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eto yuuki,新手必看

她公公被她灌醉了酒,而后稀里糊涂上了她的炕,呵,有这么便宜的好事么?完事后她跟她男人合伙问老头逼要“封口费”,说要不同意就把扒灰这事嚷嚷出去。

  老头没辙,这能乖乖地拿钱封口,好不容易攒下的养老钱就那么被讹了去,你说亏不?用老头的话说就是:麻痹,镶金边呢?鼓捣了没两分钟,一千多块没了……“姐……你冷么?”我明显看得出冬梅姐在微微发抖,便把她抱在怀里。

  知道未婚夫乱搞女人是一回事,撞破奸情、亲眼目睹又是另外一回事。

  杨国栋得了那脏病,还搞高翠英这破鞋,冬梅姐能不窝火?一想到这样的男人以后要一个被窝睡觉,还有办那事儿,肯定会恶心的要死吧?杨国栋把凉席铺到葡萄架下面,掀起高翠英的裙子拍拍她臀部。

  高翠英跪趴到凉席上,翻过手来把小裤子褪下,扭回头朝杨国栋抛了个媚眼,舔抿着嘴唇:“要不嫂子先给你…….这样?你摘几颗葡萄,剥了皮,我含在嘴里,那样才带劲呢!”“擦!真会玩……”我心里暗骂。

  我忍不住开始幻想,要是冬梅姐也含着葡萄粒给我那样……还不得爽死啊!“直接弄吧,懒得折腾,你再撅高点。

  ”杨国栋瞅着头顶那一串串葡萄,一脸纠结地楞了一阵子,而后跪到高翠英后面,拉下了裤子。

  “管用?用不用我帮着……”高翠英伸手摸向他那里。

  杨国栋一把拨开她的手,骂道:“瞎咧咧,你以为老子像你男人那样不顶用?”“那就来啊,来来来,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吹牛逼谁不会?磨叽什么?哎呀我晕,还带T?没事,嫂子上环了,不用带那玩意,不得劲……”高翠英一扭头瞅到杨国栋正忙活着带气球,便不屑地说道。

  “屁!你这地儿还不知道被多少爷们哆嗦过,我TMD是嫌你脏,别TMD弄脏了我的宝贝。

  ”杨国栋骂骂咧咧,猛然动作。

  “喔奥……”高翠英夸张地叫唤起来,那动静隔着二里地也听得见,还臭不要脸地自己摸索着胸前,简直是浪的不能自理。

  “畜生!”冬梅姐咬牙切齿小声骂了一句,气得浑身哆嗦。

  因为我在她身后,刚才她脑袋挡住了视线,所以我也没看出杨国栋那里到底是个啥模样,真烂了?不过我瞅到那气球的颜色是红色的,貌似还是螺旋纹的那种,带了两个,估计是为了遮掩那玩意的丑样。

  “啊……使点劲,嗨,嫌我脏?你就干净?都是一个村的,谁还不知道谁啊,你这些年跑大车也没少去那种地方吧?”高翠英撇嘴说道。

  杨国栋没吭声,不紧不慢地忙活,两手发狠地用力抓捏她那臀部,似乎仍不解气,他伸手伸向她的那里,胡搅蛮缠,又伸出一只手摸向她的上身柔软,生拉硬拽,搞得高翠英嗷嗷叫唤。

  “轻点…..谁让你手上使劲?痛死了。

  ”高翠英翻过手来掐了他一把,而后咂嘴坏笑道:“喂,咋不吭声了?要是冬梅过了门,舍得这么折腾她?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别头一宿就让你折腾得下不了炕。

  ”“瞎操些闲心,老子怎么弄还要你管?麻痹,改天就办了她!都收了彩礼了还TMD不让碰,改天老子霸王硬上弓!”杨国栋没好气地骂道。

  看样子他这些天没少打冬梅姐的主意,只不过没得手而已。

  “啧啧,说的跟真实似的,听说冬梅性子挺烈呢,别一剪刀给你废了那里。

  ”高翠英调侃道。

  “性子烈管个屁用!办了也就老实了,老子有的是法子调教她,一天八回!我家里多的是那啥片儿,看她学会学不会那些花样!”杨国栋冷笑道。

  “姐……国栋哥这是干嘛呢?”我装作茫然地问道。

  冬梅姐回过头来望着我,咬着嘴唇半晌没说话,而后蚊子哼哼说:“简儿……其实……女人生孩子就是这么来的,就是……”她脸色通红,不自觉地碰了一把我的那里。

  “姐,你骗人,爷爷说了,小娃娃是从河里捞的,得女人结了婚一个人到河里捞呢,我懂,国栋哥这是欺负人呢,他坏,打女人屁股,叫唤得多惨,痛咧……”我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冬梅姐笑了笑,叹了口气说:“哎,你是真傻,说了你也不明白,嗯,他们那是……大人玩的游戏,好玩着呢,待会姐也跟你玩好不好?”“打屁股……游戏?好着呢,我喜欢跟姐玩游戏。

  ”我傻笑道。

  “呸!你这样也别怪我……”冬梅姐扭回头小声骂了一句,而后朝我使了个眼色,示意再去水潭那边。

  “这样……”我心里恍然大悟。

  那会冬梅姐是打算要把身子给我,可心里毕竟多少会有些愧疚,杨国栋乱搞女人是不对,可她个黄花大闺女“偷汉子”也说不过去啊,说来说去这还是两码事。

  然而,因为亲眼目睹所遭受的刺激,她想必是心里发了狠,不甘心、报复的心理让她坚定了把身子给我的想法。

  我当然是求之不得,恨不得就在这地儿要了她的身子。

  杨国栋在搞别人的老婆,而我在搞他的老婆,想想就刺激啊!我伸手用力搂紧冬梅姐,上下其手,假装不经意去挑、解她的衣扣,经过这番现场直播的刺激,我那里早已经膨胀欲裂,哪还等得及换地?而且,眼下在半山腰的地势也正合适,要是冬梅姐像高翠英那样抬起臀部来,我在后面很方便呀,而且边办事儿还不影响继续观看杨国栋他俩。

  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嘿嘿,我想以杨国栋同样的架势来要了冬梅姐的第一次。

  “别急,去水潭洗洗,待会姐给你……吐唾沫,嗯,听说女人的唾沫消肿也管用呢,不管用也没啥,姐给你尿……”冬梅姐喘息着把我推开,瞪眼看了一眼忙活着的杨国栋。

  我俩躲着的这片草丛距离园子也就二三十米的距离,要是待会弄出点动静,保不齐会让杨国栋那瘪犊子听到,头一次肯定痛啊!冬梅姐能不叫唤?想到这里,我也就没继续缠着她。

  好饭不怕晚,反正她今天会成为我的女人。

  “走啊,你不是肿得难受么?直不起腰了?”冬梅姐拽了我一把。

  “嗯,难受……”我哭丧着脸指了指那突兀的帐篷,确实,我现在直起腰都困难啊,憋屈得要死。

  冬梅姐莞尔一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没说。

  她走出几步,又皱眉看向果园。

  “他坏,玩游戏也不能打人。

  ”我抄起一块石头咂了过去,正中那两人的连接。

  我知道冬梅姐还是不解气,所以我替她“棒打鸳鸯”!“嗷!谁?!哪个王八羔子……”杨国栋被吓了个半死,慌忙一推高翠英的屁股撤身,气急败坏地大骂。

  由于惊吓,瞬间蔫了,而且刚才他慌忙撤退收兵,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把气球来拽脱了,庐山真面目露了出来。

  “谁扔的石头啊?这可真……”高翠英龇牙咧嘴叫唤,急切地问道。

  “跑!”冬梅姐幸灾乐祸的笑了,拽起我就跑。

  “啊?!你……天杀的杨国栋,好啊,骗到老娘头上了?难怪要带T,还不敢让我裹……”高翠英扯着嗓子大骂。

  “小点声,你听我说……”身后,高翠英跟杨国栋争吵的不可开交,不过高翠英的声音明显底气十足,得理不饶人嘛,这下让她逮到杨国栋的把柄了,能轻饶了他?杨国栋理亏,而且这事怕别人知道,自然不敢跟高翠英理论,一再央求她小点声。

  说实话,高翠英被人撞破勾搭男人已经不是稀罕事了,她豁出那张脸,不在乎。

  她“要挟”公公那事,也是因为她公公事后气不过又去找她“收点利息”,她呢却不想吃亏,说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一码归一码,得另收钱,所以就叨叨起来,结果被上门的“客人”听了去。

  就这样她都没慌乱,淡定地让她公公一边等着,客人优先,最后给她公公打了个对折,给客人赠送了一次。

  但她怕中奖啊!一旦被杨国栋传染了,少不了要花钱治,还得受罪,关键是还耽误赚钱啊!一反一正,少赚多少钱啊?而且,万一治不了就更要命了。

  所以,想都不用想,杨国栋今天肯定会被她宰个大出血,封口费不给到位?那她就嚷嚷出去,那杨国栋跟冬梅姐的亲事可就悬了,冬梅姐爹妈再怎么着也不能把闺女嫁给一个有脏病的男人吧?假装不知道是一回事,被街坊揭穿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那会让人戳脊梁骨的。

  我跟冬梅姐一口气跑回水潭边。

  “简儿,你下去洗洗,那里……好好洗洗,嗯,洗干净了抹唾沫才管用呢。

  ”冬梅姐红着脸催促道。

  “奥,”我猴急地脱去衣服,拨拉了一把高昂的那里,傻笑问道:“姐,用你的尿消肿就不用洗了吧?耐受咧,要不……”冬梅姐嗔怪瞪了我一眼:“也得洗呀,听话,一会姐跟你做游戏。

  ”我有些狐疑,心想:冬梅姐咋没脱衣服的意思啊?她不会是要把我骗到水里然后开溜吧?“姐,一起……凉快呢。

  ”于是我试探怂恿她跟我一起洗澡。

  “我去解个手,你先洗着,待会姐给你搓澡。

  ”冬梅姐催促道。

  “解手?姐,那不……尿就没了?肿,难受……”我装出着急的样子,一挺腰胯指着那里。

  “给你留着呢!不许跟过来,要不然不跟你玩游戏了。

  ”冬梅一把将我推到水里,然后一溜烟跑向不远处的草丛。

  “嗨,还害羞呢?有啥害羞的?不就是撒个尿嘛,那地儿我又不是没摸过,就是没仔细瞅瞅啥样,嘿嘿,待会我非得瞪眼瞅着怎么吞没……”我暗笑嘀咕着,胡乱搓洗着身子,特意把那高昂的地儿翻来覆去搓洗了一番。

  沁凉的潭水(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丝毫没压制住我身体的躁动,一番搓洗反而更让那里蠢蠢欲动,就像磨好的刀枪渴切着那一抹鲜血。

  “待会,咋弄?啥姿势呢?呃……不能主动,得冬梅姐‘教’我……”我脑子里盘算着各种花样,却悲催的发现我压根没法主动提抢拍马主动去攻城略地,只能傻了吧唧地被动接受她的围剿。

  不过也没事,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只要我今天要了她的身子,以后有的是机会来演练招式。

  “啊……”冬梅姐猛然一声惨叫!“姐,咋了?”我暗叫不好,急忙喊了一嗓子就从水潭蹿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朝那边跑去。

  “简儿,咬……咬了……”冬梅姐裤子褪在腿弯上,瘫坐在地上,声音已带着哭腔。

  她那里依稀还带着露珠,显然是刚撒完尿啊,那一哆嗦一哆嗦的样子十分好笑,可眼下也不是看光景的时候。

  “啥咬了?蛇?”我关切地问着,急忙蹲下身去查看。

  “不是,是草别子…..”冬梅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一瞅,一只肥硕的草别子正咬在她的大腿根里侧,身子圆鼓鼓的,就跟一颗大黑痣似的。

  草别子又名草蜱虫,被这玩意咬了比被蛇咬还难缠!这玩意一吸血就立马膨大个头,嘴是带带刺的,要是硬生生往外扒会把嘴刺留在肉里,而且,这玩意吸血还是小事,关键是传染多种细菌、病毒,会导致被咬的人时候浑身起红点、发烧、晕厥,要是不及时救治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而且,鬼知道哪只草别子带啥细菌、病毒,所以就算及时医治也是件难缠的事。

  就去年的时候,臧家庄有个放牛的老头被草别子咬了,他开始也没当回事,就耽误了几天,结果最后来找我爷爷救命的时候已经晚了,我爷爷说“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简儿,姐是不是要死了?呜……”冬梅姐抽泣问道。

  “不打紧呢,爷爷说这玩意好治,就怕楞拔下来卡在里面。

  ”我装作没心没肺地傻笑道。

  “那咋治啊?你爷爷又没在家。

  ”冬梅姐焦急追问。

  我咧嘴一笑:“爷爷教我了呀,不难咧。

  ”冬梅姐长舒了口气,瞪了我一眼嗔怪道:“那还愣着干啥?快些弄出来啊,你瞧它这个头又大了。

  ”“喔,得找草药,好几种呢。

  ”我应了一声,急忙到四周去找草药。

  等我拿着一把草药回来的时候,冬梅姐稍微挪了个地儿,正忙活着扯些草叶擦拭屁股上的尿水呢!不用问,刚才她肯定是惊吓之下一屁股蹲坐到尿泥里。

  瞧着她那窘状,我差点笑出声来。

  “简儿,你刚才是不是笑我了?”冬梅姐佯努问道。

  “没呢,爷爷说得嚼出汁来,抹上,再用嘴啃……”我一本正经地摇摇头,而后急忙把草药塞进嘴里,鼓起腮帮子用力咀嚼。

  “用嘴啃?就是……被蛇咬了那样用嘴吸?”冬梅姐红着脸问道,不自觉地瞅了一眼那被咬的地方。

  那地方距离她那最神秘的地儿也就一拳头的距离,怎么下嘴吸?腮帮子肯定得挨到那里呀!可那儿现在还湿着呢,弄我一脸?其实,我此时心里比她还忐忑,那画面想象就……哎,还是有些下不去嘴啊!“简儿,要不……你扶我去那边洗洗……”冬梅姐骚得要死,支吾了一句。

  “奥,尿裤子咧,丢人。

  ”我咧嘴傻笑。

  冬梅姐瞪了我一眼,噘嘴辩解:“才没呢,就不是,是草上的露水……”我没敢再调侃她,扶着她往水潭走去。

  一路上,她裤子在腿弯碍事,又没法提上 ,就那么露着白花花的臀部,而且草别子还咬着呢,她生怕蹭到它,所以走起路来还得尽量劈拉着腿,那一瘸一拐的姿势别提有多尴尬了。

  “不许看!”冬梅姐把我推过身去,小心翼翼地脱裤子。

  “不急咧,得先抹上药呢。

  ”我咧嘴一笑。

  “奥,先抹药把草别子弄下来再洗?也对。

  ”冬梅姐点点头,而后红着脸问道:“咋抹?用嘴还是……手?”“这样。

  ”我比划了个吐的动作,指了指青石板示意她躺下。

  冬梅姐急忙躺好,见我蹲下身来,本能地用两手捂住那里。

  “姐,腿,碍事,劈拉开呢。

  ”我伸手把她的两腿分开。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68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10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385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120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631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141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263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4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