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rachel b joyce,新手必看

  书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 他舔着她肿胀的花蒂 一把扯开她的肚兜吸允  子荷行体得礼,对外一直称她为表妹,也未曾同其他女子来往,说他没有男女之念恐怕不真实,不懂范范的心思恐怕也不真实,只不过他现在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事业上。

  他在开出租车之余和一朋友共同投资个美容美发店。

  几个月维持后仍人稀冷落,在同事的怂恿下从事了色情服务,不久被查封,范范看着烟酒不沾的他从此嗜烟酒如命,心针炙地痛着,她用积攒的钱拉着他到外地旅游散心,在她的百般努力下,子荷的心情才有所好转。

  这时他才发现范范长大了,成熟了,会体贴人了,初来乍到的怯羞早已荡然无存,言谈举止早和这个城市水乳交融,更重要的是范范体态柔媚,在当地气候的滋润下肤色细嫩白皙。

  他忽然发现面前这个全心全意为他的女孩其实非常适合他,而他这几年一直忽视她,有意疏离她,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心里早已对她存有多重惯性的依恋,只是相信自己有一天会飞黄腾达怕她成了障碍的自私心理不承认罢了。

  如果再等几年缘分还在,他愿意娶她实实在在地过日子。

    三年后,25岁的子荷承包个小饭店,终因经营不善坚持不久后关闭,所有的积蓄折腾个净光,他不能不反省自己的能力,仅有一腔热情和冒险的干劲是成不了事业的。

  就是这时他认识了刚从国外回来的阔家小姐巧巧。

  她小时候有过一次小小的车祸,对开车有莫名的恐惧症,一次意外租车相识。

  她对这个老气寡语的男子颇有好感,后来把他骋为专用司机。

     范范发现子荷成了巧巧的专用司机后特别注重衣饰装束了,有时还问她女孩喜欢的东西,除此烟瘾更大了,更爱沉思了。

  兰兰隐隐地感到他这艘帆船在大海中失去了航线,而她这片专为她人工建设的岸不知何时才会靠近。

  她常常不知觉地陷入哀戚中,她的爱被他丢弃在窗台上任风吹雨打而无动于衷。

    这天是范范的生日,没有期待,还是有所期待。

  下了班准备几个菜想同子荷吃顿贴心的饭。

  巧巧不是交际应酬就是吃喝玩乐,不到午夜子荷是不会回来的,范范把菜张罗停当进屋换衣服,她今晚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态和子荷在一起。

  外面的彩灯已显出倦怠,但范范丝毫没有累意和睡意。

  子荷困吗?饿吗?范范惦念着,突然房门有开启的声音,子荷回来了!这么早是为她过生日吗?可见他心里还是记挂她的。

  惊喜的她迅速穿上衣服欲打开房门,但伸出的手僵硬那儿。

    “一桌子的菜,谁准备的?”女的声音传过来。

    “你要来,我特意让妹妹准备的,尝尝合口味否?”  “你妹呢?”   “大概在屋里睡了,凌晨4点了,不要惊醒她了,明早还要上班。

  ”  “你与那些阔家子弟完全不同。

  内敛、沉稳、朴质、处处为别人着想,和你在一起有种安稳感,你要是文化程度再高些,出身再好些多好。

  我有时就喜欢和你在一起。

  ”  “你就像我的女神,我这么多年等的就是你,你的任性,你的洋味……”  夜的冷(益智故事)气透过窗户包围来,范范用双手环紧自己,听着外面亲昵的响动咬紧嘴唇任泪滚滚而下。

  一个火星,一个木星,怎能交融?他们在开玩笑玩游戏吗?巧巧新潮高贵有才艺,唯一的缺点是爱戏弄男人,她怎么会真爱上子荷?而子荷呢?他怎能这样肆意践踏她范范的真情?范范的心玻璃在重击下支离破粹后刺进五脏六腑。

     巧巧被父亲指派到另一城市接管公司的业务,子荷随她去了。

  范范呆坐在租屋里,感受着一室的清寂和子荷的气息欲哭无泪。

  他有他的航向,她明白作为一个男人想争取一番事业的不易。

  她不怪他。

  她27岁了,无论如何成了剩女,农村的标准已有嫁不出去的迹象。

  她爱子荷整整10年,苦苦的,涩涩的,极卑微的,而又无怨无悔地执著着不愿放下。

  子荷28岁了,在农村也成了剩男,如果上天有眼,就让剩女嫁剩男。

  她不相信巧巧会和他有什么结果,他唯一的收获是体面几天,期盼事业上的奇迹出现。

  这点子荷想不到吗?他只是不死心,想抓住哪怕一点希望来改变命运。

  从农村来的男女又有几人不想改变命运呢?除了她。

  十年都悲凉地等了,再多几年又如何?最坏的结果是陪父母孤独终老。

    兰兰猜测得不错,七个月后的一天,她下班回到租屋,子荷正垂头丧气地吸着闷烟,看见范范,扑通跪在她脚下,搂着她的双腿低泣。

  范范的心在他的悔痛中旋转着,泪也缓缓而下。

    “我一直在等你,我们来自农村,终归农村,想挤身这个不属于我们的城市是要多种因素综合的。

  既然命运作弄,还是以及农村的生活水准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吧。

  ”  “范范,对不起,我只想有一席之地让生活更好些,可我真是一事无成,我对巧巧根本不报希望,我知道她在男女关系上的任意,只想让她助我一臂之力,她也给我了实际的机会,可能力有限,工作屡屡出错,她一怒抄了我鱿鱼。

  ”  子荷回到了初来的生活节奏上,他在老家盖了新房,不久便和兰兰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他回报亲人的不再是好高骛远,而是现有的一切。

  通过舅舅找到母亲,原来母亲一直在小饭店洗碗,他不顾父亲的反对把母亲接回,一家人过着清清淡淡的日子。

  他们身边的农村早已悄然改天换地着,相信他们的生活在惯常中有不惯常的奇迹发生。

  

林凡才发觉自己的错误,妈的,都被网上的段子带歪了。

  清了清嗓子,“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张强可笑不出来,继续装傻,“林凡,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打人的时候,你可坚决的很不是?”“谁打人了?你别血口喷人!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打人?”张强矢口否认,没有证据,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林凡算一个证据,可是只能算人证,没有物证,一样抓不了他,反正现场也没有监控。

  他以为众人会慌张,会愤怒,可是却出奇地安静,所有人都看着他,像看一个小丑一样,看着他表演。

  他敏锐地察觉到情况不对,可是他也没有办法。

  只能静观其变。

  李香兰冷笑一声,“你想要证据是吧?”随后朝着鲍伟点点头,鲍伟大手一挥,“带上来!”人群后三个人被押了上来。

  二狗,陈六,还有吕牛。

  看到这三人,张强脸一阵青一阵白,没有主动说话。

  “张强,很惊讶吧?”林凡把张强的表情尽收眼底,也不叫村长了,该摊牌了。

  张强转了转眼珠子,惊讶地说道,“林凡!是他们打了你是不是?”这拙劣的表演,让吕牛三人都看不下去了。

  “村长,我们已经供了…”张强心中大骇,但还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供什么?你供了关我什么事?!”“张强,都这时候了,还要狡辩吗?”李香兰看着张强近乎癫狂的样子摇头。

  “那只是他们的一面之词!他们想陷害我,对!二狗,你是不是怨我没有给你发补助金!肯定是你!”张强冲过去抓住二狗的衣领,眼睛变得血红。

  黄二狗可怜地摇摇头,他是已经招了,甚至没让李香兰他们费多少劲,他早就不想给张强干活了,要不是他手里捏着那点补贴,他早就打爆他的头了。

  猛地甩开张强,不再说话。

  林凡看着发狂的张强摇摇头,“张强,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好,要证据是吧,拿上来!”林凡大吼一声,差点没把张强吓到在地。

  后面有人呈上来一根木棒子,上头还有着血迹。

  丢在张强的身前,“认得它吗?”张强当然记得,这是当时他气不过,从吕牛手中拿过的棒子就是这根!其实,吕牛已经藏的非常深了,挖了个坑给它埋着,再精心伪装,没想到(玉米地做爰全过程)被林凡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要是知道林凡能够透视,估计说什么也不会听张强的了!脸色变得煞白,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张强。

  ”林凡愤怒地说道。

  他憋了很久了,虽然以前和张强有矛盾,但是那些事情并不大,这次的事,林凡想过张强会报复他,却没想到他居然下手这么狠,要不是李香兰及时给他送到城里的医院,他已经去见阎王爷了!张强看都不敢看林凡。

  林凡一恼,一脚蹦在他的头上!李香兰连忙拉住他,张强已经认罪了,蹲号子是少不了他的了。

  再找人“照顾”他一下,让他这辈子都翻不了身!给鲍伟使了个眼神,鲍伟心神领会,叫人把张强还有几个同伙押走。

  林凡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事情总算是完结了,虽然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索性身体没有留下后遗症,就还可以接受。

  想到以后将没人再阻拦村里的修路的工程,林凡心情也不禁好了一些。

  张强在村子里的名声着实不好,张强倒了,大部分村民还是非常开心的,他们已经忍受他的剥削好一段时间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部分村民还是不开心的。

  他们都是和张强有着利益上的沟通,张强倒了,意味着他们的利益也随之没了。

  按理说,张强被抓,李香兰应该开心才对,可是,林凡注意到,自那之后,李香兰的情绪就一直非常低迷,这低迷已经不是因为自己做的荒唐事了。

  经常独自一人坐在山头上看着日落,林凡也不多问,也没有办法多问,既然决定不再和李香兰有纠葛,有些事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然而,尽管林凡不想知道,偶然的机会,还是让他知道了。

  藏在最心底的对李香兰的那份心疼,又慢慢萌芽了。

  事情算是解决了,终于拔掉了张强这颗毒瘤。

  可是李香兰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这次呼叫李阳付出了她非常大的代价,但是,她没有丝毫犹豫,先不说与林凡的各种纠葛,光一条人命,也值得她这么做。

  在医院的时候,李香兰就已经和父亲达成了新的协议。

  “喂,爸…”“兰兰,你可想清楚了,我不会无条件帮你的,别说爸爸不爱你。

  为了你,我才真的是焦头烂额。

  ”李阳沉声说道。

  “嗯,我知道了。

  ”那时的李香兰才不会想这么多,一心一意想救林凡的命,还有想把张强绳之以法的心。

  李阳沉默了一下,“兰兰,能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上心?”“一个普通的村民而已。

  ”李香兰淡淡地说道。

  “普通的?”李阳明显不相信,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女儿,如此大动干戈,肯定是对她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嗯,淳朴的农村小伙,为了帮我才受了重伤的。

  ”这倒是事实。

  “好吧,那先这样吧。

  再联系。

  ”李香兰叹了口气,心里五味杂陈,不过并不后悔。

  所以一连几天,她才无精打采的,她一直在想父亲会提出什么条件,她最害怕的就是时间,她在村子里的期限。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晚饭过后,李香兰终于还是接到了父亲噩梦一般的电话。

  “喂。

  ”“兰兰,我就不绕弯子了,我想你在灵水村的时间缩短到半年。

  ”李阳在电话那头说道。

  “半年!?”李香兰惊呼出声,半年时间,这代价也太大了。

  本来就非常难完成任务,结果这直接缩短了半年,剩下的时间连游山玩水都不够,还共同富裕,共同喝西北风吧。

  随后压低音量,“爸,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分吧,这一次也花了我不少的精力呢。

  ”李阳淡淡地道,“另外,老江那边最近再催了,你也抓紧抓紧时间。

  ”闻言,李香兰黑了脸,老江,就是江帆家,政治联姻的对象,没想到他们这么早就开始施压了。

  “爸,你真的愿意牺牲我的终身幸福吗?”李香兰颤声说道。

  “什么叫牺牲?江帆那孩子我看着长大的,长得帅,人品好,家里条件又好,怎么就牺牲了,你和他在一起肯定会幸福的!”这话李香兰已经听了几百遍了,带着愤怒的语气开口,“你看我姐她快乐吗?”“胡闹!那是她自己的问题!”“是!什么问题都是她的!你和我妈从来没有问题!”李香兰近乎吼了出来。

  也不等李阳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双眼无神地看着天上的月亮。

  李香兰没有注意到,在转角处,林凡正披着毛巾,拿着牙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夜晚,林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李香兰的说的话一字不落地落进的耳朵,在耳边回响。

  “牺牲幸福”吗…林凡眨了眨眼睛,看来李香兰这次为了自己出头付出了他难以想象的代价了。

  可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要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林凡决定找她谈一谈!不能让她把一切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她天真烂漫的笑容和乐观向上的精神,林凡又感到一阵的心痛。

  并且,这种事,只能快不能慢,慢了,就晚了“我们需要谈谈。

  ”眼看李香兰就要出门,林凡拦在了她。

  李香兰身体顿了一下,“谈什么?”林凡抿嘴,“谈,该谈的事情。

  ”李香兰轻轻地叹了口气,点点了头。

  “所以,那么,你家里到底什么情况。

  ”林凡开口了。

  李香兰看着林凡的眼睛,藏不住的震惊,“你,都听到了?”林凡点头,“对不起,不小心的。

  ”“没事,怪丢人的而已。

  ”林凡不说话,等着李香兰继续说。

  “家里逼我和市长的儿子结婚,我只是一个政治婚姻的牺牲品罢了。

  ”李香兰自嘲地说着,“我不想成为我姐姐那样,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毫无幸福可言。

  ”林凡凛然,看来李香兰这么抗拒的原因和她姐姐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我和我父母定了赌约,我主动来到灵水村,一年之内,把灵水村的经济带起来,人均GDP达到一万一年就够了。

  ”听到这里,林凡摇摇头,李香兰的父母聪明的很,以灵水村的情况来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可能的事!答应她,只是为了让李香兰心甘情愿地做一个牺牲品罢了。

  “然后呢?因为我的事,让你父亲缩短了时间是吗?半年。

  ”后面的事林凡大概已经可以猜得到了。

  李香兰点点头,没有再说话,这几天下来,她被这些事情搞得头皮发麻,吃不好睡不好,脸色都苍白了不少。

  沉默了一阵子,两人忽然同时说话。

  “对不起。

  ”“谢谢你。

  ”“对不起”是林凡说的,“谢谢你”是李香兰说的。

  “呃…”两人同时一愣。

  “你先说”“你先说”“…”愣了半天,还是林凡先说了。

  “对不起啊…”李香兰看着林凡有些害羞的样子,内心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一般。

  “你对不起我,什么啊?”“当然是让你的计划,你的时间,都缩短了。

  ”林凡不好意思地说道。

  “嗯,你是应该对不起我。

  ”李香兰一脸严肃地说道。

  “呃…那你谢我什么?”“啊,我谢谢你为了修路,做这么多事…”李香兰的声音越说越小。

  林凡笑了,假装严肃,“嗯,那你是该谢谢我了。

  ”两人同时对视了一下,都笑了。

  “好了,那我们算扯平咯。

  ”林凡高兴地说道。

  “才没这么容易呢,我是女生,你要多补偿我。

  ”林凡不懂,“那你想怎么补偿。

  ”李香兰突然用认真和微微祈求的目光看向林凡,“你得帮我修完路才行!”“当然!你不说,我也会做的!”“你说的!不反悔。

  ”“不反悔!”李香兰的内心又开始活跃起来了,她找到了一开始和林凡相处的感觉。

  可是,下一刻,她又想到了和林凡决裂的事情。

  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口,“你,和张玲…”对于感情问题,林凡已经看开了,躲躲藏藏不如大方承认,“是,张姨是我的女人。

  还有王欣,也和我有了关系,我会负责到底的。

  ”李香兰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真是奇了怪了?孔原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拿起电话又拨通了魏大鹏的手机:“你确定林总没去过医院?”  “老板,县医院的大小科室我都问过了,林总没去过”魏大鹏信誓旦旦的说到。

    “那其他地方呢!”孔原不甘心的问到“你不是说她今天早上才走的吗?那她肯定在县城里治疗过了,说不定是去小门诊治疗的呢!”  “有点规模的小门诊我也查过了,没有这个名字。

  ”魏大鹏的话让孔原的心凉了半截。

    “行了,我知道了”气呼呼的挂上电话,孔原一阵郁闷,好不容易整来这么一个机会,却是没有把握住。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开始输液了,你要时常看一下。

  ”护士看一眼蹲在病房门口的李文龙。

    “哦,好好好。

  ”李文龙赶紧应下来。

    敲敲门,待到林雪梅允许之后走进病房:“林总,您吃点水果什么的吗?我去给您买点。

  ”  “吃什么水果,你忘记了我是怎么进来的?”林雪梅没好气的说到。

    “是是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确实够自己喝一壶的。

    “那需要我做点什么?”李文龙小心翼翼的看着林雪梅那张冰冷的脸。

    “不敢劳你的大驾”林雪梅的话里还是带着火药味,没有小裤裤穿已经不能让她容忍了。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李文龙听出了林雪梅话里更深层次的东西:“那我出去给您买几本书解解闷吧!”  在叔叔的口中已经得知这位女副总是绝对的女中豪杰,业务这一块,貌似还没有能难倒她的地方,想来,那绝对是学习型人才。

    业务终于对口了,因为,李文龙见到林雪梅正急匆匆的从包里拿出了纸和笔:“去给我买这几本书回来。

  ”  刷刷刷在纸上画了一番,林雪梅表情严肃的把手中的纸递到李文龙面前。

    乖乖,看来自己还真是猜对了,这林雪梅还真不是常人,人家谁在这样的场合不喜欢看基本小说之类的书籍,但是这林雪梅却偏偏是个例外,单单是上面这几本书的名字吧!  《经理的职能》《工业管理和一般管理》《高效能人士的第八个习惯》。

    这哪里适合这个时候看,按照李文龙的想法,怎么也得是故事会之类的。

    “那我出去买去了,你自己看着点,别睡着了。

  ”习惯性的,李文龙嘱咐了一句,听在林雪梅耳朵里,却有些别样的感觉。

    “哎,等等”就在李文龙将要关门的时候,林雪梅又把他叫住了。

    “干啥?”李文龙停下将要走出去的脚步。

    “给你钱”林雪梅拿过手包,掏出她那玲珑小巧的红色钱包“再帮我卖点零食回来,像可比克什么的。

  ”  “呃。

  ”李文龙一阵石化,可比克,貌似是小孩子吃的东西。

    许是看出了李文龙的疑问,林雪梅脸上飞过一片红晕:“拿着,快去”  这句话,却是说的一点底气也没有。

    “哦”借过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李文龙小声嘟囔道:“也不说提一提这住院费的事,真当是我是大款了,要不是手头还有点小钱,怕是要露宿街头了。

  ”  “你说啥?”林雪梅疑惑的看了看李文龙“谁让你露宿街头的?我不是说了让你找家宾馆住下吗?”  “啊?没事没事,我想别的事呢!”李文龙暗暗叫苦:你怎么不把最关键的听进耳朵里呢?  摸了摸自己瘪瘪的口袋,李文龙打听了一下路向新华书店走去。

    “哼,臭小子,我就是要教训你一下,连我的那地方你都看过了,不收拾你一下难消我心头之恨。

  ”看着关上的房门,林雪梅咬牙切齿的说到:一会吃饭我还就拣最贵的要,我倒要看看你的荷包还能支撑多久。

    说完这话,林雪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这个时候的她,哪里还有单位副总的样子,完全就是小女人。

    可怜我们的李文龙同志,还在为五毛钱的零头在跟售货员打着嘴仗:“就五毛钱,五毛钱你都不让?”  “我们这里的书都是按原价卖的,买就买,不买就散”售货员哪里有一丝好脾气,李文龙甚至怀疑她的更年期是不是提前来了。

    “我就这些钱了,你说怎么着吧?”李文龙把毛钱都掏出来了,却还是差五毛。

    “能怎么着,不买呗!”售货员斜眼看了李文龙一看,心道: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把大钱单独放起来,然后拿着这一摞零钱在这里说事。

    所以,她是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那先不买了。

  ”李文龙低头开始捡拾自己放到吧台上的那一堆零钱。

    “你真的只剩下这么多了?”售货员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李文龙,大多数客人,会在她的一再坚持之下再从其他的口袋里拿(名人哲理故事)出一百元的钞票来,这个人,却是要放下书不买了  心中一动,再看看李文龙手中那一摞摞的书,售货员心中的算盘霹雳巴拉的打开了,不就是五毛钱吗?如果把这一摞书卖出去,自己的提成可不止五毛钱的事了,再说了,领导也曾经说过可以酌情处理。

    想到这,她一下摁住李文龙捡拾零钱的手:“没有就算了,就拿这些吧!”  “算了,还是不让你为难了”李文龙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在奋力的捡拾那一毛的硬币,因为他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另外一件离了钱还真的玩不转的事,那件事要是办不好,那就是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对不起自己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91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495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597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500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60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559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251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b.aspx?4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