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anamaboy,新手必看

“没事的小妍,今天你胡爷爷有点累了,我叫他下次再给你治。

  ”说完,赵大庆直接走了出去。

  “大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次你是故意返回来的吧?”来到院子里头,老胡道。

  多少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老胡自然是看出了赵大庆的意图。

  赵大庆倒是没有否认,直接点了点头道:“胡叔,我想过了,目前走到这一步也差不多了,所以接下来,你也得拿出你的诚意啊!”“什么意思?”“我也就先给你一个甜头,具体的事情,还得你睡了许晓雅,才能办啊!”“这可不带这样的啊!”摇了摇头,老胡道,“这和你之前的许诺不一样啊?”“哎,胡叔,瞧你这话说的,你这买东西也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是,刚出去的时候我还想了一下,直接把我侄女给你睡还是太亏了一点,所以啊,你也得拿出自己的诚意来,这样才能皆大欢喜嘛!”“行,我也不和你争了,希望你到时候说话算话!”“……”在和赵大庆说了几句话后,老胡也没逗留太久,直接往家里走去。

  其实,抛开赵大庆这边不讲,老胡自己都有睡了许晓雅的想法,只是一直不敢付诸实践,先不说许晓雅能不能同意,恐怕这个事被赵虎知道了,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有了赵大庆的撑腰,他胆子似乎大了一些,更何况,赵大庆保证过,为他解决后续麻烦……真正说起来,老胡压根就不是柳沟村村民,他是城里人,老伴在一年前就去世了,留下来两套房子,刚好给两个儿子一人一套,自己呢,到这乡下来承包鱼塘,还是租的别人家房子。

  而和他租住在同一个大院的,是一名乡村支教老师,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名叫苏玥儿,别看小姑娘年纪轻轻,结婚倒是挺早的,小孩都快半岁了,老公还是镇上公务员,名叫吴振邦,戴着一个金丝眼睛,高高瘦瘦的,工作倒是挺忙,只有周末回来一趟。

  回到大院里头,苏玥儿刚好坐在院子的皂荚树下乘凉,给自己的宝宝哺乳,衣服掀起一角,露出一片雪白……“胡师傅,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啊?”看到老胡出现,苏玥儿面色一红,赶紧就把衣服遮盖了下来。

  “在大庆家和他喝了两口小酒,所以回来的有点晚。

  ”微微一笑,老胡装作没看见似的走上去逗了几下小家伙,长得倒是挺可爱的,眼睛贼大,眨巴着小奶嘴,还乐呵呵笑着。

  很快,老胡感觉眼角一晃,似乎捕捉到了一抹异样的白,因为居高临下的缘故,他竟然看到了苏玥儿的领口,里头什么都没穿……由于还在哺乳期的缘故,那儿显得特别有料,当时老胡就有些呼吸急促了,但表面他还是不动声色道:“哎,你说振邦娶了你这么好的媳妇,还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宝宝,真是他的福气啊!”“胡师傅,瞧你这话说的,振邦能娶我,也是我的福气啊!”“行啦,今天有点累,我先回屋洗个澡,对了苏老师,改天我从鱼塘抓几条鲫鱼过来给你熬汤,补补身子。

  ”很快,老胡回到自己屋子,烧了点水后,他痛痛快快洗了个澡,而院子里头,苏玥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进了屋子,只剩洁白月光飘洒着。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老胡就跑到村口,去自己的鱼塘看了一下,现在是六月中旬,根据他的推算,再有半个月,自己的鱼塘就能丰收一次了,今年行情还不错,到时候应该能卖上一个好价钱。

  然而,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隔壁玉米地,却传来一阵(大炕上性经历)窸窸窣窣的声音……瞬间,老胡的神经就高度紧张了起来,柳沟村之所以称之为柳沟村,就是因为这个村落的地理位置独特,周围都是群山环绕,只有村口一条路能去镇上,还是半年前刚开始硬化的。

  而在柳沟村的周边,经常有野猪出没,先不说偷吃庄稼,袭击人的事件一年都会发生三五次。

  出于本能反应的,老胡加快脚步,想着能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但没走多远,他却听见了一声嘤咛从玉米地里传来:“虎哥,你使点劲……”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虎哥?是谁?疑问在老胡心头浮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转身,然后慢慢靠近声音源头,很快,他就瞧见了震撼的一幕……那是一对光着身子的男女,在探讨着人类生命起源的问题,而且,面孔对于他来说是无比熟悉的,一个是村主任赵虎,另一个竟然是村头小卖部老板娘张小莲!奶奶的,这张小莲就是一个小媳妇,平时看着挺老实的,可现在呢?那形象和他印象中的完全不同……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张小莲竟然主动蹲下,然后张嘴……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他俩才消停下来,只见张小莲靠在赵虎身上,抚摸着他的胸膛道:“虎哥,你比我家男人强多了,我都忍不住佩服你了……”“嘿嘿,小样,你虎哥我可是练过的,就凭二柱那憨货,也配和我比?我看啊,你还是早点和他离婚,跟我过得了,省的以后偷偷摸摸的!”“跟你过?那你家许晓雅不得活吞了我啊?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瘪瘪嘴,张小莲道,“对了虎哥,我看最新一批低保名额得下来了啊,你看看你这边能不能通融通融,给我也弄一个名额啊,你也知道,二柱他从小就没了爹,现在老娘还一直瘫痪在床上,家里一直都是揭不开锅,如果有了这个低保……”“这个好说,毕竟几个月前我就答应过你了嘛!”在张小莲屁股上拍打一下,赵虎舔了舔嘴唇道,“不过….我看你家雨墨也快长成大姑娘了吧,是不是得给你虎哥我先尝尝鲜,不然便宜了别的男人……”“虎哥,这可使不得,我家雨墨才刚满十七啊,她还得考大学呢……”面色一变,张小莲道。

  “什么十七不十七的,就是这种年纪的小姑娘才水嫩。

  ”转而狠狠在张小莲屁股上捏了一把,赵虎道,“张小莲,我就实话和你说吧,只要你把你女儿给我睡上一次,低保名额我立马就给你们家,说到做到!”听到赵虎的话,老胡都感觉这家伙是个混蛋了,竟然借着自己的职权去满足自己的私欲,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当上村主任的,估计还是在村子里欺男霸女惯了,所以大家都害怕他,选举的时候才会放水!“这样吧虎哥,我回去考虑考虑,过几天给你一个答复。

  ”这是张小莲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她就开始穿衣服,走出了玉米地。

  回家后,老胡还是一直想着这个事情,为什么赵虎能一直在村子里横行霸道,归根结底,还是柳沟村交通不太便利,大家观念都比较传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再说了,赵虎现在做的这些勾当,始终是拿不上台面的,倒没有到天怒人怨的地步。

  就在他渐渐陷入沉思的时候,院子里突然走进来一道靓丽的倩影,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穿着包臀短裙,白色针织衫,脸上还化着淡妆,就是这种打扮,在交通闭塞的柳沟村还是挺少见的。

  而这个女人,就是许晓雅,也就是赵虎的媳妇,属于外来人口,观念上自然比较先进。

  “胡师傅,你在家吗?”走到院子里头,许晓雅就开始叫唤了起来。

  “哎,我在的。

  ”听到这个声音,老胡赶紧推门走了出去,目光第一眼就直勾勾落在了许晓雅的包臀短裙上,他心里想着,也不知道里头藏了多少美妙的风景,真想慢慢掀开,一窥究竟……“从今天早上起床开始,我的小腹又开始疼痛了,胡师傅你给我看看吧…..”这时候的老胡才发现,许晓雅的柳眉微微蹙起,神色明显有些困苦,她的双手,还捂在了小腹位置。

  

正处于青春年华的发育阶段,对男女之事好奇的马婷婷,突然想着妈妈一脸舒坦的表情,要是把妈妈换成自己,会是什么味道呢。

  很舒服吗?可这是不是也太……肯定吃不消吧?脑子里想起那种画面,不禁一哆嗦。

  啊,不想了,太难受了噢。

  眼前的画面愈加的放肆,马婷婷看着汹涌澎湃,失了神。

  孙玉梅沉浸在迷乱中,几无意识,但迈克却保持的很清醒,目光很快就瞥到了门外有个人影。

  小马尾借着余光,摇摇晃晃。

  他眼前一亮,知道是婷婷放学回来了,对这个小萝莉,迈克可是垂涎已久啊。

  他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卖力起来。

  马婷婷为了能看到更精彩的画面,微微探了个身子,目光正好与迈克的眼神微微碰撞了一下。

  砰!马婷婷猛地一怔,快速的退缩了回来,心跳都到嗓子眼了,被白人家教发现了,真是羞死人了哟。

  俏脸滚烫,羞躁不已,不敢再继续在门口站下去,转身从沙发上拿起书包,就从家里跑出去了。

  可她没走远,就一直躲在门口外,屋内的声音依旧在持续,而且越来越嘹亮,马婷婷久久未能平静。

  不自觉间,马婷婷觉得自己越来越难受了。

  这边,孙玉梅压根不知女儿回来,而迈克发现了,却装作没看见,反而比之前更卖力了。

  迈克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在她面前展示雄风。

  其实从第一天给马婷婷做家教开始,就对她有了想法,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

  哪知道竟跟她妈好上了。

  相比较孙玉梅,迈克更想要得到她单纯的女儿马婷婷。

  两人足足持续一个小时,才停歇。

  马婷婷站在门口,吓得都不敢进家门,等里面动静消停后,过了好一阵,等他们结束,马婷婷才敢走进家门。

  “婷婷,你回来啦?你的外教老师也在,有什么英语难题一定要请教老师哦。

  ”孙玉梅温柔道。

  马婷婷没想到妈妈竟能转变的这么快,刚才在房间里可不是这幅样子啊。

  她难以启齿。

  “知道了,妈妈。

  ”旋即,目光瞥了一眼迈克。

  那如狼似虎的眼睛,看的她俏脸滚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一点礼貌都没……”孙玉梅感叹了一句,便去厨房烧菜去了。

  “小孩嘛,高三学业压力比较大,你就不要这么说了。

  ”迈克说道。

  孙玉梅叹了口气去了厨房,迈克可没闲着,赶紧起身,跑到了马婷婷卧室外,门并没完全关紧,他就一直站在门口。

  回到房间的马婷婷,躺在床头,那一幕始终在脑海里不断旋转,特别是迈那壮硕的身体,给她留下的很深刻的印象。

  她开始在网上百度各种白人的资料,甚至还搜索了一个网站进去,找了一些白人爱情片看。

  几乎每一个女主角都很满足。

  可真的有那么舒服吗?马婷婷充满着好奇。

  慢慢的,马婷(上门女婿的三姐妹)婷浑身发烫,情不自禁的拉开校服的拉链,手攀附上了胸口……脑子里竟开始幻想起自己跟迈克得画面。

  须不知,这一切都被迈克看在眼里。

  “哇,真嫩啊!”这小萝莉比她妈可美味不少啊,迈克想着,一股邪恶的心思涌上心头。

  因为孙玉梅在家,迈克可不敢太乱来,始终在克制。

  吃完晚餐,给马婷婷补习的时候。

  “瞧你,刚才我说的这个单词怎么拼的?应该是这样……”迈克突然伸出手,捏住马婷婷的小嫩手,软绵绵的,在试卷上修改。

  被迈克一碰,马婷婷心跳加速的很厉害。

  毕竟他是家教嘛,马婷婷也没想太多,只能任由他捏着自己的小手。

  见马婷婷没拒绝,迈克有点扛不住了,靠的更近了,整个身子几乎都要把他给包裹住。

  马婷婷突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异物,余光瞥了一眼,猛地一颤。

  天哪!怎么办?她心底特别挣扎,想反抗,但是身体就跟不听话一样,不住的往后靠。

  好羞耻哦!马婷婷涨红着脸,心思压根就没在试卷上。

  补习结束,她整个人都瘫软在椅子上。

  而这一切都在迈克的掌握之中,对付这样懵懂的小萝莉,必须要谆谆善诱,让她主动上钩。

  

上次?我心里一下震惊了,这么说姨妈已经给爷爷弄过了?我又偷偷的到了门口。

  「哎哟你还敢说,上次,上次就差点儿被发现了」姨妈生气的道。

  「这这次不会了你像刚才那样用毛巾裹裹住」爷爷小声的哀求着,手扯着姨妈的衣摆。

  「花花心思还挺多这么大岁数了还以为跟以前年轻时候一样啊」说着姨妈的脸上突然一红,接着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前偷偷拿我的小裤自己嗯自己弄过吧」姨妈瞪了爷爷一眼,爷爷呼吸一下加重了,更加用力的一扯姨妈的衣摆,姨妈本来就穿的露肩衫,这一拉胸部露出了大半个白白的十分耀眼。

  姨妈一惊:「哎呀你轻点儿又没说不给你弄烦人」说着姨妈把盆儿放下,开始了。

  只见爷爷的手颤抖着顺着姨妈的衣摆下方伸了进去,衣摆和手臂之间撩起一半雪白的腰肢,开始起来。

  出乎意料的是姨妈并没有反对,反而脸色绯红,呼吸竟然有点急促起来。

  只见姨妈一手动着毛巾,一手收来隔着衣服按着在胸前的爷爷的手,嗔怪的白了爷爷一眼。

  爷爷见手被按住,只好动起了手指头,我才发现原来姨妈没有穿里衣,露肩衫的里面穿了见小背心儿,我看见那明显的突起,看样子姨妈也动情了。

  直到“哦”的一声,我知道爷爷完事了。

  我赶紧灰熘熘的偷偷的熘到门口,假装成刚家的样子一开一关门,只听屋子里悉悉一阵,紧接着就一下安静了下来。

  只听姨妈强装镇定的声音从爷爷屋传来:「谁啊」我赶紧答道:「是我。

  我来啦。

  」只见姨妈拿着水盆从爷爷屋子里出来,姨妈已经恢复成平时端庄的模样,可是她没有发现,她一边垂着的头发边上还沾着一丁点儿污物。

  我盯着姨妈潮红的脸,有点不知所措,姨妈有些心虚的打岔道:「又熘号,小心你们老扣你工资」说着话姨妈用手捋了捋头发,无巧不巧正好捋在了那上,姨妈明显感觉到了手上的东西,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惊慌,眼睛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我,脸红着两步并三步的往厕所走去。

  我一低头才发现,我浅色的裤裆被打湿后,贴着裤露出了轮廓。

  我一下子就傻了,完了完了,被发现了可是仔细一想,我又没有做错什么,怕啥?害怕的应该是他们才对这样一想我又不觉的硬气了起来,她知道我知道了更好。

  赶紧回到房间把裤子裤衩儿一并脱了,随手扔在了脏衣服框里,换上一身居家服,顿时感觉舒服多了。

  可是此时的我竟然有些心虚的有些不敢去面对姨妈,只好打开电脑上看起了小说,不一会儿的工夫我就被小说吸引了。

  直到姨妈拿着一盘西瓜进屋子,只听姨妈说:「来吃些西瓜。

  」看着姨妈一脸的端庄慈祥,我怎么也无法将之与之前在爷爷屋看到的姨妈归结为一个人。

  我拿着西瓜就啃了起来,边吃边说道:「真舒服啊,这天儿就得吃冰镇西瓜,姨妈,您也吃啊」「我刚吃过啦」说着扭了扭脖子,我突然想到她趴在爷爷床前望着爷爷时脑袋也是这么扭的我赶紧道:「姨妈你脖子怎么了要不要我给你按按」姨妈脸上一红,道:「你会吗」我两口把西瓜吃完,扯了一张卫生纸擦了擦手道:「您试试就知道我行还是不行啦」我故意把行字说的重了些,姨妈有些害羞,又有些豁出去的道:「试试就试试,我这个当儿媳妇的整天伺候公公,现在也该我享享女婿的福啦」我心想好嘛,要不要我也像您伺候爷爷那样伺候您啊嘴上却道:「姨妈,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像您孝顺爷爷那样孝顺您的」我又把孝顺两字加重些语气,说着我站了起来,让姨妈侧坐在沙发上,我双手就按在了姨妈赤着的肩膀上。

  当我整个手掌接触到姨妈那雪白的肌肤上的时候,感觉姨妈的皮肤真好柔软而又有弹性,感觉姨妈稍稍有一点僵硬,我用力一捏,嘴上道:「怎么这么僵硬呀您真得好好按按了,补补钙,颈椎最容易出毛病了。

  」姨妈随着我手上加力,嗯了一声,我得到鼓舞,干脆站了起来,给姨妈按了一会儿双肩,就把姨妈的披在背后的头发分到两边,手伸进头发里按起了脖子。

  这时姨妈的头慢慢的往上抬起,我从上往下一看姨妈闭着眼,脸红扑扑的,眼睫毛时不时的有些闪动,红红的嘴唇微微张开,尖尖的白白的下巴颏与红红的嘴唇相映成趣。

  再往下看,我的眼睛就再也转不开了,我深深的陷了进去。

  我嘴里开始借着使劲按摩的幌子喘着粗气,又不安分了起来。

  想到刚刚偷窥到的画面,想到刚刚爷爷曾用手捏过这儿,我嘴里呼出的气越来越热,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眼睛睁了开来,正好与我对视了一眼,我呼出的空气正好呼在了姨妈的脸上,姨妈眼睛里彷佛有一层水雾,我一下子起来,贴在了姨妈的后背上,姨妈身子一僵,闭上了嘴,突然挣了一下道:「好了,就这样吧。

  」我过神来,尬尴的坐了沙发上。

  姨妈起身准备出门的时候,看见我的脏衣服兜子里有条裤子,顺手就拿了起来准备拿去洗,可是当姨妈一把将裤子拿起来的时候,突然「呀」的一声把裤子又扔了去。

  我一下就脸红了,摸了摸鼻子红着脸解释道:「我」刚开口,姨妈又弯下腰,用两根手指夹着裤子拎起来红着脸走了出去。

  「我自己洗」我想起裤子还在里面呢,迅速跑过去拦在姨妈的身前,姨妈没来得及刹车,一下通姨妈撞了一个满怀。

  我顺手一下搂住了姨妈,嘴里结结巴巴的道:「那个,我自己洗」姨妈被我一搂,两团撞在了我的胸前,我彷佛听到了惊涛骇浪,姨妈闷嗯的一声,竟然没有挣脱。

  我的手顺势往下一滑,来到姨妈的臀上,稍稍用力往我身前用力一按,我俩的小腹就紧贴在了一起。

  姨妈又是一声闷哼,手指捻着的我的湿湿的裤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姨妈听到声音突然挣扎起来,用手推着我道:「那你就自己洗吧」说着准备推我,我一听没有怪我,有些赖皮的道:「算了,还是姨妈给我洗吧。

  不过」我低头看了一眼离我只有几公分的姨妈的眼睛,有些兴奋的调戏道:「不过里面有条小裤,要手洗哟」姨妈一听嘤咛一声道:「我才不管呢你自己的脏东西你自己洗」我一听就知道她知道我裤上的事儿了,这真是太尴尬了。

  姨妈又挣扎了起来,殊不知越是挣扎,我就被摩擦的越硬,我忍不住哼出声来:「啊姨妈您轻点儿嘶」姨妈一听突然不动了,可能是怕把我的弄坏了吧。

  我看着姨妈的眼睛,她红着脸躲闪着我的目光。

  我禁不住道:「姨妈您真漂亮」说完,吻着姨妈的栗色秀发,香香的透着一丝熟悉的腥味儿,这是爷爷的味道呀我心里狂喊,我豁出去了。

  对着姨妈一贴,姨妈身子一僵,脸沉下来。

  我一看姨妈要发火,可能触及她的底线了「对不起,姨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段时间媳妇怀孕,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姨妈眼里闪过一丝怜悯,感觉她心里稍微有些动摇,对我说:「嗯可以理解,可是你现在在干嘛呢赶紧松开」我下意识的把手松开了,可是我意识到如果我现在退缩,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于是我学着爷爷说话的结巴语气道:「你你帮帮我。

  」只见姨妈颤了一下,推我的手突然软了下来,同时头一低,眼睫毛有些闪烁,道:「我能帮你什么。

  你自己不是弄得挺好的吗」我一看姨妈的态度软化下来,这得加把火啊我低下头把嘴伸到姨妈的耳朵边上轻轻的吹了一口气道:「姨妈,您邦邦我,像帮爷爷那样帮帮我」只见姨妈浑身激烈的颤抖,眼中闪过一阵慌乱:「你你看见了」我手上用力把姨妈抱入怀中,嘴里继续冲着姨妈的耳朵喘着粗气低声道:「姨妈就帮帮我吧,你看我这都发疼了。

  」说着又往前贴了贴,姨妈内心还在挣扎与慌乱中,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吱声,我趁热打铁继续道:「我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只看见姨妈您的孝心,我一定会像您孝顺爷爷那样孝顺您的。

  」说着只感觉姨妈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我的嘴唇一下叼住了姨妈的耳垂,吮了几下,又用牙轻轻的咬了几下,姨妈的喉咙咕唧一声吞了一口口水。

  我得到鼓舞,舌头顺势伸进了姨妈的耳朵里,姨妈受到袭击浑身颤抖,脑袋下意识的想要躲闪。

  我一手固定住姨妈的头,一手从姨妈的腰一直往下按在了姨妈的股上捏起来,耳朵里听着姨妈喉咙里发出嘤嘤的声音,姨妈的手不知不觉的就搂在我的腰上。

  我更加卖力的弄了几口姨妈的耳朵,往下用力的吻在了姨妈的锁骨上。

  就在这时,姨妈突然挣扎起来,浑身扭动,嘴里叫道:「别亲那里」原来这是姨妈的灵敏带,我更加疯狂的啃了起来,慢慢的再往下到了姨妈的喉咙,牙齿轻轻的刮过,姨妈突然用力的挣脱道:「别弄上印儿了。

  停。

  嗯~停」我赶紧停下来,两眼盯着姨妈的眼睛,只见姨妈脸色潮红,眼光躲闪着我的目光,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似的道:「嗯我可以用手帮你。

  不过这是我们俩的秘密你就给我烂在肚子里吧」我一听兴奋极了双手捧起姨妈的脸就亲了上去,姨妈嘤咛一声闭上了眼睛,双手轻轻的推着我,嘴唇死死的闭住,就是不肯张开,我把姨妈的嘴唇吸进我的嘴里吮着,舌头在姨妈牙床边探、慢慢的。

  姨妈不再推我,我的手也放下一只搂住姨妈的腰,慢慢的往下滑到姨妈的股上用力一捏,姨妈嗯的一声,我的舌头顺势就进了姨妈的嘴里。

  我的舌头探着姨妈的舌头,可能姨妈也动情了,感觉姨妈嘴里的口水相当的丰富,我大口大口的把姨妈的口水吸进过来,感觉香香的甜甜的,我甚至有些舍不得吞咽下去,结果搞得口水顺着我们俩的嘴边流淌下来。

  姨妈的舌头也渐渐的开始跟我有一些互动,喉咙深处发出的嘤咛声声声入耳,我另一只手也腾了出来,从姨妈的衣摆下悄悄的伸了进去,一下覆盖,真他姨妈大,真他姨妈滑,真他姨妈软,真他姨妈舒服。

  我心里大叫着,食指和中指(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稍稍一用力,姨妈闷哼一声就浑身一颤,我只顾着自己舒服了,没想到这一下却让姨妈清醒了过来,一下挣脱了我的吻,推开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嗯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一下傻在了那里,姨妈接着低声道:「说好了只用手帮你的」我兴奋得大叫,一下把裤子扒了下来,再把姨妈推到了沙发上坐下,我站在了姨妈的面前。

  姨妈没想到我这么直接,有些难为情害羞的转过头去,没想到姨妈的头发却一下从我的下方扫过,「嘶」一阵舒服让我吟出来,长吸了一口冷气。

  姨妈有些害羞的道:「哼怎么这就不行了」我一听较上劲儿了。

  「姨妈,求您快帮帮我嗯」「哼」姨妈有些生气的哼了一声,伸出细白的右手。

  我有些放肆的呲哇乱叫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姨妈的脸色越来越潮红,眼睫毛一眨一眨的闪烁着,散乱的头发显得十分开放。

  我的手不知不觉的爱抚上了姨妈的头,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温柔的爱抚着姨妈的头发,可能是因为我的眼中流露出的怜惜与温柔的动作,姨妈没有躲闪,反而更加卖力起来。

  我的手慢慢的从秀发往下扶上了姨妈的脖子,再往前用手指一勾,勾住了姨妈的下巴,往上稍稍用力就把姨妈的头抬了起来。

  姨妈停下手上的动作,害羞躲闪着我的目光,垂下了眼帘,嘴唇微张,两个小鼻孔一张一的,我能清楚的看见姨妈的汗毛。

  我低下头来轻轻的吻了一下姨妈的额头,由于弯腰往后一缩,没想到姨妈的手居然没有松开,我喃喃的道:「姨妈,您真漂亮」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630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345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3604.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345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231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2984.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335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c.aspx?5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