治不好,就不回来了!”看到这里,泪水从张大山眼眶中涌出:“大哥啊,你这又是何苦呢!”“就算你治不好,不能传宗接代,我也会养你的啊,长兄为父啊!”张大宝虽说脾气暴躁,但对张大山却很爱护。

  张大山爸妈死得早,在张大山六年级的时候,就得病双双去世了。

  张大山可以说,都是大哥张大宝一手拉扯长大的。

  从六年级到大学的学费,都是张大宝下地干活,一点一点的赚来的。

  张大山记得,他上大学的时候,学费不够。

  张大宝把家了养了好几年的老黄牛给卖掉,这才凑够了张大山上大学的学费。

  到了大学,张大山也很懂事,努力学习,年年拿奖学金,也攒了一些钱来。

  这次回家,他还准备把这些钱交给张大宝,哪知道对方居然就这样走了。

  “大哥……”张大山心情激动,对于张大宝,他从心里面感激。

  “你放心,嫂子我一定会照顾好的!”张大山心中暗暗想到,随后去了厨房做饭。

  张大山下了一锅面条,做好之后,端给嫂子吃。

  吃完饭,张大山便是出了屋,到了村子转悠。

  他是大学毕业生,目光、眼界、抱负,自然不会像是农村人那样,局限在一个小小的地方。

  张大山想用自己所学,把家乡建设好。

  不一会,就是转到了村里的打谷场。

  这打谷场,是村里一个巨大的水泥路广场,由村里众人,一块集资建造的,也是村里唯一一个有水泥的地方。

  村里人收来的花生、苞米,大部分都放到这打谷场上面。

  此时打谷场上面,有不少乡亲在忙着农活,张大山刚到家,索性就和这些陈二娃、谢大伯等人,聊聊天,大概知晓了这段时间,家乡的发展,基本上原先一样,一成不变。

  “要用我所学,建设家乡啊!”张大山暗暗想到,和乡亲们告别,张大山朝着村东边嘎子河走去。

  嘎子河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河水温凉,张大山小时候,没少在嘎子河洗澡。

  张大山走了一天,也是累了,再加上有好多年没来嘎子河了,索性就过来看看,顺便洗个澡。

  哗啦啦……嘎子河河水流淌,和张大山小时候一样,河水清澈。

  天气炎热的很,再加上张大山走路过来,脸上都是汗水。

  他直接脱掉衣服,准备下河洗澡。

  忽然,张大山听到有水花声音传来,他朝前一步,透过嘎子河岸边树木间的缝隙,隐隐约约的看见在河里面,站着一个人影。

  “咦,居然还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到嘎子河洗澡。

  ”张大山心中暗暗想到,往前走了几步。

  走到嘎子河不远处,看到河里面的人影,张大山眼皮一跳,紧接着就是感觉到自己小腹,一阵发热起来。

  嘎子河里面,站着的是一个女人。

  张大山一眼就能认出来,是村里面的桂花姐。

  桂花姐二十五的时候,嫁到了村里,长得很漂亮,皮肤又白又嫩,身材也很好,也算是村里的村花。

  当时村里人都说,王大壮能把桂花姐娶回家,是祖上攒了八辈子的艳福。

  那时候张大山还在上高中,也正是青春期,热血躁动的时候,晚上睡不着,没少想着桂花姐。

  张大山没想到,几年没见,桂花姐的身材,保养的还是那么的好。

  那身上皮肤,就像是还没长成的苞米,张大山估计,一伸手都能掐出水来。

  不过后来传闻,桂花姐和丈夫王大壮结婚,没到两个月,王大壮就因病去世了。

  村子里对此事议论纷纷,都在传言,说是桂花姐克死了自己的丈夫,也因此,村里再也没有和桂花姐往来了。

  这些年,桂花姐基本上都是过着独居的生活,一直也没有再改嫁的意思。

  对于克死丈夫这种事情,张大山自然是完全不相信的。

  张大山又是看向河里,此时桂花姐正半河岸边的石头上,玉手捧起河水,浇在了自己玲珑有致的身体上。

  冰凉的河水滑过他的脖颈,向下流淌,滑过光洁的小腹,随后又落在河水中。

  一旁看着的张大山,死死盯着桂花姐的身体直吞口水,要是自己就是那河水就好了,在桂花姐的全身游走,那感觉肯定很舒服。

  而下一刻,张大山眼睛一瞪,直接惊呆了,感觉自己小腹的火焰,疯狂燃烧起来。

  只见这时候,桂花姐忽然左手,伸向了自己身上,双手不断的动作,她双目紧紧闭着,发出“嗯嗯”的压抑声响,一脸享受表情。

  同时,她另一只手,动作一番之后,便是慢慢伸向身下…….张大山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村里的村花、漂亮寡妇,居然自己一个人在嘎子河里面,做那事。

  随着桂花姐的动作,清澈水花也被溅起。

  桂花姐紧闭着双目,玲珑有致的身体在晃动。

  她的脸上,红晕泛起。

  “啊……”一声带着压抑了很长时间的满足声音,响了起来。

  一旁看着的张大山感觉小腹火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忽然,张大山觉得桂花姐和他的眼神,互相触碰在了一起。

  张大山有些尴尬,他现在的距离,和嘎子河还是很近的,刚才只顾着看,居然忘记躲起来了。

  “大山!”桂花姐声音传来,带着意外与吃惊,她没想到,自己一个人躲河边做那种事的时候,居然有人来了。

  “桂花姐……”张大山满脸尴尬的挠挠头,一时不会,不知道怎么开口。

  桂花姐好看的大眼睛,盯着张大山打量了一会,说道:“过来。

  ”张大山顶着头皮走过去,他已经做好了被桂花姐臭骂一顿的准备了。

  “我好看吗?”桂花姐忽然问道。

  “啥?”张大山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桂花姐没骂他就算了,居然问出这种话。

  桂花姐眉头一皱,显然对张大山发愣有些不满意。

  她整个人忽然从河水里面站起来,整个人完美的身材,在张大山面前,完全展露,看得张大山呼吸一阵急促。

  太好看了!此时的桂花姐,身上还挂着水珠,完全就是一个刚出浴的美人,夺人心魄。

  张大山恨不得把桂花姐扑到河岸上,好好的缠绵一番。

  桂花姐上岸,走到张大山旁边,忽然伸出手,拉起了张大山的胳膊,紧接着便把他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又是问道:“大山,我好看吗?”“好看!”张大山当即答道。

  桂花姐早年死了丈夫,自己一个人生活,显然是个寂寞难耐的美寡妇啊!对方如此主动,很显然,看上张大山了。

  “好看的话,就陪我洗洗澡吧!”桂花姐盈盈一笑,说着,一只手就伸过来,要抓张大山的衣服。

  张大山根本没穿多少衣服,没一会,就和桂花姐一样,坦诚相待。

  现在,两人衣服都已经脱了,张大山再也不像是刚才那么尴尬了。

  他一伸手,就把桂花姐的温软娇躯抱在怀里……桂花姐其实命也苦,刚嫁个丈夫,没到两个月,丈夫就病死了。

  大家都说桂花姐克夫,村里人自然不知道,但是桂花姐知道。

  她丈夫王大壮,自制力不行,把持不住。

  见到桂花姐美貌漂亮,一连几天半个月没出门,天天在家和她恩爱。

  每天这样子,半个月就脚(玉米地做爰全过程)步虚发,精力虚脱了。

  最后两个月都没撑到,直接是撒手归西,但是因此,桂花姐却落了一个克夫的名声。

  “他死了就算了,可苦了我啊,守了这么多年活寡!”享受着张大山的怀抱,桂花姐一边舔着嘴唇,一边心中暗暗想到。

  久违多年,张大山身上的男人气息,仿若把她什么压抑着的东西勾起来一样,让她心中极其难耐。

  “嗯哼……大山,快点……”忽然,张大山停下了手上动作。

  “大山,怎么了?”桂花姐睁开迷离双眼,好奇看着张大山。

  她现在正在兴头上,在这关键时候,张大山却忽然停下手上动作,让桂花姐有些不开心了。

  “桂花姐,你舒服了,我不舒服啊!”张大山咧嘴坏笑道。

  “让你抱,你还不舒服,那你还要怎样?”桂花姐白了张大山一眼。

  “你让我抱,舒服的是你,我这只是过了过手瘾,也就一会舒服。

  ”张大山满脸坏笑。

  “那你想怎样?”张大山指了指自己的身子,笑眯眯道:“桂花姐,我把你伺候舒服了,现在你是不是也该帮帮我了!”总不能一直让这寡妇舒服吧,张大山也要舒服一下。

  

“嗯!”提到刚才发生的事情,郭小美脸色绯红穿着衣服和裤子,点点头不敢说话。

  等郭小美穿好衣服之后,刘为民忍不住开口朝她问道:“你没事,干嘛跑到这里跳水自杀呢!要不是遇见我的话,你这条小命真没救了。

  ”刘为民也弄不清楚,郭小美没事为什么要跑到这来自杀,真是太意外了。

  “我也不想的。

  ”郭小美说到这,眼神里一片黯然。

  经过这次大难不死之后,她也彻底想开了,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亡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完成啊!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刘为民的时候,郭小美很想把心里的委屈都和刘为民坦白。

  或许是刘为民咱的慈眉善目,老实可靠。

  又或者是刚才两人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所以郭小美才这么容易朝刘为民敞开心扉吧!总之,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刘为民的位置。

  然后她就把自己的遭遇,一点一滴朝刘为民解释起来。

  原来自从那日回家之后,赵元彬的父母隔三差五就数落郭小美是一个不能下蛋的母鸡,整天只会浪费粮食。

  这让郭小美心里十分的委屈和伤心。

  本来生不了孩子不是她的问题,只不过她为了顾及丈夫的面子,什么委屈都往肚子咽。

  谁知道赵元彬的母亲得寸进尺,今天居然一言不合给了郭小美两巴掌。

  这下让郭小美心里压抑的委屈彻底爆发出来,只见她一时想不开就跑到了这南头山,然后躲在水潭边上偷偷哭泣。

  再然后发生的事情,不用她说,刘为民也全都知道了。

  听完郭小美的述说,刘为民这才发现她的右脸有一个淡淡的手掌印。

  “你一定很疼吧!”刘为民说完这话,右手不自觉摸着她的右脸,一脸关心道。

  “嗯!”摸着他伸来温暖的大手,还有眼里怜惜的目光,让郭小美心里一阵感动。

  一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就能如此关心人,而自己的老公却对她冰冷漠不关心,这些都已经彻底伤害了郭小美的心。

  “刘医生,谢谢你。

  ”郭小美一脸感动望着刘为民,然后扑在他怀里低声抽泣起来。

  “我真的很痛苦啊!”“没事,没事了。

  ”刘为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嘴里轻柔说道:“不管你遇见什么事都不要怕,一切有我。

  ”郭小美听见他这关心的话语,顿时心里的感动更加泛滥和增强了。

  而美人入怀的刘为民,闻着郭小美身上的香味,刘为民忍不住心动起来。

  扑入刘为民怀里的郭小美,察觉到有东西顶着之间小腹,顿时娇颜上满是羞涩的红晕,嘴里忍不住开口问道:“刘医生,你,你还想要啊!”“嘿嘿!刚才还不过瘾,我们再来一次!”看见郭小美脸色潮红的模样,刘为民心里一动,嘴里忍不住调笑起来道。

  看见刘为民此时的模样,还有刚才的疯狂,郭小美是彻底吓着了。

  她没有想到刘为民看上去年纪大,可是身体素质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弱,刚才都已经战斗了几次,现在有蠢蠢欲动了。

  “我告诉你一个保准生孩子的诀窍。

  ”刘为民在郭小美耳边吹着气,轻声说道。

  “什么诀窍?”生孩子可是郭小美心里最迫切的愿望,现在听见刘为民这么说,她忍不住心动开口问道。

  “那就是……”刘为民说到这,安双作怪的大手,顺着郭小美衣服深入其中,攀上她胸前鼓起的内衣里,然后一脸享受揉捏起来。

  “每次完事之后,你要抬着屁股,等种子留在体内半个小时,不出一个月,你一定能怀上孩子。

  ”“真的吗?”胸前受到刺激的郭小美,忍不住低声嘤咛一声,右手紧紧抓着刘为民的背,然后两个人又滚在稻草上。

  不一会,房子里又传来两人的喘息声,还有人影彼此起伏的画面。

  又一次激情过后,郭小美躺在刘为民的怀里,双腿夹紧,面上潮红闭着眼睛享受刚才的欢愉时刻。

  “小美,就让我借给你种子吧!”刘为民撩拨着郭小美胸前的雪白,嘴里突然开口说道。

  “嗯!”郭小美闭着眼睛,回答道。

  反正现在他们都已经这样了,郭小美也不想在找别人了。

  而且刘为民的给她的感觉十分美好,在没有谁比他更合适了。

  傍晚的时候,有温存了一会之后的刘为民和郭小美在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之后,一起下山去了。

  “刘叔,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呢!”正在做晚饭的林兰花看见刘为民一脸轻松模样,顿时眼里满是疑惑开口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林兰花总觉得今天的刘为民神情有些不太一样。

  而且在他从自己身边路过的时候,林兰花居然在他身上闻到了女人的味道,虽然这个味道很淡,可是鼻子灵敏的林兰花知道,刘为民一定是去找女人去了。

  “我今天去给我父亲拜祭了。

  ”面对林兰花疑惑的表情,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嘴里解释起来道。

  “对了,今天有病人来看病吗?”刘为民嘴里打着哈欠开口问道。

  今天消耗体力太严重了,就算刘为民的身体强悍,也有些扛不住了!“没有!”林兰花望着刘为民打着哈欠的模样,顿(幼儿益智故事)时一脸关心道:“只有几个来买了一些感冒药。

  ”“刘叔,你要是累的话,先去休息吧!”林兰花看到刘为民打着哈欠的模样,连忙一脸关心问道。

  “也行,一会你们做好饭菜给我留一点就行了,我想去睡一会。

  ”刘为民望着正在桌子上写作业的王桂,朝林兰花嘱咐几句之后,就会自己的诊疗室休息去了,在这诊疗室的旁边,刘为民有一张床上,平日他都是睡在诊疗室里。

  “嗯!”林兰花望着刘为民走进诊疗室,然后关上房门之后,面上的表情五味杂瓶。

  她对刘为民出去找女人的事情,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空落落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不见一样。

  “咦!不对啊!”林兰花心不在焉了半天,最后却反应过来,以她的立场不应该生气啊!虽然刘为民想要认王桂做干儿子,可这些话都只不过是顺嘴一说而已。

  再说了,她以什么立场生气呢!想到这,林兰花顿时面若潮红,她貌似想得太多了一些。

  “不行,我要给刘叔找一个媳妇了,要不然的话他出去和那些女人乱搞,惹出脏病那就不好了。

  ”林兰花紧握着手里的汤勺,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说道。

  其实林兰花根本不知道,她这是典型的吃醋心里,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把刘为民当成了自己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

  只是这时候她还没有彻底明白,心里的真实想法而已。

  或许是因为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战太过消耗体力,所以刘为民第二天日上三竿才从床上打着哈欠起来。

  等他醒过来洗漱之后,打开诊所的大门,然后坐在诊疗室,吃着林兰花给他留下的烧饼。

  然后望着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百无聊赖的发着呆,然后回味着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战细节。

  “老天果然对我不薄啊!”刘为民脑嘴里吃着烧饼,面上忍不住傻笑起来。

  “老刘,你大清早的坐在这里傻笑什么啊!”正当刘为民坐在办公桌后面傻笑不已的时候,他从小玩到大好兄弟,南头村的村长陈大孔带着一位年轻小女生走了进来。

  陈大孔从刘为民手里抢了一个烧饼之后,若无其事大口吃了起来,然后朝刘为民开口说道:“老刘,我有点小事,想请你帮一下忙。

  ”刘为民看见陈大孔一点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烧饼吃起来,这让刘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脸郁闷,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什么事?”听见这话的刘为民,面上一愣,然后望着他身后年轻女人,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位是……”“他是我侄女,陈怡。

  ”陈大孔三两下把手里的烧饼吃完之后,连忙朝刘为民介绍起来道。

  “今年刚从的医学院毕业,是一位实习医生,我想让她在你这里待上一年。

  ”“这怎么可能!”刘国听完陈大孔的介绍,面上一阵有些不解开口问道:“她既然是医生,不在大城市的医院实习,跑到我这乡镇给私人诊所干什么?”在刘为民看来,这陈怡来自己的诊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这时候,只见陈大孔一脸苦笑道:“她这不是摊上事了吗?”“什么事?”这下刘为民顿时来了兴趣,开口朝陈大孔问道。

  谁知提到这,陈大孔一脸苦笑道:“谁说不是呢!可这个丫头,在市医院实习的时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没有办法也只能让她来找你这躲避了。

  ”在刘为民怀疑的目光下,陈大孔只能把陈怡所做的事情详细给刘为民介绍起来道。

  原来陈怡今年从省医科大学毕业,然后去了市里医院实习。

  谁知道实习的时候,一位有钱人家的少爷对动手动脚的,然后陈怡气不过把这少爷给狠揍了一顿,然后让他不能让人道了。

  “噗!”刘为民听到这差点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这个丫头也太好太狠了吧!虽然刘为民没有亲眼看见这个场面,可是他的双腿却忍不住夹紧,下面感到一丝寒意,这对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给废了,那问题可严重了许多啊!”刘为民也没有想到陈冬的侄女居然这么厉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爷给弄成残废。

  人家传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残废了,人家还能饶了?果然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感叹,顿时忍不住一脸无奈苦笑道:“谁说不是呢!这丫头仗着练过几年跆拳道,出手没轻没重的,当时出事之后连忙离开市里,连家都没回就躲到我这来了。

  ”陈大孔说到这,一副诚恳的表情望着刘为民道:“就让她躲在你这,平日里给你打下手,工资不用给,吃饭问题和你们一起吃就行了。

  ”刘为民挺听到这话,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苦笑,自己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让林兰花过来,不过是打着歪主意,想把林兰花变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妇,收留这陈怡图什么呀!不过,刘为民一想起自己和陈大孔那可是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时候,是陈大孔给他父亲披麻戴孝,送终的,这个人情他必须还。

  再说了,那个富家少爷在有能耐,还能查到这穷乡僻壤不成。

  想到这里,刘为民的拍着胸口朝陈大孔开口保证道:“行,反正我这房间挺多的,让她留下来帮忙吧!我们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这敢情好啊!”陈大孔听见这话,顿时紧绷的面容上一松,连忙拍着刘为民的肩膀,直呼他够仗义。

  虽然来之前陈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刘为民会答应,可这种事情刘为民答应是人情,不答应是本份。

  毕竟陈怡的确是在外面惹了事,这才跑出来的。

  既然刘为民答应收留陈怡,陈大孔连忙让站在一旁的陈怡和刘为民见面,让他们互相认识一下。

  不得不说,这陈怡果然是一个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爷的垂涎,甚至对她动手动脚的。

  弯弯的细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兰花这种农村女人多了一丝灵动,还有自信之气。

  而且因为她练过几年武术的缘故,所以陈怡的眉宇之间还多了一丝英武之气,让人看过之后忍不住把她记在心里。

  “小怡,叫刘叔啊!”陈大孔看见陈怡过来之后一直站着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滞模样,让陈大孔忍不住着想要多剁脚,这丫头怎么不会看脸色啊!“刘叔,您好!”在陈大孔的压迫下,陈怡有些不情愿叫着刘为民。

  “嗯!”对陈怡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刘为民心里一脸不以为意,人家毕竟是城里人,而且还是省医科大学的毕业生,现在却要躲在这乡下诊所里,给他这个土医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满腹牢骚。

  身份不对等,陈怡对自己有意见,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毕他不会和陈怡一般见识的。

  “既然我答应了你叔叔,让你留在这,就一定会照顾你的。

  ”刘为民说到这,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既然你也是医生,一会有人来看病,你就负责给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兰花回来之后,再给你安排。

  ”刘为民说完这话之后,起身把陈大孔送到了诊所外边。

  “老刘,请你见谅,小怡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宠坏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诊所之后,陈大孔一脸歉意朝刘为民叹息道。

  听见他的话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没事,我们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也是!”陈大孔听到这也觉得是这个道理,毕竟他们都一把年纪了,又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陈大孔说到这,突然一副意味深长望着刘为民,嘴里忍不住调笑起来朝他道:“老刘,你小子是不是对林兰花有什么想法呢!”“这,这怎么可能!”刘为民陈大孔这么突然一问,顿时神情有些慌张,嘴里连忙解释起来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种人吗?”“你这家伙跟我,你还玩什么心眼啊!”陈大孔看到刘为民打死不承认的表情,顿时嘴里忍不住笑着开口鄙视道:“就算你们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刘为民真的和林兰花在一起的话,陈大孔也是乐见其成,毕竟他们两个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过日子也无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听见什么闲话?”刘为民对于陈大孔这么问,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紧张,开口询问道。

  在乡下地方,有时候流言真的会害死人。

  对于这些流言,刘为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林兰花一个女人,又带着一个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话,以后她还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这么照顾林兰花,还出钱送她儿子读书,就是一个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对林兰花有意思了。

  ”陈大孔拍着刘为民的肩膀鼓励道:“既然你看喜欢人家,就出手要快,这样村里人就不会说什么闲话了。

  ”其实这几年因为电视,还有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的缘故乡民们的想法也开明了许多。

  “这,这个以后再说吧!”因为他和陈大孔都是几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瞒着陈大孔,然后点头道:“你侄女在我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委屈的。

  ”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话,面上十分满意道:“有你在我当然放心了,那丫头就是这种臭脾气,你多多见谅一下。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陈大孔就离开了刘为民诊所。

  离开之前,刘为民询问了一下修路的情况,结果陈大孔却是苦笑不已告诉刘为民,修路的事情又凉了。

  对于一点,刘为民也有些无可奈何,毕罗汉看到这里竟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去管这些多余的事情。

  刘为民回到诊所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乡民前来看病,而陈大孔的侄女陈怡正在刘为民的位子上给病人看病。

  刘为民看到这并不说话,站在旁边望着陈怡给病人看病。

  不得不说,陈怡的确是不愧是省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只见她坐在刘为民的座位上熟练的给病人看病,然后写下看病记录。

  “你这是吃错东西,肠子发炎而已,我给你挂几瓶药水就好了。

  ”陈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开口道。

  这个乡民捂着肚子一脸痛苦,朝陈怡道:“医生,赶快给我输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陈怡听见这话,赶紧起身给这病人配起药水来,结果却被刘为民拦住。

  “刘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陈怡虽然嘴里说得客气,可是语气里对刘为民却没有半点尊敬。

  “他不止肠炎犯了,而且肝脏也有问题,给他加一点治疗肝病的药!”刘为民仔细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之后,朝陈怡开口说道。

  “肝病?”陈怡听见这话面上一愣,眼里满是疑惑望着刘为民道:“刘叔,你没有看错吧!他明明是肠炎,怎么会有肝病呢!”看见她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刘为民轻轻翻开乡的眼睛,指着眼底深处想淡淡的黄色素,道:“你自己来看吧!”陈怡听见他的话,一脸疑惑上前望着乡民眼底黄色的细肉,在听从刘为民的方法,轻轻敲着患者肝脏的位置。

  结病人疼痛感更加强烈,甚至满头冷汗,脸色惨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仅如此,这个乡民被陈怡用手轻轻一按之后,整个人疼痛增强,生不如死。

  听完刘为民的解释之后,陈怡的眼里看向刘为民的时候,再没有什么藐视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给乡民配好药水输液之后,陈怡来到刘为民面前开口问道:“刘叔,你怎么知道那个病人的肝脏有问题?”这时候陈怡实在是没想到刘为民,光凭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这技术也太牛逼了吧!面对她的疑惑,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陈怡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不敢再瞧不起刘为民了。

  他和乡下那些坑蒙拐骗的庸医不一样,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陈怡服气的眼神之后,刘为民心里一脸满意的模样开口朝她道:“刚才那个病人因为长期喝酒抽烟的问题,再加上经常熬夜,身体里的毒素不断累计在肝脏,从而引发肠炎。

  ”刘为民说的着,然后从旁边的药房里抓出几副中药包好,然后递给陈怡开口说道:“一会那病人输完液之后,让病人拿回去熬药喝,这些药对肝病有很强的疗效。

  ”“中药?”陈怡听见这话,在看桌上刘为民包好的中药,面上一副讶异的表情道:“不是说中药都是骗子吗?”在她学习的医疗知识里,中医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骗子而已,一点都不靠谱。

  

秦月荷抬起头来,一双美目扫了眼只穿了一条小裤的王松,眸子里泛出了一丝古怪之色:“她们回家去了啊,你咋穿这么点就出来了,别着凉了,你待会儿不是还要去干活的嘛。

  ”听见这话,王松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回了房去换衣服,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要是不赶紧点,可就要迟到了。

  屋外响起了嫂子的声音:“早饭给你弄好了,穿好衣服就出来吃吧。

  ”王松穿好衣服,正准备出去,经过桌上的时候,忽然看见那桌子上那一张折起来的小小纸片,他眼睛一瞪,骤然一拍脑门!你爷爷的,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王松忽然一拍脑门,眼睛也是一下子瞪大了起来!你爷爷的,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那张纸片是乔玉儿给自己的,乔玉儿是村外那所药铺林医生乔城的孙女儿,王松干活的地方就在那所药铺,乔城药铺。

  因为王松大哥和父亲走的早,当初扶贫分自理地的时候,王松又没满十八岁,他家连块种菜的地都没,王松自然也不能像别家靠装庄稼过活,只能去村外药铺打工。

  还好当初王松上过高中,那药铺林医生就是见王松有点文化,会算数,就让他在药铺里当个算账收钱的员工,一个月六百块钱,除去生活费,倒是让王松自己还能留个一两百,攒着以后娶媳妇儿……昨天因为秦梅结婚,王松专程跟林医生请了假回来,那乔玉儿见王松请假回去,便也顺带着拜托他帮着干一件事儿。

  可是昨天事情太多,王松早就把乔玉儿交代的事儿忘得干干净净,直到此刻方才想了起来。

  他拿起桌子上的纸,往兜里一揣,也不吃早饭,飞快朝着门外跑去。

  嫂子见王松不吃早饭,也是不由皱眉喊道:“小松,你咋不吃饭呢?”王松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心里只想着答应乔玉儿的事儿,说了句:“要迟到了。

  ”就飞奔出了家门……秦月荷看着那渐渐跑远的王松,心里轻啐一口,这小子,咋忙得早饭都不吃了呢?不过随即,她又是想起刚刚看见的王松那地儿,心头不由暗暗一热……这小子,倒是长大了呢……成华村的后面是一座山,山间有条河,名字叫三沟河,成华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此刻,王松就正朝着那条三沟河边跑去。

  他一边跑,一边将兜里那张纸片给摸了出来,细细扫了眼纸片上画出来的一种草药画像,心头暗暗想到,他娘的,昨天早上就该来找草药的,这么大条三沟河,要是一时半会找不见可咋办,而且待会儿要是去迟到了,以乔城那老家伙的秉性,多半又要扣老子的工资了!心下着急,跑的就更快了一些,到了三沟河边,他低着身子来,在河边的青草从中飞快找寻了起来,乔玉儿画的这种草药长得很奇特,要是真的有的话,一眼就能找得到,她还特别交代过,这种草一般都长在河边的。

  就是(幼儿益智故事)这个!找了好半晌,王松一抬头,终于是见到那河边上的一个土堆上正长着一丛和纸上画的一模一样的草!他心下一喜,连忙爬上土堆,将那一丛草统统扯了下来,也不管这草上还沾着泥土,就往兜里揣了去。

  他娘的,这下可算能和乔玉儿交代了,不过看看太阳都已经快升上了中空,这怕是都已经中午八九点了,乔城那老家伙还不定咋骂自己呢……他转身正打算离开去乔城药铺,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古怪的声音……转过头看看,只见土堆下面不远处的河沟边上,此刻正有个女人在洗衣服……王松眉头一挑,看清楚了那背影,原来是刘某他媳妇儿宋芳芳,可是听那声音,却着实有些古怪,就和昨天在后院听到的林柔的叫声一样,分明就是女人干那事儿时候的声音,可是这张芳芳不是在洗衣服么,咋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呢?王松心下古怪,蹲在土堆上面,就低头细细朝着那宋芳芳看去。

  王松低头细细看了去……这一看,却几乎让他惊掉了大牙,你爷爷的,这婆娘……这婆娘哪儿是在洗衣服,她面前确实放了一堆衣服,手里也拿着那搓衣服的棍子,可是……她手里的那棍子可压根儿就没砸在衣服上,反而是被这女人拿着往下面那地儿塞了去……王松瞪大了眼睛,几乎合不拢嘴来,那搓衣棍还能有这作用?他心头惊讶,再看那宋芳芳却是一脸享受的模样,手上不住地动作着,诱人的眼睛半开半阖,就像是下头正有个男人在倒腾她一样……王松吞了口唾沫,心下又是不觉好笑,他娘的,这骚婆娘,难不成是他家刘某那玩意儿不好使吗?还非得用这搓衣棍来倒腾……想想当初刘某总是在自己面前吹嘘他跟他老婆咋样咋样,啥一倒腾就是一大半晚上之类的,以前还让身为单身汉的王松羡慕得不得了呢。

  可是现在看看,只怕那刘某是在胡吹八蛋!王松暗暗好笑,又想逗一逗这宋芳芳,便一下子站起身来,大声喝道:“嘿!宋芳芳,你在干啥呢!”这一声吼,可把那宋芳芳给吓了一大跳,她手上的动作连忙停了下来,伸手就想要把那搓衣棍给扯出来,可谁知道这一着急,居然嵌在里头出不来了……她心头是又急又气又羞,连忙拿起一件湿漉漉的衣服就挡在了那地儿,抬头一看,见到土堆上站着的人居然是王松,她也是不由咬了咬牙,可是做这种事儿被人逮到了,终归是有些心虚,连忙低下头来又狠狠扯了一下子那搓衣棍……可谁知道,这一次扯的力气大了一点,搓衣棍虽然给扯了出来,可是那地儿却居然给弄的流血了出来……这一次,可彻底把宋芳芳给吓住了,这……这可咋办啊,感觉着那地方传来一阵阵疼痛的感觉,宋芳芳心头一急,几乎都流出了眼泪来……王松本来还在土堆上暗笑宋芳芳被自己逮了个正着,低头再看,却见到那宋芳芳的脸色有些古怪,一只手还捂着那地儿,那身子却低下去,轻轻发颤了起来。

  他眉头微皱,咋了?出了啥事儿么?他又是扯开嗓子喊了声:“喂,宋芳芳,你在干啥呢,咋不说话呢?”那宋芳芳咬紧了牙齿,一下子抬起头来,瞪着王松有气无力地喝道:“王松……你,你干的好事儿,我……我那里流血了!”那里流血了?王松一愣,随即心下也是害怕了起来,刚刚宋芳芳可是被自己给吓住的,她要是出了啥事儿,自己哪里能逃的了干系,更何况……那地方要是出了啥毛病,别说是宋芳芳,刘某和她们一家人怕是也不会放过自己的!一想到这些,王松连忙赶了过去,只见宋芳芳咬着牙齿,脸色苍白地坐倒在地上,那根搓衣棍还摆在旁边,棍子上面也有着丝丝血迹,看上去极为骇人……王松蹲下了身子来,扫了眼宋芳芳肚皮上盖着的那块湿漉漉的衣服,吞了口唾沫颤声问道:“你……你这……咋,咋整的,我,我看看……”说着,他就把那块湿漉漉的衣服给掀了开来……说着,王松便伸出手,缓缓将宋芳芳那地儿的衣服给掀了起来……还不等他细看,那宋芳芳却一下子伸手把那地儿给捂住了,诱人的脸上泛红,眉宇之间满是羞恼之色:“你干啥!”虽然宋芳芳的手掌挡住了些许诱人景致,但是却依旧被王松看见了一些东西,他心下暗暗发热,你爷爷的,说起来这还是老子第一次见到女人那呢……被宋芳芳手掌挡住了之后,若隐若现,却更加引得王松心下好奇。

  他蹲下身子来,脸上装作一副严肃的模样:“芳芳,你不知道我在啥地方干活么?你这儿流血了,我得帮你看看,不然出了啥事儿可咋整。

  ”听到王松这话,那宋芳芳也是吓了一跳,只感觉那地儿隐隐作痛,再看看旁边那根搓衣棍,棍子上也有丝丝血迹,宋芳芳心里也是渐渐着急了起来,这要是真弄出了毛病,回去可咋跟刘某和家里人交代啊……要是别处倒还好,这地方……还不定刘某他们咋想呢。

  心里这么一寻思,宋芳芳也是抬头试探性地看了王松一眼道:“王松,你……你不是在药铺里算账吗,你……你还懂治病不成?”王松一撇嘴:“咋就不会了?老子要是不会治病,乔城那老倔脾气愿意收我干活?你快把手拿开,让我给你看看,迟了出啥事儿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听王松说的真诚,宋芳芳的心头也是不由相信了几分,毕竟人王松是在两村之间唯一的一个药铺里干活,只怕他还真会一点医术呢……可是……这,这也太羞人了吧,让王松看自己的那地方……宋芳芳的牙齿轻轻咬着红润的嘴唇,眼眸之间满是害羞犹豫之色,偷偷盯了眼那王松,只见他蹲着身子,一颗脑袋几乎都要凑到自己肚皮上去了,那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那地儿呢,眼神之中还带着几分古怪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宋芳芳一瞪眼:“你凑这么近干啥呢!”她心头此刻更是恨得牙痒痒,这王松不会是故意吓唬自己,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吧!王松也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站正了身子严肃道:“那啥……你这地方不是流血了吧,我看看是不是真出了毛病。

  ”听到这话,宋芳芳的秀眉又是渐渐皱了起来:“那……那你看出来是咋回事儿了没?”王松撇了撇嘴:“你手都挡完了我咋看,就是林医生来了,你这么挡着他也看不出啥吧。

  ”宋芳芳无奈,只得点头:“那你……你只能帮我看病,不准动……动别的心思!”她嘴上说着,却感到一阵发热,刚刚她自己就在用搓衣棍捣鼓那事儿呢,心里本就想着要是能有个男人,真的倒腾一下自己才舒坦。

  此刻王松就在这儿,要是自己没事儿的话,还真想让王松捣鼓捣鼓。

  不过这种话宋芳芳可不好意思说出口,虽说自家男人那玩意儿不行,但是和别的男人……这要是传了出去,那可就……宋芳芳心头一阵犹豫,也不知道应该给王松看,还是不给他看……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123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348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777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311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468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674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606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5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