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ladyboy benzy,新手必看

三年前,封应宗突然被他三爷爷的千万遗产砸中。

  一生没有子嗣的三爷爷立下遗嘱:封应宗必须去国外学习三年,才能继承他的全部遗产。

    三爷爷怕他败光!  封应宗咬牙为了这笔钱去了,三年时间不仅学到了流利的语言,还掌握了不少经济学知识。

    他靠着海龟学历,成功在国内一家私企得到了对外贸易部经理的位子。

    回国的第一件事,封应宗就把他从前所有的发小兄弟和狐朋狗友们,聚到京城最好的饭馆里不醉不休。

    虽然他发财升了天,但是兄弟义气他没丢!这可是男人的友情!  第二天他还没醒酒,就坐上了去云山的高铁:去给他三爷爷扫墓尽孝!  坐在商务座上揉太阳穴的封应宗,被身旁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所吸引。

    他抬起头就对上了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女孩对他甜甜一笑,就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

    那姑娘穿着紧身的白色衬衫,隆起的位置在封应宗的高度正好能一览美景。

  完美得曲线顺着纤长流畅的腿形一直延伸到盈盈一握的脚踝。

    明明顶着一张稚嫩的脸,身材却又如此惹火,真是天使和恶魔的完美结合体。

    这腿要是搭在自己身上,那做起来一定带劲儿!  饱饭思淫欲,老话说的没错。

    封应宗的脑子虽然还没转过弯来,但身体却早一步苏醒。

    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口香糖递过去:“小姐你好,我叫封应宗,一个人的旅途难免有些寂寞,有兴趣和我聊聊天嘛?”  那女人看封应宗进退有度,伸手接过了口香糖:“好啊,你好我叫毕晓晓,你去云山是?”  “啊,给我三爷爷扫墓。

  我看你穿的这么正式,是去出差吗?”  “你眼光挺毒的啊!”  封应宗三言两语就打开了女人的话匣子,那女人也很快放下戒心,顺手把口香糖剥开放进嘴里。

    聊着聊着聊,那女人忽然说感觉自己有些头晕,封应宗以为这是女人在主动和她调情,就顺势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女人完全顺从,都没有一点反抗。

    正当封应宗得意这么快小美人就喜欢他的时候,不经意间用眼神瞄到了桌子上的口香糖纸。

    不对!那口香糖是昨天他和兄弟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一个混场子的人随意给他的。

  说是现在酒吧里非常流行的药物,吃了就会失去神志,还有催情效果。

    他喝多了完全没在意,现在才有些反应过来。

  他叫了叫身边的女人,迷迷糊糊只能给他一点反应,这不就是内种药的效果吗?  让人失去神志,又不会对外界毫无感知。

  没想到这东西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既然阴差阳错,那也算是两人的缘分吧。

    两人距离贴近,封应宗鼻腔里充斥着女人头发的香气,这味道也让他更加心猿意马。

    眼神瞄到列车员离开了车厢,封应宗扶着女人走向了厕所。

    关上门,封应宗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女人水嘟嘟的嘴唇,上下研磨,真是如果冻般又弹又软!  他把马桶盖放下,让女人坐在马桶上,一颗颗解开了女人衬衫的扣子,就这样毫无遮拦的晃到了封应宗的眼。

    女人嘴里也同时发出了一阵粘腻的叫声,更加激发了他的期待。

    解开了衣服,女人的身体非常的敏感,一碰就有些细微的颤抖。

    经验丰富的封应宗感觉不太对。

    这个认知让封应宗最后的羞耻心也荡然无存,既然这样,他就算做了什么,也完全不会被女人发现。

    女人被开拓着身体,慢慢的感情开始不断的积累。

    封应宗感觉女人已经准备好了,动作不再小心翼翼而是加了几分力气。

    这样微小的刺激让女人浑身过电一般抽搐了几下,发出了带着哭音模糊不清的恳求:“啊,我要……”  看女人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他把早就觊觎的女人纤细的双腿架在自己肩膀上,  毕晓晓可能受到了更大的刺激,嘴里的叫声越发的藏不住。

    “咚咚咚!”的一阵敲门声让封应宗从极致的舒爽中回过神来。

    外面的乘务员敲了门:“请问里面的乘客没事吧,有其他乘客反应说这个厕所被占用很久了。

  ”  可是身下的女人正舒爽,封应宗猝不及防的停下,让女人极其不满。

  发出无意识的声音:“别停,我要……”  封应宗怕女人的声音被门外听到,连忙捂住女人的嘴。

    在乘务员耐着性子第二次敲门询问时,封应宗才清了清嗓子:“我女朋友身体不太舒服,一直有些想吐,我一会儿就带她出去。

  你能帮我接一杯热水过来吗?”  “好,我去拿杯子。

  ”门外的人应了一声就离开了。

    听见门外那人离开的声音,封应宗用立刻用嘴封住了毕晓晓的唇。

    仔细的给毕晓晓清理完,穿好衣服坐回座位。

    乘务员就端着热水,看到坐在座位上的女人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红晕。

    看女人脸颊粉红,似乎真的是身体不太舒服的样子。

    封应宗让毕晓晓继续靠在自己肩膀上,直到他们到站。

    “晓晓?晓晓?醒一醒,云山马上就到了。

  ”封应宗叫醒了女人。

    毕晓晓感觉头有些涨,意识渐渐恢复后才发觉自己竟然枕着陌生男人的肩膀睡了一路。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的里面竟然比刚上车时还要肿痛。

  她上车之前,被她的老板硬拉着在地下停车场来了一次,本就十分不舒服,还得替她卖命去谈合同。

    毕晓晓主动留下联系方式:“你真是好人,我们交换电话号码吧。

  ”  两人交流之后封应宗才知道,原来她工作的地方和自己即将去就任的公司相距不远,两人约定好了以后经常联系。

  就在高铁站分开了。

    封应宗打车去了云山墓地,找到了他一辈子没见过几面的三爷爷的墓碑。

  墓碑上的老头即使历经风霜,依然能看出年轻时长相英气。

    墓碑上蒙了一层土,和旁边其他的墓碑没有两样。

    封应宗要来了清扫工具,一边打扫一边想:虽然三爷爷生前有权又有势,但是生前没留下个一儿半女,死后也和其他常人没什么两样,都睡一样大的墓地。

    这就告诉他:钱是王八蛋,生前快花完!  打扫完,封应宗正八经的给他三爷爷磕了三个头。

  又给管理墓地的看守留下了一笔钱,让他勤给打扫,然后就坐上了归程的高铁。

    虽然身旁没有了美女相伴,但是他倒是舒服的睡了个好觉。

    作为跻身五百强的私企,公司给身为贸易部经理的封应宗,分配了位于精品商业住宅的十八楼。

  三室一厅精装修,拎包入住。

    封应宗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住了进去。

    早晨下楼遛弯的时候,封应宗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扎着马尾得姑娘,捂着脚踝坐在路边。

    “小姐?你怎么了?”封应宗主动上前询问。

    “我,不小心把脚崴了。

  ”  “这样吧,我背你去医院。

  ”封应宗乐于助人的蹲在她面前催促到。

    “可以嘛?”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会不会耽误你的事情啊?”  封应宗露出他最完美的笑容:“为美女服务,乐意至极。

  ”  封应宗带美女去医院包扎好,又非常好心的把她送回了家。

    “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帮我,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可真是个大好人!”  封应宗看着女生粉嫩的嘴唇俏皮又害羞的说出这些话,难免有些心猿意马:“这么快就给我发好人卡了吗?”  女生被封应宗看的有些脸红,连忙转移了话题:“对了,冰箱里有水,你想喝什么就自己拿吧。

  ”  “你是学舞蹈的吗?”封应宗看女人客厅挂着一张,女人穿着芭蕾舞裙巨大的写真。

    第一次有男人看见她这张私密的写真,凌云云不免有些害羞:“对,我是一名舞蹈老师。

  ”  舞蹈老师好啊,身子一定软的不像话。

  封应宗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这件事。

    “忙了一上午,要不要吃点东西?”凌云云主动提议。

    封应宗听她这样一说,感觉自己真的有些饿:“你喜欢吃什么?我叫外卖吧。

  ”  凌云云阻止了封应宗拿手机的手:“叫外卖干嘛?我来做吧。

  ”  “你会做饭?”不是封应宗质疑她的厨艺,只是现在会自己做饭的女人越来越少。

    “你就等着瞧好吧。

  ”  没一会儿,四菜一汤就端上了桌,封应宗尝试着吃了一口,的确有家的味道。

  他也没有吝啬对凌云云手艺的赞美,把女人夸的从两人坐在一起吃饭开始,脸蛋就粉扑扑的让人想亲上一口。

    “你喜欢就好。

  ”凌云云骨子里是个传统的女人,她妈妈告诉她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得抓住男人的胃。

    两人吃饱,女人的脚不能长时间站立,于是封应宗主动揽了刷碗的活。

    “你应该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你要是娶了哪个女人,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凌云云坐在后面看着封应宗的背影感叹道。

    封应宗听女人这样说,明显是对自己有意思嘛!他擦擦手走到女人身边,凑近了两人的距离:“我又饿了。

  ”  都是成年人,这句看似不太和时宜的话,大家都能心知肚明。

    今年是凌云云单身的第二十年,她看着眼前棱角分明的脸,再想起他主动伸出的援手,不免对他产生好感。

    封应宗看着凌云云完全乖巧顺服的样子,一把勾住了她的脖子,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吹气。

    凌云云浑身过电一般的颤抖了一下,她想到人生中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做这种事情,难免有些青涩。

    “第一次?”封应宗感受到了她的青涩。

    “嗯嗯。

  ”女孩犹豫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封应宗心里一阵狂喜,没想到路边捡到的小妮子竟然还是个处?那他可要好好对待怀里的小人了。

  轻轻的把人放倒,一个吻就落在了女人禁闭的眼皮上。

    女人无论身份地位,都想要被珍惜、被温柔对待。

  恍惚之间,她只觉身子一软,才有些明白,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被男人打横抱起放倒在柔软的床上。

    身下的女人小动物般的,情不自禁发出低喘颤音。

    从中间往下,是女人柔软如春雪的腹部,接着纤细又蜿蜒的腰部线条。

  可能是长期练舞的原因,女人的腰线极其流畅柔软,两条白璧无瑕的长腿分在引的封应宗瞩目。

    “云云,你可真美。

  ”  女人完全没有力气回应,完全沉浸在了享受中。

    封应宗从无数情人身上历练出来的本事,让他知道:鱼水之欢在于互相在意,两情相悦,也在于进退有度。

    “啊!那里!不要了……”凌云云脸上泛着潮红,似已承受不了太多。

    封应宗听到女人的求饶俯着身子来。

  轻轻撕磨她耳侧细嫩的皮肤,被熏染之后的嗓音带着让人心颤的微微嘶哑,“那你求求我。

  ”  “求……嗯……”凌云云无意识的哼叫。

    一波接一波的感觉,让凌云云终是呜咽着哭了出来。

  怀里的人抽噎着哭,却让封应宗更加痛快。

  封应宗抱着女人安抚了好一会儿。

    凌云云这次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嘴边溢出的声音一声比一声粘腻的化不开。

    直到只有肩膀以上在床上的时候,女人才发觉到自己似乎没有了着力点。

    “别,我撑不住。

  ”  “乖,相信我,跟着我走。

  ”封应宗暂时停下。

    凌云云没一会儿,就云里雾里快乐的不知道身处何处。

    封应宗继续拉着女人向下,直到她完全失去了床的支撑。

  上半身没有男人的腿长,胳膊自然的撑住地面,好让自己不至于失去平衡。

    这个动作是封应宗早就设计好的,得知凌云云是舞蹈老师那一刻,他就知道女人的腰绝对软的,能支撑他们完成这个,有些高难度的动作。

    封应宗自上行下的运动,女人整个人半倒立,本就混沌的头脑更加不清醒,只能跟随男人在欲望沉浮。

    幸亏凌云云的体力好,臂力足够维持平衡。

  才让两人依靠这个姿势尽了兴。

    封应宗抱着人进了卫生间冲洗,毕竟怀里的人脚踝上还打着石膏。

    刚才那么激烈,封应宗都时时想着这码事,没有让女人感受到脚踝的疼痛,可见他的体贴。

    第二天他给小美人留了信息才回了自己家。

    今天是封应宗到公司报道的第一,他出了小区的门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代步的工具。

    买辆新车,提上了封应宗的日程。

  但是现在,他决定坐地铁去公司。

    倒不是他有钱不舍得花,非要省这几块路费。

  而是挤地铁的乐趣,他可是好几年没感受过了。

    早高峰的地铁几乎是肩膀挨着肩膀,脚跟连着脚尖,无论男女,是避免不了身体得解除。

    封应宗一身得体的西装,站在在地铁里,一边拥挤,一边摸了好几个曲线迷人的女白领的挺翘。

    反正这么挤,她们想说理也找不到真正的咸猪手是谁。

    抬头才能望到顶的大厦,坤升资本四个烫金大字赫然印在大厦外。

  在这寸金寸土的商圈里能占据这么一整栋楼,的确看得出这公司有五百强企业的实力和资本。

    封应宗走到前台,看接待的前台正奋笔疾书低头写着什么,没有注意到他,于是敲了敲桌子说道:“你好,我是来报道的对外贸易部经理,我叫封应宗。

  ”  前台的姑娘知道来人是谁后,立刻恭敬的起身迎接:“啊,封经理你好,付总去度假了不在公司,但是他特地嘱咐我要好好接待您,我带您先熟悉熟悉公司吧。

  ”  有钱人就是好!没事就是度假游玩。

  反正手底下养了一群能替他办事(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的得力助手。

    公司没了他照样顺利运转。

  封应宗的梦想就是成为这样的人  “好,麻烦你了。

  ”封应宗对着小前台眨眨眼。

    前台的姑娘没想到新到的经理竟然年轻又帅气,还这么有礼貌,带着对他的好感蹭蹭往上升。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18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357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442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473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8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273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113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3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