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無碼 a 片,新手必看

  朱颜在深圳的大街小巷转了两个星期了,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本来有家夜总会让她去做咨客小姐,朱颜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工作,回来问朋友,朋友说就是站在门口的迎宾小姐,朱颜不喜欢抛头露面,就推辞了。

  朱颜想去公司里当个正正经经的文秘,去过几家公司面试,但都是石沉大海。

    朋友说,是朱颜的服装碍了事。

  朱颜看了看自己,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朱颜穿看一身宝蓝色的绸料衣裙,小小的立领,一点点覆袖.细密的盘花纽沿着起伏的胸脯排下来,A字裙型,裙边散着一圈密密的白色小花朵,裙裾总是在脚踝间跳荡。

  朋友说,你看。

  这像个秘书小姐穿的衣服吗?我看是旧式人家的大小姐。

    朱颜不语,她知道朋友说得对,但是这么说她心爱的衣物她还是有一点不高兴。

  朱颜觉得这套衣服此刻最谙合自己的心境,柔弱体贴,有一点顾影自怜。

  不过,朱颜还是想改换一下行头,但现在她还无能为力。

    朱颜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来深圳,虽然这座城市是许多人向往的天堂,但朱颜觉得她的天堂就是她生活的那个小城,慈爱的父母。

  忠实的朋友,当然还因为有他,朱颜想:没有这一切,深圳又会好到哪里去呢?不过。

  这一切的宁静安谧转瞬即逝。

  半年内,父母竟然相继病逝,而他又背叛了她。

  即没有原因也没有借口,让朱颜觉得一切犹如一场梦。

  朱颜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她不愿意再看见熟悉的一切一切,就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来到了深圳。

  在简单的行李中,就有朱颜喜爱的这套宝蓝色衣裙。

    明天,朱颜又要去一家公司面试了,临睡前,她检点了一下自己的皮箱。

  并没有找到更适合的,就只好把那套刚用清水漂净的宝蓝色衣裙挂在了窗前最通风的地方。

  第二天起来,衣裙果然干爽透了,朱颜洗漱完毕,依然穿上它,出了门。

  晨风拂动着朱颜乌亮的秀发和蓝色的裙摆,使朱颜的心稍稍有了一些亮色。

     当前台小姐把朱颜引进门去时,朱颜没有想到老总会是那么年轻,大概三十五六的样子。

  老总的眼光很锐利,朱颜一进门,就感觉到他已经上上下下把自己打量透了,朱颜想起了朋友的话,第一次对自己的衣服羞愧起来,她拘谨地坐了下来,把裙摆紧紧夹在弯曲的膝盖后面,不让它们太肆意。

  老总的眼睛一直盯着朱颜,嘴里却例行公事地问着朱颜的个人资料,朱颜被逼得抬不起头,就讷讷地回答着。

    出了门.朱颜擦了擦汗,瞄了一眼从路边玻璃窗里映照出来的身影,感到很沮丧。

    两天后,正当朱颜在朋友的宿舍里百无聊赖之时.朋友却打来电话,告诉她有家公司让她去上班。

  朱颜是留下朋友的呼机和面试公司联系的,朱颜想:大概朋友和她一样都松了一口气。

    朱颜上了班才知道,老总姓陈,叫陈涛,当然她得管他叫陈总,她的工作就是替他整理文件和资料。

  以及承担其它办公杂务。

  朱颜的办公室在陈涛的外间,一般来电来人都由朱颜先掌握。

  朱颜的工作繁忙而琐细,朱颜是个好性子的人,她并不讨厌琐细的事情,这使她能够一直从容不迫地工作着。

  她感到很充实。

    朱颜在最初的一个月时间还是穿看那套宝蓝色的衣裙。

  公司里还有很多女职员,她们总是像蝴蝶一样招展,尽管艳丽,但也是在拘谨的套装中玩着花祥,像朱颜这样裙裾飘飘的确实很少。

  朱颜觉出了一些尴尬,倒不是自惭于别人的夺目,而是觉出自己的妆扮有一点不合于群,而格外显眼,而她是最不爱突显自己的。

    朱颜似乎还感觉到陈涛对她的服装也有不满,好几回,她在转身出门之际都捕捉到了他的余光,朱颜想:他一定在观察她,如果她的工作没有被他指出差池的话,不是因为这身衣服又会是什么呢?   这身衣服果然让朱颜当众出了一次洋相。

  那天,几个重要的客户来到了公司,陈涛让朱颜上几杯茶来,朱颜兑好水,半蹲着往沙发前那张矮几上的茶杯中冲水。

  当她起身时,她的裙角挂在了自己的鞋扣上,让朱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坐在一旁正在谈话的陈涛连忙关切地扶住了她,但是他眼睛里的责备却并不轻微。

    朱颜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换下了那身衣裙。

  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朱颜首先买了两身套裙,一套纯黑,一套银灰,单穿、套开穿都可以,这让朱颜可以来一点有限的变化。

  朱颜还买了一双黑色坡跟浅口皮鞋,一只黑色的手袋。

  这些服饰怎么搭配都行,使朱颜省去了很多烦恼,朱颜想,服饰其实真的是可以左右人的,现在这一黑一灰的,像是铜墙铁壁一样把自己护得紧紧的,而自己,穿着它们,也果然走出了女强人的凌厉步伐。

  效果果然不错,朱颜观察了一段时间后,认定陈涛没有再暗中盯着自己。

    那晚,朱颜跟着陈涛到晶都陪客户吃饭,尽管是红葡萄酒,陈涛还是喝出了醉意,因为那些叫嚷着/敬朱小姐/的酒因为朱颜的执意不喝都被陈涛拦了下来,而这些人就更加有意地让陈涛多代了两杯。

    当他们俩上了宝马车后,朱颜有些担心,就按住了陈涛准备扭动油门的手,让他歇一会儿再开。

  陈涛却趁机握住了她的手,而且很有力。

  朱颜没有对付过这种事,她不知道该不该抽回自己的手,就只好任他握着。

     陈涛扬着浓黑的眉,睁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她,说:朱颜啊,朱颜,你为什么不穿那套蓝色的衣裙了?你只有穿上那套衣服才是最美的,很古典,很有味道。

  你知道,什么对女人最重要吗?是韵味,没有韵味的女人是死的,死沉沉的,一点也不好看。

  陈涛晃着脑袋,越说越不清晰,头也越垂越低,最后,他握着朱颜的手倒在了她的肩头。

    朱颜轻轻挣出自己的手,找出了陈涛的手机,她拨了司机的电话,让他马上过来。

  这时,陈涛己是微酣,他很驯服的样子让朱颜有了一点心动。

  她肆无忌惮地把陈涛看了个够,平时,她从来没敢这祥大胆过。

  朱颜甚至想轻轻地、轻轻地在陈涛那闭合着的长而卷的睫毛上印上一个吻,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朱颜只是用舌尖舔了舔自己干渴的唇。

    当晚,朱颜还是忍不住陈涛一番话的诱惑,把那身衣裙取出来,贴在(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脸上久久感受着那久违了的柔滑的感觉。

  然后,朱颜穿上它在镜子里照了又照……  第二天,在换衣准备上班时,朱颜再次拿起了挂在床头的宝蓝色衣裙,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一些茫然。

  她又想:也许那只是他酒后的戏言罢了,你却当真,张爱玲所说的/天真的可耻/也不过如此啊!想到这里,朱颜毅然换上了那身纯黑的套装,踏进黑色的皮鞋,拎了黑色的手袋,踩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公司。

    陈涛很晚才到公司,他走进了办公室,走向里间房门。

  启门时,陈涛回过头落落大方地向朱颜说了一声好,朱颜也仓促地应了一句。

  之后,门无声地合上了。

    朱颜紧张地看了一下自己的一身玄衣嘘了一口气。

  其实,在她心里,她自己也说不上是庆幸还是遗憾……

说着自己跳起来,却把那女人不由分说摁在沙发上,而且嗤的一下撩起她的衣服,对呂小蒙喝一声:“揉啊,揉她!”呂小蒙有点蒙逼。

  根本不知道她是谁,这就要对她下手?但是白雪梅已经拉着他的手,摁在那女人的肚皮上。

  那女人大声叫唤:“我现在不疼,不要他揉!”白雪梅冷笑一声:“不疼也得揉,别动!”说着竟然是拿住呂小蒙的手,在女人的肚子上滑动起来,而且有意的呂小蒙的手往上拉,差不多都揉住那女人胸部两团东西的轮廓了。

  女人先还是挣扎,但却被白雪梅死死的摁住,不做到后来她倒是不挣扎了,身体也跟着柔软下来……从相貌看,这女人和白雪梅年龄不相上下,五官相貌虽然比白雪梅稍微逊色,但也算是个美人坯子,只是身体比白雪梅稍微丰盈一点。

  被白雪梅拿着手在她肚子上滑动,女人的身体就跟着动荡,像雪白的清波细浪一样荡漾。

  这女人的肌肤和白雪梅有一拼,也是细皮嫩肉的滑腻的很!揉了几下后,女人先来了感觉,而呂小蒙的感觉也跟着上来了。

  不过他不敢想对白雪梅那样放肆,毕竟还不知道她是谁呢!呂小蒙直是在她肚子上的几个穴位轻轻的揉捏,也就几下之后,女人开始嘤咛起来,闭上眼睛很享受的样子,而且脸上渐渐现出两团红晕,鲜艳娇柔,把呂小蒙看的有点馋涎欲滴了。

  女人很快被揉的情绪高昂起来,不但哼咛而且身体也左右扭动,到后来忽然抓住呂小蒙的手,主动摁在自己的肚皮上,使劲的揉搓起来。

  而且忘乎所以的把自己的衣服再撩起的高一点,这样半个胸脯就露出来。

  呂小蒙的呼吸困难了,一团火在喉咙里滚来滚去,烧灼的很。

  到后来她竟然抓住呂小蒙的手,一下子塞进自己的内衣里。

  呂小蒙只觉得头皮一炸,但是手却再也缩不回去了。

  那女人的胸就像一块磁石,把他的手牢牢吸住,而他也忘乎所以了,左摇右晃的揉搓起来把个女人揉搓的嗷嗷叫,到后来竟然是一把抱住呂小蒙的脑袋,猛的噙住了他的嘴唇。

  这女人情绪上来,可是比白雪梅厉害!一旦咬住呂小蒙的嘴唇,就被她大力的啜吸起来!我草,你以为这是猪舌头呀!好在女人也不是理智全失,只是轻轻的咬住呂小蒙的舌头使劲往自己的喉咙眼吸溜,之后又把自己的一条丁香小舌伸到呂小蒙的嘴里,竭尽全力深入,把呂小蒙弄的都有点上不来气儿了。

  疯狂一阵子后女人好像突然惊醒,对呂小蒙喝一声:“揉呀,继续给我揉!”这时候她也不说自己肚子不疼,不需要揉了。

  女人肚皮上的穴位,呂小蒙是烂熟于心的,所谓有病治病,没病防病,如此而已。

  既然有这个机会,呂小蒙就不能轻易放过,于是也在她的几大穴位上轻摁重推,把女人弄得舒服的直哼哼。

  等到把手又落在她的子宫穴上时候,呂小蒙心想反正是反正了,何不趁此机会一撇桃花源的端倪呢?于是稍微使劲一点,把女人的那里摁了一个坑,顿时她那个地方,就一下子跳进呂小蒙的眼睛里。

  卧槽!一种特有的气味冲着呂小蒙的鼻子而来,把他熏的有点昏昏然,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神差鬼使的就要把手伸下去摸一把,却忽然听见白雪梅“嘿”的一声冷笑。

  呂小蒙倏然一惊,赶紧把手又缩回去。

  而这时候,他也明白了白雪梅的用意。

  她这是想把这个女人也拖下水,才好堵住她的嘴,让她到外面不敢瞎说!真是好手段,呂小蒙不得不对白雪梅刮目相看,觉得这女人真是聪明灵透至极!正在心里给白雪梅点赞呢,忽然腰里一阵疼,却是被白雪梅掐了一把,接着就听见她一声呵斥:“揉够了没有?”呂小蒙赶紧收手,而那女人却还意犹未尽的样子说:“姐,他都给你揉了多少时候,但是才给我揉了这么小一会儿你就吃醋了?”白雪梅指头在女人脑门敲了一下说:“吃你个头,但和你也不能尝到甜头无休不止呀!”女人笑了坐起来,把衣服整理好了,看着呂小蒙却问白雪梅:“他是谁?”白雪梅嘎嘎的笑:“不知道是谁,就让他揉你?”那女人哼了一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姐姐想法?嘿嘿!”白雪梅脸色一冷:“你嘿嘿个屁!要不要他再把你揉搓一回?”女人被呂小蒙揉搓的已经是香汗淋漓,骨头估计也都酥软,赶紧说一声:“不要了!”她要的不是这个,这个只能勾起她的那种火儿,但是不能最终解决问题的。

  到头来却还是难受。

  白雪梅这才正式介绍呂小蒙,说他是来支教的老师,暂时落脚在她屋里头。

  然后对呂小蒙介绍那女人,说那女人是自己的远房弟媳妇,叫个刘月红。

  呂小蒙脱口而出:“好名字!”说着看她一眼,刘月红竟然是羞红了脸,颇有深意的也和他对视一眼,然后对白雪梅说:“姐姐你们继续玩,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风摆烟柳一样扭屁股就走,留下一阵香风。

  呂小蒙正陶醉呢,却是自己那儿突然被抓了一把,扭头一看,白雪梅正恨恨的目光盯在他脸上。

  白雪梅冷哼一声脱口一声:“吃着碗里扒着锅里!”话出口就觉得有点不对,这不是承认呂小蒙和自己已经有那么回事吗?呂小蒙听了却是心脏一跳!这句话恨恨的从白雪梅嘴里吐出来,说明她心里已经有他了!而且,她明显是吃醋了呢!于是赶紧说一声:“(是男人就把她搞大)姐姐,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不信你剜出来我的心看看!”白雪梅脸颊绯红,也是心脏突突的跳,娇嗔的看他一眼说:“我才不爱管你!”看着呂小蒙端着下巴遐思千里的样子,又说一句:“是不是还在想刘月红?你是不是被勾了魂儿?”呂小蒙赶紧说:“没有,没有啊!我是在想她的名字,刘月红,好!”“一个名字有什么好的?”呂小蒙说:“月月红,嘎嘎,好!”白雪梅骂一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呂小蒙嘿嘿的笑,白雪梅却问他一声:“喜欢吗?想不想和她来一腿?”呂小蒙当然是心里想的很了,但是可不敢实话实说,只能说:“一点都不想,就想和姐姐……嘿嘿!”“想死你!”白雪梅又娇嗔骂一声,然后对呂小蒙说,刘月红是自己本家兄弟的媳妇,也是男人在外面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一回,那方面饥渴的很,然后揶揄的对他说:“她浪得很呢!迫切需要雨露滋润,你要是心里痒痒,我给你们拉线,让你过把瘾。

  ”呂小蒙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别,别!”白雪梅继续说:“月红的屁股和胸前的两个东西,都比我大,抱着弄一回舒服的紧呢!”呂小蒙知道这是白雪梅在试探他,所以咬紧牙关强忍着说:“姐姐,你想把我往外推?”白雪梅一巴掌就拍在呂小蒙的脑袋上说:“再敢对我轻薄,我,我……”说着扭屁股到厨房去,一会儿之后对呂小蒙吆喝一声:“过来端菜!”呂小蒙心脏又是猛一蹦!这分明是媳妇喊叫自己男人的口气,一点也不外气了呀!于是赶紧喜滋滋的走到厨房,把白雪梅做好的几个小菜都端出来,放在桌子上,白雪梅也解掉围裙出来,和他坐在一起说一声:“吃吧!”呂小蒙也不客气,抓起筷子就拣自己喜欢的菜往嘴里塞。

  他和白雪梅是坐的晚班车,半下午加上一个晚上,到清早到终点站,他好歹还在镇子上吃了一口,可是白雪梅好像没吃一口,但是看见他狼吞虎咽,白雪梅却不吃只管看他。

  呂小蒙嬉笑一声:“姐姐,我吃东西的样子是不是很可爱?”白雪梅骂一声:“可爱个狗屁!”但是却把一筷子才夹到他跟前的小碗里,说一声,“像个饿死鬼!咹,你要不要喝一口?”呂小蒙心里又是一喜:“还管喝酒?”白雪梅也不理他,扭屁股出去到柜子那边,拿出来一瓶白酒,呂小蒙一看,瓶子上连个标签也没有,不知道是什么酒?他也不问一句,反正不是毒药,抓起酒瓶子就给自己倒一杯,抿了一口后只咂嘴皮子。

  绵软醇厚,入口甘美,入喉净爽,好酒呀好酒!不由得衔住杯子,一口把剩下的一大口酒灌进喉咙。

  白雪梅这才告诉他,这是她自己酿造的酒,杏湾村几乎家家都造酒,不过没有卖到外面去的,都是自己喝,然后对他说:“好喝你就多喝几杯。

  ”呂小蒙又喝一杯,然后对白雪梅说:“姐姐你也喝一口。

  ”白雪梅爽快的说一声:“好!”然后取了杯子斟满和呂小蒙碰了一下,说一声:“干!”竟然是一饮而尽!草,女中豪杰呀!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一瓶酒竟然是很快见底。

  呂小蒙是有点酒量的,半瓶酒根本不算什么,但是看白雪梅,见她已经有点醉眼迷离,直愣愣的目光盯在他脸上。

  呂小蒙笑一声:“姐姐,我是不是有点貌比潘安?”说着就捂住自己脑袋,怕白雪梅的小巴掌再拍下来。

  但是白雪梅却没有,而是一声不吭的继续看,看的呂小蒙都有点发毛了,站起来对她说一声:“姐姐你喝醉了,我扶你休息一会儿去。

  ”白雪梅含混不清的说一声:“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

  ”呂小蒙也是吃惊不已,要知道白雪梅一杯都不比他少喝!他知道这是白雪梅已经处在极度兴奋中,当然是因为他而兴奋。

  别看她表面上凶巴巴的,但是她的眼睛出卖了她,呂小蒙知道白雪梅对他已经有点感情依靠了,这让他又是一阵莫名的兴奋。

  白雪梅说着身体一软就要倒,呂小蒙急忙把她抱住,走到里间屋把她放在床上,正要起身出来,却是被白雪梅伸手勾住了脖子。

  白雪梅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现在两只眸子上有许多小火苗在跳跃,渐渐连成一片,把让她的目光都带着灼热,烧的呂小蒙脸皮疼。

  但是这燃烧的双眸上,忽然起了一层雾气,渐渐凝结成两点晶莹的泪花,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这女人,好像心里有许多苦,弄的呂小蒙心里也一阵难受。

  呂小蒙赶紧伸手给她擦了一把,说声:“姐姐你怎么了?我又没有欺负你!”白雪梅依然不说话,却把嘴唇撮起来对着他。

  这个呂小蒙可是很明白的哦,她是要他亲她!呂小蒙当然不会拒绝,忙把脑袋低下来,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白雪梅早就把香舌等着迎接他了。

  交缠在一起,呂小蒙就竭尽全力的深入进去,而白雪梅也不阻挡他,让他肆无忌惮的冲撞她,自己的身体却已经软成了一滩水。

  呂小蒙轻轻的压在她身上,问她一声:“姐姐,好吗?”白雪梅微微挣扎了一下,喃喃的说:“只许……不许得寸进尺!”这时候的白雪梅,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一张脸蛋娇艳欲滴,而那双眼睛里的悲伤已经收起,代之的是两汪春水涟漪荡漾,让呂小蒙真是爱极了!不由得就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先是摸住了她胸前的两个东西,瞅一眼白雪梅也没有抗拒,只是微微哆嗦了一下,眼睛里却充满了期待。

  呂小蒙胆儿肥壮了,把手干脆伸到她的内衣里。

  白雪梅身体猛的一震!呂小蒙却也是浑身一麻,轻轻的晃动着揉搓起来。

  白雪梅哼咛一声,眸子上冒出来两团火,直直的瞪着呂小蒙。

  呂小蒙微笑一下,说一声:“姐姐,可以吗?”白雪梅没点头也没摇头,但呂小蒙却领会到她是默许了,于是轻轻的把她的胸衣挂钩解开,顿时白雪梅胸前的两团柔软,呼的一下跳出来。

  呂小蒙只觉得口水哗啦啦的从嗓子眼窜上来,都来不及吞咽,已经到了嘴边,赶紧用手捂住嘴,暗自猛吞回去。

  那两团东西实在是太诱惑了,让呂小蒙恍若梦中,浑身如被一股强大电流冲击,把脑子都冲击的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下意识的把脑袋低下去。

  白雪梅身体一阵阵发抖,反手一下子把他紧紧抱住,张着樱桃小嘴一张一合的呼吸,像条搁浅在沙滩上的鱼。

  好好的把玩一会儿后,呂小蒙悄然把手往下,顺着她平坦如锦的小腹滑下去……白雪梅的身体像一条鱼儿一样挣扎翻滚,但却始终不松开抱住呂小蒙的手。

  挣扎是假,却是那种海浪一样的冲击,把她一次又一次的抛起来,让她感觉不到自己,却眼睛看见自己在空中尽情的欢舞!等到呂小蒙趁她心荡神驰魂儿飘飘时候,轻手轻脚把她的裙子拽下来,白雪梅忽然清醒,一下子把呂小蒙从自己的身体上推下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320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398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551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481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732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160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135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