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megaporn,新手必看

正值七月最热的时候,村里的男女都异常的烦躁!  给自家庄稼打完农药,陈三斤浑身臭汗,燥得更是难受:“得赶紧去洗个澡,不然老子都要热死了!”  走到河边,他把身上的衣服去的只留一件底裤,一猛子扎入了温凉的河水中。

    “啊……舒服!”  在河里刨了好一会,他突然听到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女人若有若无的喘气声。

    “我去,有人?”  陈三斤轻轻滑动河水,往人声传来的方向靠近。

    很快他就看到在一棵大树旁边,一个身材姣好的少妇整背对着他上下其手,雪白的后背随着她的动作摇曳着,若隐若现能看到那诱人的侧面轮廓。

    “这不是晓东媳妇吗,她这是干啥呢?”  陈三斤眼前一热,为了看轻些,忍不住继续往前靠近,可不偏不倚,一只午睡的鸟被陈三斤给惊醒了,尖叫一声飞了没影没踪。

    晓东媳妇浑身一震,连忙将衣服套上,匆匆忙忙整理了下裙子,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一脸疑惑的陈三斤。

    “哟,这不是三斤吗,你这偷偷摸摸的干哈呢?”  陈三斤看到晓东媳妇满脸的红晕,再联想到刚才她刚才的喘气声,顿时明白了这个女人刚才在干啥了,顿时调笑道:“我呀,刚才好像听到有人在干那事,这不,赶紧过来瞧瞧热闹呢……嫂子,你这又是干啥呢?”  晓东媳妇听了这话,脸更红了,骂道:“你这小兔崽子,思想咋这么龌龊呢,这大白天的,谁……”晓东媳妇话说了半截,突然就止住了,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陈三斤。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家伙,这要是用起来,岂不是……  一想到这,晓东媳妇顿时本能地捂住了嘴。

    陈三斤顺着晓东媳妇的眼光看去,山村的河水清澈见底,他下身的轮廓一览无余,尤其是那里,被清澈的河水放大了不少。

  (边插边做吃奶)  哟,这小娘们看来是对我有意思啊!  陈三斤早就听说了晓东身体不好的事,他媳妇明显是在家吃不饱,才偷偷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自己来解决了,他心头一热,随即调戏道:“别人我可不敢说,不过嫂子这么漂亮,有点需求也是应该的嘛!”  晓东媳妇瞬间通红了脸,心中透着无力和渴望,可嘴上却咬牙说道:“你这崽子……又瞎说,谁不知道我们家晓东是咱村最厉害的,我怎么可能不满足呢?”  “嫂子,你说这话我就不愿意了,什么叫晓东是咱村最厉害的,我就不服!在咱们村,这方面我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不信你就看!”  陈三斤切了一声,说着就要去掉底裤。

    晓东媳妇红着脸吓得赶紧回过头去,骂道:“臭小子,你可别耍流氓,这要被人看到了,说也说不清的!”  话是这么说,可想到陈三斤下面那大家伙,她头却忍不住转了过来……  结果,她却看到陈三斤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的身前看,气得直跺脚:“陈三斤,你还真是个没用的家伙,比我们家晓东差远了!”  “别跟我说晓东的那糗事,村里人谁不知道晓东那货中看不中用。

  ”陈三斤龇着嘴得意的笑道。

    陈三斤早就听说了晓东身体不好的事,让晓东媳妇总是满足不了,听村里的老娘们说,晓东媳妇因为这个事没少和晓东吵架。

    晓东媳妇听三斤这么一说,立刻就急红眼了,“好你个三斤,这破事都是你们传开的吧?今天我在这可跟你说明了,我家晓东那不但大,而且还管用!别整天闲着没事,搁这瞎造谣。

  ”  “嘿嘿,晓东媳妇,别不承认,要是晓东那货够厉害,你舍得让他出去打工,独守空房嘛?”陈三斤对村里人的传言深信不疑。

    晓东媳妇如同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两眼怒瞪着三斤。

    “哼……三斤你别不信,我家晓东今天晚上就从外地回来。

  你要是真不信,晚上就到我们家窗户口上给我竖着耳朵听听!”  说罢,晓东媳妇气呼呼的甩着膀子就要走人,但想了一想,又转过身来冲他问了声。

    “三斤,你刚刚说的是不是真的?”  陈三斤本以为这女人终于不用在这聒噪了,没想到忽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真的假的?”  “哈哈哈……”晓东媳妇一掐腰,晃哒了两下胸前的高耸,那风景一阵荡漾,看得陈三斤气血上涌,喉咙咕咚一声眼咽下了一口唾沫。

    “三斤,你莫不是跟我装傻吧?刚刚你不是说你厉害嘛?有多厉害?不会是嫉妒我们家晓东,唬我的吧?”  听晓东媳妇这么一说,陈三斤总感觉这女人不对劲,随即生出了一丝期待。

    “我三斤从来不吹大气,不信你就试一试,嘿嘿……”陈三斤坏笑着看着晓东媳妇,心中暗道,“让你在我面前嚣张,这次还不让你吃瘪,嘿嘿……”  晓东媳妇撇了撇陈三斤裤裆,“三斤你可别激我,你当我不敢?”  “我没说你不敢,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就想让你,咋滴了?”既然要装,那就得装的像点。

    “老娘还怕你了不成?”晓东媳妇红着脸道,快步冲到陈三斤身前,直接抓了上来。

    两人都傻眼了。

    陈三斤傻眼是因为没想到这晓东媳妇如此泼辣,还真敢过来抓自己。

    晓东媳妇傻眼是因为对陈三斤的话将信将疑,但是既然陈三斤敢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至少也有点资本,心里也早就有了准备,不过没怎么在意。

    可当她真的贴到陈三斤面前,虽然没碰到,可还是被那硕大的轮廓深深的震撼了。

    两人一时尴尬的僵在了原地。

  场景很诡异!  “舒服!”下意识的陈三斤口中崩出两个字,配合着说出来的话,还挺了挺腰板,那昂首挺胸的家伙,正好戳到了那温热的地方……  “三,三斤,你,你瞎说什么呢!别真以为大就了不起了。

  要管用才行!哼,还是那句话,晚上到我家窗户口,我可不想让村里人说我家晓东站不起来。

  ”  晓东媳妇说着,手忍不住在上面搓动了两下,有些不舍地松开转身走了。

    陈三斤看着晓东媳妇扭着翘臀离去,心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想法。

    “这女人,那股子劲一看就很饥渴。

  她说这话,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吧?娘的,要真是这样,得找个机会把她掀翻了骑了再说。

  ”  陈三斤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要不刚刚那女人干嘛还在自己那货上还搓两下,看她走的时候表情还依依不舍的。

    他想来想去发现还真是那回事,这女人肯定对自己不怀好意。

    不过这时候肚子开始咕咕叫,陈三家晃了晃脖子,直接背着药桶回家去了。

    “回来了,饭给你留着呢,还热乎着,快点吃吧!”  陈三斤回到家,他妈张爱青的声音就从厨房传了出来。

    “哦,路上遇到点事,耽误了!对了,我爸呢?”他冲进厨房,拿起盛好的饭菜扒拉起来,顺带问了声。

    “还不是为了你的事去乡里面了。

  现在种田哪能有出息,你爸找找人,看能不能给你到乡里的鞋厂找点事做做!”  陈三斤一听,直接将碗搁一边,凑到他妈跟前:“妈,你说俺爸能给俺整个啥职务?”  “还啥职务?还不就是一线工,想坐办公室,这年头难啊,一个车间组长的位置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瞄着呢。

  再说了,就你爹那点能耐能行嘛?”张爱青一听,估摸这孩子是天天在家憋坏了。

    “这事再说吧!”他一听,顿时泄了气。

  飞快的扒拉两口,丢下碗就向外跑去。

    “唉唉唉,你这孩子,我话还没说完呢!慢点……”  张爱青话还未说完,门口就传来一声惊呼。

    “哎呦喂,你个臭小子,讨魂了你?差点把你爸这老骨头给撞散了!快扶我起来!”  张爱青赶紧跑出来看看,原来陈三斤跑的太快正好撞上了他爹陈诗文。

    “拉倒吧你,就你这身膘肉抗撞能力不比母猪弱多少!”陈三斤没好气的道。

    “哎,你这臭小子咋说话的你,我是你爸,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

  ”陈诗文听三斤这么一说,气的七窍生烟,当即就跳起脚来。

    张爱青一看这架势,吓的连忙死死抱住陈诗文,“孩他爸,你这是干什么啊?!”  陈三斤也给吓坏了,哪里见过这架势,抱着头向院子外跑去,“你个老东西,你凶什么凶!你要是打了我,看等你死的时候,我非给你订口铁棺材!”散开脚丫子,一溜烟的不见了。

    “妈的,臭小子,我看你造反了不成。

  晚上回来打断你的狗腿!”陈诗文该吼的也吼了,该出的气也出的差不多了,一把扔了铁锹,垂头丧气的看着张爱青。

    “我说他爹,你今天是吃了炸药了啊你?哪来的这么大火气?”张爱青心有余悸的道。

    “三斤工作的事黄了!”陈诗文叹了口气,抱着脑袋蹲了下来。

    “那魂淡徐江根本就不愿帮忙,还拿现在厂里不招人的屁话唬我。

  ”陈诗文两眼发赤。

    “那……那咋办啊?”张爱青没了主意,心中大急,这工作的事落实不下来,也就断了给陈三斤讨媳妇的念头。

    “咋办?能咋办,凉拌!这三斤老是跟我做对,找不着媳妇我也问心无愧。

  ”陈诗文丢下话,直接转身进了里屋。

  陈三斤一口子跑到村外的河堤上晃哒,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爹陈诗文,土包子一个!虽然取了个好名字,奈何小学都没毕业就不上了。

  结婚后,没啥能耐,好赌成性,直接就把家败光了。

    这父子俩从小就不对付,没为个什么事就吵架,可从来没向今天这样动过手。

    三斤想想两人之间的事,漫无目的的在河堤上走着,心里烦的慌,可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不远处草丛中发出哼哼呀呀的声音,也不知道在干嘛!  “嗯?有人?这大中午的,谁跑这河堤上来干什么?”三斤干脆趴在草丛里,小心翼翼向声音的方向爬去,那咿咿呀呀的声音很是撩拨人心。

    听声音是好像是个女人!  “这谁家的媳妇,大中午头还敢跑出来,也不怕晒褪了皮啊!”  陈三斤心中充满了好奇,爬近拨开草丛看了过去,他差点蹿出鼻血来。

    竟然是宋老二和朱大鹏媳妇何绣花在做坏事,陈三斤感觉自己鼻息很粗重,浑身燥热,心跳加速。

    过瘾!竟然让自己遇见这等好事。

    朱大鹏媳妇叫何绣花,也是村里出了名的浪荡女人。

    陈三斤看的过瘾,哈喇子一地,可还没迷了心智,心中暗自算计。

    “这何绣花就是一坨狗屎,朱大鹏也就一绿头苍蝇,竟然搞到了一块,这两人一直跟我不对眼,要是让那朱大鹏知道了,还不活劈了宋老二?是不是吓吓他们俩,抓个小辫子搁手里。

  ”  想到这,陈三斤打定主意,脸上冷冷一笑。

    “吼吼……”这时宋老二喉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看样子是架不住何绣花的夹攻,快到了尽头。

    “哇哈哈哈……这大热天的,你两玩啥呢?兴致挺高的啊!”  抓住机会陈三斤猛的从草丛里跳出来,指着二人大叫道。

    这一嚷嚷,可把宋老二跟何绣花吓坏了,直接从头顶凉到脚后跟。

  宋老二更是从高超给一嗓子吼到了深渊,直接萎掉。

    陈三斤的看着的两人:“狗男女,好玩吗?”  “陈……陈三斤,怎,怎么是你?”先回过神来的是何绣花,两人慌慌张张的胡乱把衣服给套上。

    “怎么就不是我了?你们能来这我就不能来了?不但我能来,朱大鹏也能来!”陈三斤故意把“朱大鹏”三个字喊的很大声,他想看看何绣花是什么表情。

    不过陈三斤失望了,何绣花似乎对朱大鹏不以为然,倒是宋老二吓的扭头四处张望,生怕朱大鹏真个蹦跶了出来。

    “陈三斤,别在这给我装蒜!难不成你今天还想攥我们两的小辫子?”何绣花显得很嚣张,一点悔悟的觉悟都没有。

    “哦,是这样啊!”陈三斤抓抓后脑勺,“说真的,我还真没打算攥你两啥小辫子。

  碰巧遇到这事。

  不行,我得去告诉朱大鹏,我老觉得朱大鹏挺憋屈的。

  ”  他说完也不理两人,转身就要走。

    “陈三斤,我告诉你,你就是告诉朱大鹏,我也不鸟他,那个软蛋我想怎么拿捏他就怎么拿捏他。

  你……你给我回来,你要是真去说,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唉唉唉,我说话,你听着没有……”  何绣花语气显得有点慌乱,但是却很嘴硬,可说着说着就慌了。

    她没想到陈陈三斤根本不理自己,朝自己家方向蹦去。

  这破事要是捅到朱大鹏那,朱大鹏就是再软蛋也不会在这事上含糊。

    陈三斤晃着个脑袋,不紧不慢的向何绣花家方向走去。

  心中暗道,“欠骑的女人,跟我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  “陈三斤!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  宋老二连忙陪着笑脸拦着陈三斤,抖索着手掏出一盒香烟,谄媚地递烟给他:“来,三斤兄弟,抽根烟歇歇!”  “少来,别跟我套近乎!你说你们俩搞这事,对得起朱大鹏嘛?那朱大鹏在村里是横了点,但你也不能占了人家媳妇是不?”  陈三斤手一挡,特意强调了朱大鹏在村里的横。

    朱大鹏在村里那是横的不行,瞅谁不顺眼,兜头就揍,下手很没分寸。

    “陈三斤兄弟,来!”宋老二脸色顿时一变,又把烟给递了过去,陈三斤没再推,接了过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宋老二,烟是好烟,就是味有点不对。

  ”  宋老二迷糊了,“味不对?这可是我从乡里买的,红塔山!我平时都舍不得抽,贵着呢,不会被老孙头给唬了,买我假烟了吧?”  “啥假烟不假烟的!我是说味不对,有股子搔味!”陈三斤调侃道。

  

 由于烟盒实在太小,李文龙只好尽量的用大力气给她擦干净一点,折过纸又用力的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烟盒太硬了,还是林雪梅那娇柔的实在没受到过这种待遇,她鼻中轻哼了一声,竟然幽幽的醒来了,看到李文龙在抱着自己,有感觉到下面传来的疼痛感,林雪梅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一把李文龙,一个把持不住,林雪梅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过去。

    “林总。

  林总。

  您醒醒”李文龙丢掉手中的烟盒重又抱起林雪梅。

    此时的林雪梅充耳不闻,没什么反应。

  就算是李文龙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她也只是嗯嗯了几下,并没有睁开眼睛,看样子烧得很迷糊了。

    李文龙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了,如果不立即去医院,恐怕林雪梅就能出现生命意外,到那个时候,自己可真是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李文龙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点是一点吧。

  用力把林雪梅的裤子一古脑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横抱起她,爬出土沟,一路狂奔回到车子上,把林雪梅塞进后座里,李文龙发动车子向前飞驰而去。

    幸好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县城,进了县城,李文龙下车拦住一人问清了县医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红灯绿灯了,一路狂奔进了县医院,停下车子探身抱起林雪梅冲进了急诊室:“医生。

  医生。

  快。

  快救人。

  ”  不知道是李文龙大声呼救的声音起了作用,还是这里医生的医德本来就这么好,医生竟然在第一时间从办公室里冲出来了,伸手摸了一下林雪梅的体温,医生面无表情的说到:“病人生命垂危,马上准备抢救,你是家属吧?先去交五千块钱急救费。

  ”  五千块?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块?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给自己出了这么一个难题,这老天对自己也天眷顾了吧?  但是,这人命关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医生,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没带这么多钱,就一千多块”李文龙掏出随身带的一千多块“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说,我现在就出去取钱去。

  ”  李文龙还故意把一张建行的银行卡亮了亮,其实他心里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几块钱。

    “行,不过你得快点”医生的话让李文龙心中一阵感动,这年头,医德医风这么好的医生可是不多见了。

    虽然人家说了让快点,就是这,有的人也不给你机会啊!  “谢谢!谢谢!”李文龙一个劲的鞠躬,虽然怀里的人跟自己没啥亲近关系,就冲医生刚才那句话,李文龙觉得自己这躬鞠的也值。

    医生不再理会李文龙,叫上几个护士手忙脚乱的把林雪梅推进了手术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灯,李文龙转身跑出了医院。

    掌声在哪里?收藏在哪里?大家快来啊!  这人生地不(俩性故事)熟的,就算是借也没地方借去啊!  没啥好办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沈建身上了,李文龙掏出手机打通沈建的电话:“沈叔,我这边遇到了点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点钱用?”  “你用这么多钱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车了?”沈建紧张的问到。

    “没事沈叔,我这不是跟着林总出发了吗?林总需要办点事,结果身上没带多少钱。

  ”李文龙只是说到这里,他觉得,沈建不会再问下去的,因为他有这方面的经验。

    “需要多少?”果然,沈建直接问了数目。

    “一万吧!”李文龙揣摩这这一万应该够用了,虽然自己身上没多少钱,但是林总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长,出个门身上能不带个几千块吗?  “把你卡号给我,我现在就找人给你打过去”沈建很痛快的说到,他认为,肯定是林雪梅授意李文龙要这钱的,既然是领导开口了,那自己这个大管家可是要尽快的办好的,尤其是想到林雪梅还有那一层关系,他自是更不敢怠慢了。

    找到一家建行,李文龙侯在那里,等到沈建的电话打过来,赶紧插卡取了钱又跑回医院。

    先去交了急救费,拿上单子急急火火的来到急救室门口,正好看到打着点滴的林雪梅被护士推出来,看样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李文龙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医生,她怎么样了?”  “高烧已经控制住了,不过,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而且严重脱水。

  现在还没有完全醒过来,需要住院治疗,你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医生,这。

  这能不能转院啊!”李文龙急道:“我们就是临近县里的,今天本来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没想到遇到了这么一件事,这是我的领导,我们想转回我们县里。

  ”  “转院我没有意见,不过,如果中间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

  ”医生冷冰冰的说到。

    李文龙知道医生生气的原因,这样一个病人治疗下来,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转到别的医院里,那这到手的钱可就要进别人的腰包里了,你说他能高兴吗?  李文龙看看林雪梅,依然苍白着脸没有反应,想要征求她的意见肯定是不行了,没办法,只有自己做主了,听那医生的口气,现在的林雪梅还没有脱离危险,如果不听医生的,中间真要是出点什么事,自己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可是,这林雪梅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个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这也男女有别啊!  “到底怎么样,你想好了没有?”医生有些不耐烦了。

    “我。

  我们住院,我现在就去办手续”李文龙没有其他选择。

    等到一切都办理完毕,坐回到床边看着林雪梅,李文龙感觉心力交瘁,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的酸痛。

    摸摸林雪梅的头部,感觉没有那么烫了,又给她掖了掖被脚,李文龙感觉自己那颗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轻松下来,疲惫不可抑制的向李文龙下来,眼皮一阵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

    只是,他的美梦并没有做多久,很快,他便被一声训斥给叫醒了。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这药没了也不知道叫一声。

  ”李文龙是被来换吊瓶的护士给吵醒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肚子里传来的咕咕的叫声告诉自己,好像晚餐时间到了。

    李文龙打着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胳膊刚刚举到一半,却见林雪梅睁开了眼睛,吓得李文龙又把胳膊缩了回去。

    “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脸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吗?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了?  见林雪梅醒来,李文龙欣喜万分:“林总,您觉得怎么样了?”说着话,又要伸手去触摸林雪梅的额头,见林雪梅皱起了眉头,李文龙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护士离开,林雪梅咬着嘴唇看向李文龙。

    “您的衣服湿了,正在外面楼道里晾着呢!”李文龙没弄明白林雪梅话里的意思。

    “谁给我。

  脱掉的”林雪梅眼睛里写满了敌意。

    “啊,哦”李文龙这才明白林雪梅话里的真正含义“是护士,是护士帮忙换下来的。

  ”  “你有没有在身边?”林雪梅紧接着问到。

    “没。

  我去办住院手续了”李文龙可不敢承认,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林雪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重又闭上了眼睛,李文龙提到嗓子眼的心刚刚落回到肚子里,林雪梅的一句话又差点让他生出心脏病来。

    “晕倒之前我好像在。

  是你给我。

  ”林雪梅没有把话说出来,不过李文龙知道舍弃的那几个是什么。

    “是我给您擦的。

  ”后面的这两个字,李文龙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

    “你。

  ”林雪梅刚想发飙,看到周围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话压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凑在林雪梅的耳边,李文龙小声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给林雪梅说了一遍,当然,滤去了擦那一段。

    “对了,有一个什么萧总一直在打您的电话,后来。

  后来我就把您的手机给关掉了”李文龙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跟林雪梅汇报。

    “我知道了”林雪梅的表现让李文龙很失望,他并没有在她的脸上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你有点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李文龙把医生的话跟林雪梅说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为什么不转回到我们县里的医院”听了李文龙的话,林雪梅皱着眉头说到。

    “当时您还昏迷着,医生又说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

  ”李文龙郁闷到了极点,这为别人着想,却还挨训,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问问医生,问问他能不能转回我们的医院。

  ”李文龙的解释并没有换来林雪梅的谅解。

    “林总,外面还下着雨呢,您这衣服也没干,我们怎么。

  ”李文龙有点无奈的说到“再说了,我刚刚办了住院手续。

  ”  “你。

  ”林雪梅皱了皱眉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因为,李文龙说的句句在理,转身看了看周围:“想办法给我换一件病房,要单间,你现在就去办。

  ”  乖乖,还住单间,你以为这医院是你家开的。

  李文龙心里叽叽咕咕的说到,不过,还是不敢违抗林雪梅的话,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这剩下的钱还够不够了?

而孙静怡去了自己房间,拿出瑜伽用的毛毯,铺在地上,开始日常锻炼。

  只见,她穿着一身粉色紧身服,露着小腹,特短,一条修长美腿完美展现在刘兵面前。

  咕噜!刘兵看的猛吞了口水,双目放光。

  这身材可真是火辣啊,那完美的曲线,该凸的凸,该凹的凹。

  刘兵注意力哪还能放在电视上,余光死死盯着看。

  孙静怡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刺激刘兵,也没顾忌,上来就做了一个一字马劈叉。

  双腿叉开,平放在地毯上,劲爆曲线都快崩了出来。

  坚持了一阵,孙静怡有点累,汗水布满了雪白的脖颈。

  俏脸红润,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换了个动作。

  只见她缓缓起身,站的很笔直,突然抬起右脚到自己的头部,与脑袋平行,左脚站的特直,正好对着刘兵的眼睛。

  看到这个姿势后的刘兵,鼻血都要喷出来了,顿时就受不了了。

  这边,孙静怡也一直在注意刘兵。

  突然看见他迷恋的眼神,心底突然一阵惊喜,看来自己虽然年纪大,但风韵犹存啊,还能吸引到刘兵呢。

  心底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

  “小兵,你能过来帮阿姨吗?”孙静怡眨巴着魅惑的眼神,刘兵有点难为情,毕竟反应还没褪去呢。

  这下过去,要是被她发现,多尴尬啊。

  可孙静怡又问了一句,他只好硬着头皮,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过去。

  刚到身边,一股曼妙香味迎面扑来。

  刘兵过来后,孙静怡将腿放下,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怎么帮你呢?”“阿姨待会儿打算做一个难度比较高的动作,倒立平衡,保持的时间需要长一点,需要有人在旁边帮忙。

  ”“行。

  ”刘兵刚说完,孙静怡就迅速倒立,双腿叉开。

  “替阿姨托一托。

  ”刘兵赶紧伸出手托着,与此同时,目光正好对准孙静怡瑜伽服的中间,刘兵感觉自己的脑袋炸裂开来。

  她的身材可真是有韧性啊,刘兵的手按在上面,感觉特别好,没一点赘肉。

  实在没忍住,他勾了勾手指。

  孙静怡浑身一麻。

  因为她是倒立,一哆嗦,眼神往上一瞥,正好看见刘兵的变化。

  俏脸一下子就红了。

  刘兵就这样托了几分钟,不一会儿,他竟发现瑜伽服开始有了异样。

  天哪!刘兵一脸震惊,他万万没想到孙静怡竟然会这样!被刘兵这么盯着,孙静怡极为羞涩,自我责备,怎么这么不能忍呢?现在真是羞死人了哟。

  “小兵,你看什么呢?”孙静怡没忍住,轻轻问道。

  “没,没看啥。

  ”刘兵赶紧转移视线。

  此时的刘兵思想很挣扎,浑身难受,谈了多年的女朋友,一直都不给自己碰,现在跟这个离异多年的少妇独处,突然担心自己真的没忍住,跟她发生点什么。

  咚!咚!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孙静怡跟刘兵两都吓得一跳,孙静怡赶紧双腿一收,恢复原样,而刘兵吓得赶紧跑回了沙发处,装模作样的看电视。

  不一会儿,门被打开。

  女友范玲玲突然回来,手里提着包,穿着一身职业套装,黑色小西服,身材高挑,黑丝袜,大长腿,高跟鞋,很有味道。

  “刘兵,小姨,公司现在临时通知,要我去上海出差,我得赶紧回来收拾行李,马上就去机场。

  ”“玲玲,不是还有几天才出差吗?怎么这么急?”刘兵问。

  范玲玲叹了口气,“临时通知,要我今天必须赶过去。

  ”“出差多长时间啊?”“最少也要半个月的时间吧,这次是公司的大客户。

  ”范玲玲撇了撇嘴巴,有点急躁。

  “先不跟你说了,我回房间收拾收拾,再拖飞机就要晚点了。

  ”在范玲玲回了房间收拾的时候,刘兵坐在沙发上,心底压着一团强烈的邪火,而孙静怡还在继续练着瑜伽。

  那种冲动更加强烈了。

  范玲玲提着行李箱出门后,孙静怡练瑜伽,身上都是汗水,十分的不舒服,于是她收拾好地毯,从卧室拿了衣服,进卫生间洗澡。

  也不知道是不是孙静怡故意而为,她洗澡的时候,竟没把门关严,露出一个很大的缝隙。

  很快一阵水花声传来。

  刘兵顺着流水声望去,特亢奋,情不自禁的从沙发上起身,走到浴室门口,紧张的站在门口往里瞄。

  只见孙静怡站在浴霸下面,褪去了衣服,全身都是肥皂的泡沫……看到这一幕,刘兵激动的鼻血都要流了出来!孙静怡似乎也觉察到了门口有人,定是刘兵。

  可心底却突然特别想他看一般,洗澡的姿势不自觉的更放开了一些,似乎就是故意在刘兵面前展现一般。

  刘兵彻底压抑不住,开始缓解起自己的压力来。

  持续了十几分钟结束。

  呼!刘兵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长舒一口气。

  眼看孙静怡马上就洗好了,他赶紧转身回到沙发,拿出手机,假装把玩。

  不一会,孙静怡穿着皮裤,白衬衫,打开浴室门,来到客厅。

  微微吸了几下,闻到一股怪味,瞬间明白了什么。

  见孙静怡这幅表情,刘兵顿时有点紧张起来。

  好在她只是闻了几下,也没细问,跟刘兵打了招呼,就出门去了。

  一整天,刘兵都沉浸在强烈的幻想中,每每想到浴室里一幕,就受不了。

  他真的特想发泄,可碍于孙静怡跟自己女友的关系,又有点不敢。

  可机会还是来了,还是孙静怡主动的……次日清晨,孙静怡特意准备了丰盛的早餐,把刘兵从床上喊了起来。

  她下了两碗鸡汤面,还煮了两杯牛奶。

  两人面对面坐着。

  “小兵,多喝点牛奶,补充营养呢。

  ”说完,自个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牛奶含在嘴巴里,不小心流出来了一点。

  刘兵看愣了,脑子里有点想歪。

  盯着孙静怡宽松的睡衣领口,刘兵更不淡定了。

  见刘兵色眯眯的眼神盯着自己,孙静怡轻哼了声,“小兵啊,你们年轻人要多注意点身体,要节制,知道吗?”刘兵有点尴尬,一时无从应答。

  随后,孙静怡一边吃着面条,一(草船借箭的故事)边喝着牛奶,那模样赵兵越看越兴奋,想必技巧肯定不得了。

  “对了,小兵,你平日里可健身?”孙静怡眨巴着眼,问。

  赵兵摇了摇头,说:‘公司事情比较多,哪有时间专门健身,顶多就是跑跑步之类。

  ’孙静怡又喝了一口牛奶。

  “不管事情多忙,也要坚持健身哦,阿姨今天也休假,就留在家里,就教教你,咋样?”“好啊。

  ”赵兵吧嗒了下嘴巴。

  孙静怡吃完,站起身,故意将身子往前一挺,大早上穿着睡裙,身材凸的特明显。

  “你先吃,阿姨先进房间换身衣服,待会儿就出来教你。

  ”说完,扭着屁股,朝卧室走去。

  看着孙静怡成熟迷人的背影,刘兵猛吞了好几口口水,吃完早餐,没一会儿,孙静怡就从卧室出来。

  本来刘兵还猜她换了瑜伽服,可乍一看。

  刘兵就呆住了,她今天穿的比昨天的还要性感!上面几乎就是裹着一块布料,下面穿的是一条紧身包臀短裙,还是粉色的。

  “小兵,你咋愣的跟木头一样,快点过来呀,阿姨教你呢。

  ”说完,孙静怡蹲下身子,弓着屁股,铺好毯子。

  臀部高高的翘起,正好对着刘兵,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竟然扭了两下,看的刘兵都要爆炸了。

  刘兵朝着她走去,刚到她身后的时候,突然脚底踩到了地毯,猛的往后一滑。

  正好碰到了刘兵。

  完美的接触!啊!孙静怡惊呼一声,赶紧转身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刘兵。

  顿时俏脸通红,立马转移了目光。

  场面顿时尴尬了一阵。

  地毯铺好后,孙静怡开始教赵兵一些基础动作。

  只见她趴在地毯上,翘着臀,逐渐往下压,类似于俯卧撑。

  这个姿势,让赵兵又乱想了一通……接着,她缓缓的将腿抬了起来,正好对着刘兵的视角。

  天哪,这个女人竟没着衣物。

  咕噜,刘兵又猛吞了口水,嗓子都快冒烟了。

  “小兵,小兵,你快点托下阿姨的腰啊……”刘兵彻底控制不住情绪了,赶紧走去,激动的将孙静怡的蛮腰托住。

  之前如果不是中途女友回家,说不定两人早已成了。

  “嗯……”刚一触碰,孙静怡就颤了颤。

  此时她早已放开了,不在去顾忌,反而兴奋不已。

  寂寞了这么多年,终于有男人安慰自己了,不知不觉更期待起来。

  听着孙静怡这一声,刘兵绷直了身子,如同铁一般,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

  孙静怡猛地并拢双腿。

  下意识的停止动作,哼了一声,点到为止。

  “你现在照着我刚才的动作,尝试着练练吧。

  ”没能更进一步,刘兵有点失落,但也没表现出来,而是按照孙静怡的指导,将方才她的动作模仿了一遍,刘兵大学的时候喜欢打篮球,身材一直保持的都还不错,特别是腰很有力道,看着刘兵腰腹的力量,孙静怡有点受不了,想着如果跟刘兵,那会不会很……不自觉的脑补了一番画面。

  趁着刘兵练习的时候,她竟偷偷侧着身子,背着刘兵悄悄……虽然动作很隐蔽,但刘兵眼疾手快,余光很快就扫到了那一幕。

  那一刻,他再也受不了了,他不想再挣扎下去了!稳了稳情绪,装作没看见,淡定道:“阿姨,还有难度系数比较高的动作吗?”“呵呵,嫌弃阿姨教你的简单了啊,行,那我再教你。

  ”说完,趴了下来,手撑在地上,大腿翘起,“你举着我的腿,往上抬升,这就好比你们男人举杠铃,对臂膀的力量锻炼特别有效果。

  ”“好!”刘兵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走过去,将孙静怡的腿给抬了起来。

  这一抬不要紧,要命的是,抬起的瞬间,真实的呈现在刘兵的视线里。

  他惊呆了。

  他捏着腿往上继续抬,孙静怡整个人都被举了半边高,正好对着刘兵的头。

  一股香味迎面而来,刘兵激动不已。

  孙静怡也不闲着,手撑着地,目光透过胳膊中间,往后瞄去。

  顿时看见了刘兵的异常。

  连续的几次抬升,刚开始刘兵年轻力壮,还能承受得住,但是几个回合下来,有点撑不住了。

  “阿姨,手好酸……”刘兵感叹道。

  “这就是你经常不锻炼的效果,继续坚持。

  ”孙静怡鼓励道。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e.aspx?731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e.aspx?344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e.aspx?357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e.aspx?407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e.aspx?519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e.aspx?588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e.aspx?670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e.aspx?7672.html